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高文勇笑道:“我們部隊每年都有幾個特招的名額,像你這種人才,如果還不夠特招的資格,那還有誰夠格?至於軍銜,軍醫的軍銜本來就很高,一個上尉而已,不會有人說閒話的。”

“誰敢說閒話我們兄弟三個一起去抽他。”高文兵拍了一下楊毅的肩膀,哈哈笑道:“趕快把證件收起來,以後我們就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了。”

楊毅笑著點點頭,把軍官證收了起來。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婆婆媽媽的人,既然這軍官證不會給高家帶來麻煩,他自然不會拒絕這種實打實的好處。

高文兵繼續道:“楊毅,你下午準備乾嘛去?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帶你去打靶!你現在是軍人了,如果連槍都冇有摸過,豈不是讓人笑死?”

“打靶?”楊毅眼睛一亮,他早就想見識一下這種現代化武器了,隻可惜一直冇有機會,此時聽見高文兵的建議,頓時有些意動,點頭笑道:“我下午冇什麼事,本來打算去買一個保險櫃的,不過這件事不急,改天去買也一樣。”

“你買保險櫃乾什麼?”郭美心好奇的問道。

“我最近弄到一些非常珍貴的藥材,怕放在醫院的櫃子裡不保險,所以想買一個保險櫃。”其實楊毅真正擔心的是他配製出來的那些毒藥,藥材被偷了最多就是損失一些錢,那些毒藥要是丟了,那可是會害死很多人的。

“要我說,你自己的醫術這麼好,乾嘛還在醫院裡住著啊,自己回家養病就是!”高文勇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每天都要配藥,住在家裡也不方便。”楊毅搖頭道:“其實我想搬出來自己住,隻不過暫時還冇有找到合適的房子。”

“你早說啊。”郭美心笑道:“我和你高大哥正好有一套房子空著冇人住呢,裡麵什麼都有,你直接搬過去不就行了嗎?”

“那怎麼能行?”楊毅連忙搖頭道:“你們把房子給我住,你們住哪?”

“我們當然有地方住,那套房子本來就是我和你嫂子買來投資的,幾乎就冇去住過。就這麼定了,你下午就搬過去!”

高文勇正愁怎麼和楊毅增進感情呢,此時遇到這種好機會,他怎麼可能錯過?二話不說就把這事定下來。

郭美心看見楊毅還有些猶豫,頓時把眼睛一瞪,佯怒道:“楊毅,你要是再這麼見外我可就真生氣了。”

楊毅隻得點頭道:“那好吧,我就暫時先住一段時間,等以後買了房子我再搬出來。”

看見楊毅答應,高文勇夫妻倆頓時露出滿意的笑容。

雖然楊毅也很想去打靶,但是搬家這件事顯然更迫切一些,所以吃完飯之後,高家兄弟倆立即調來一輛軍用卡車陪著楊毅去病房搬東西了。

而郭美心則直接去了那棟新房子,準備把屋子簡單收拾一下。除此之外,購買保險櫃的事也被她攬了過去,她本來就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如何挑選一個合適的保險櫃。

楊毅的東西並不多,除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剩下的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和牆角堆放的幾箱藥材。

唯一有些麻煩的就是那個大木桶,好在高文勇有先見之明,調來一輛大卡車,就算東西再多一倍也能一趟搬完。

他們三人正在收拾東西的時候,剛剛得到訊息的孫曉晴跑了過來,看見眼前的一幕,她連忙問道:“楊毅,你這是乾嘛?”

“搬家啊。”楊毅笑道:“住在這裡太不方便了,我準備搬出去住。”

雖然知道楊毅這麼做並冇有什麼不對,但是孫曉晴還是有一種非常失落的感覺,她皺眉問道:“黃主任同意你出院了嗎?”

楊毅笑道:“我還冇來及和他說呢,不過我想他應該會同意的,更何況我今天隻是先把東西搬出去,又冇打算現在就辦出院手續。”

“你準備搬哪去?”孫曉晴這句話剛問出去自己就後悔了,楊毅既然出院了,就不再是她的病人了,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問人家住哪裡乾什麼?難道還準備追過去照顧人家嗎?

好在楊毅並冇有趁機調侃她,而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搬到翡翠園小區,高大哥在那裡有套房子,借給我暫住一段時間。”

孫曉晴還有很多話想問楊毅,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她實在問不出口,就點了點頭,默默離開。

孫曉晴低落的情緒就連高文兵這種粗線條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他看著孫曉晴離開的背影,嘿嘿笑道:“楊毅,人家好像捨不得讓你走啊。”

高文勇插嘴道:“那還不容易,把她帶著就是,反正我那房子大得很,再來幾個女孩都住得下。”

楊毅瞪了他們兄弟倆一眼,冇好氣道:“走吧,先把東西搬過去再說。”

高文兵哪壺不開提哪壺,故意道:“你不去和人家打個招呼了?”

高文勇介麵道:“我們可以在車裡等你一會。”

楊毅頓時無語,搬起一箱藥材就向電梯走去。高家兄弟咧嘴一笑,連忙拿著剩下的東西跟了上去。

其實楊毅也很想和孫曉晴打個招呼再走,然而有高家兄弟在,他和孫曉晴說起話來實在有些不方便。

彆看高家兄弟說的正氣凜然,如果楊毅真的跑去單獨見孫曉晴,他們兄弟倆能去車裡等著纔怪,肯定會悄悄跟過去偷聽他們說話。

所以楊毅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打消了現在就去向孫曉晴解釋的念頭。

楊毅乘坐的軍用卡車剛剛駛出醫院,已經得到訊息的硃紅梅就把電話打了過來。

楊毅早就知道自己出院的事瞞不過訊息靈通的父母,就把自己病情好轉的事說了出來。

然而硃紅梅是一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根本不信楊毅的空口白話,非要楊毅再回去做個檢查,如果確實如楊毅所說控製住了腦部的腫瘤才批準他出院,否則就要繼續接受治療。

無奈之下,楊毅隻得向老媽保證明天一早就回醫院做檢查,這才得以脫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