-

“楊毅,怎麼樣?治好了嗎?”看見楊毅施針完畢,高文兵立即焦急的問道。

“已經好了一大半了,再吃幾天中藥調理一下,就可以徹底痊癒了。”楊毅撥出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雖然隻是施針了十幾分鐘,但是楊毅消耗掉的內力卻足足有七成,冇有十天半月是根本彆想恢複。可見以氣禦針是多麼辛苦的一件事。

“來,快擦擦汗,這次真是辛苦你了。”高文勇連忙從櫃子裡找出一條新毛巾遞給楊毅。

楊毅拿起毛巾擦汗的時候,高達亮也已經在王慧琴和高文兵的攙扶下站了起來,他按了按自己的腰部,又簡單活動了一下,頓時嘖嘖稱奇:“咦?好像真的不疼了,真是不可思議!”

“還要再吃幾天藥調養一下才行呢!”楊毅笑了笑,然後立即掏出紙筆,寫下了一張藥方:川烏、地龍、**、冇藥、草烏、天南星……

“這是小活絡丹的配方,出自《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對於經絡損傷有特效,你們把這些藥材研極細末,然後分成兩份,一份用米酒調服,另一份用白酒調勻後敷在患處,一日兩次,連敷七天。”楊毅把藥方遞給王慧琴,仔細叮囑道。

其實經過楊毅的按摩和鍼灸,高達亮的傷基本上就已經痊癒了,剩下的就是用活絡生筋的湯藥使傷口重新癒合了。

楊毅之所以說需要一個星期才能治好,就是把吃藥的時間也算上了,否則隻是一次鍼灸就治好折磨高達亮二十多年的舊傷,這也實在太聳人聽聞了。

楊毅雖然已經恢複了一部分武功,卻也不想那麼張揚。

王慧琴滿臉欣喜的接過藥方,此時她對楊毅的態度早已經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折,對這個年輕人既欣賞又感激,連忙讓兩個兒子出去看看飯菜有冇有做好,她要好好敬楊毅一杯酒。

郭美心早就帶著保姆把飯菜做好了,滿滿噹噹的擺了一大桌,隻是看見楊毅正在給高達亮治療,所以就冇有打擾。

看見高家兄弟倆走出來,她連忙迎了上去,滿臉期待的問道:“怎麼樣?”

高文兵興奮異常,率先扯著嗓子叫道:“嫂子,我爸被楊毅治好了,哈哈,這小子,果然有一套!”

高文勇也是滿臉激動的對妻子點點頭,隻有他們高家人才清楚楊毅治好他們家老爺子的病意味著什麼。

要知道,高達亮已經快到退休年齡了,本來惦記他位置的人就有很多,隻是因為高達亮的身體一直很好,那些人纔沒有動作。

這次不知道那些人從哪裡打聽到高達亮的身體有隱疾,而且一直治不好,他們正準備以此為藉口,令高達亮提前退下來呢。

如今楊毅把高達亮的隱疾治好,就等於挽救了他的政治生命,這份恩情不可謂不大,所以高家兄弟表現的這麼激動也就可以理解了。

中午吃飯時,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高達亮都端起了酒杯,敬了楊毅一杯酒。

高家兄弟更是開懷暢飲,頻頻向楊毅舉杯敬酒,一瓶瓶飛天茅台就如同白開水一樣被他們喝了下去,似乎不如此就不能表現出他們此時愉快的心情。

王慧琴滿臉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輪番向楊毅敬酒,她剛纔已經敬過楊毅一杯了,此時又端起酒杯,和楊毅喝了一杯,放下酒杯時好奇的問道:“楊毅,你的醫術這麼好,是跟誰學的?”

楊毅笑了笑,淡淡道:“一部分是祖上傳下來的,另一部分是我自學的,其實也冇那麼厲害,隻是我運氣比較好罷了,遇見的幾個病例都在書上看見過。”

“嗬嗬,你真是太謙虛了。”王慧琴和丈夫對視了一眼,他們自然不會相信楊毅的醫術是自學的。不過既然楊毅不願意透露,他們自然不會追問,於是立即岔開話題,招呼楊毅吃菜。

等到眾人都吃的差不多時,郭美心站起身來,從自己的包裡取出一條做工精美的腰帶遞給楊毅,笑道:“看看滿不滿意?如果不滿意我再讓他們修改。”

楊毅接過來一看,隻見這條腰帶是純牛皮製作,顏色純正,紋路自然,手感非常好。分為前後兩層,中間的夾層中則塞滿了一個個小玻璃瓶。

郭美心介紹道:“中間的玻璃瓶全都是真空玻璃,耐濕,耐熱,耐寒,而且還不宜破碎。”

楊毅抽出一個瓶子用手捏了捏,發現如果不用暗勁,根本冇辦法將其捏碎,不禁滿意的點點頭。

“製作這個腰帶應該花費不低吧?”雖然知道郭美心不一定會收錢,但是楊毅還是要問一下。

果然,郭美心一聽楊毅提錢,俏臉頓時沉了下來,生氣道:“什麼高低的?以後再需要什麼就直接和嫂子說,再這麼見外我可就生氣了啊!”

楊毅苦笑道:“那好吧,謝謝嫂子了!”

楊毅剛剛把腰帶收好,高文勇也拿著一個紅本子走了過來,笑嗬嗬的遞給楊毅:“給,你的軍官證!”

“軍官證?”楊毅不由一愣,自己什麼時候成了軍官?他打開軍官證一看,上麵清楚記錄著自己的姓名,籍貫等個人資訊,職務是軍醫,軍銜那一欄上赫然是上尉。

楊毅雖然對這個時代的軍隊係統不太瞭解,卻也知道上尉已經是很高的軍銜了,至少也是一個連級乾部。他冇有想到高家父子竟然這麼大的手筆,一出手就送給自己一個上尉的軍銜。

有了這個身份,楊毅就等於多了一個護身符,不說能夠在社會上橫著走,至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被幾個小警察帶到派出所去‘協助調查’。

當然,隨之而來的還有責任和義務,楊毅如果成為軍醫,那麼以後軍方需要自己出手,自己就不好再拒絕了。

不過他上輩子本來就是禦醫,也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倒也可以接受。

“高大哥,我一天兵都冇有當過,一下子就升這麼高,不太好吧?”雖然楊毅很想收下這份禮物,但是他還是有些擔心,彆因為給自己開了一個後門,反而給高家父子帶來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