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差點忘了,我給阿姨準備了一些小禮物,回來你幫我帶給她。”楊毅回到自己的臥室,很快就拿了一個長方形的小盒子出來。

“這是什麼?”孫曉晴好奇的問道。

“這是我自己做的檀香,每天晚上睡覺前點一根,可以安心定神,行氣活血,對失眠有特效。”楊毅打開盒子,裡麵果然擺滿了一根根散發著中藥氣味的檀香。

“你……你怎麼知道我媽失眠?”孫曉晴滿臉的不可思議。

“我那天去找你,看見你的桌子上放了一盒藥,就把藥名記下來找人問了一下,才知道是治療失眠的,你的身體我很清楚,絕對冇有失眠的毛病,所以我猜是你的父母,而且是你母親的可能性最大。”

楊毅一邊解釋,一邊微笑著把那一盒價值不菲的檀香放在孫曉晴的手中。

“所以你就專門買來藥材,幫她配了這種檀香?”孫曉晴感覺自己的心絃被狠狠撥動了一下。

她冇有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看上去似乎粗枝大葉,從來不把她放在心上,其實卻一直在默默關注著她,竟然不聲不響的把她母親的藥都配好了。

如果說一開始,孫曉晴決定接受楊毅感情的時候還有些猶豫的話,那現在,她的內心已經無比堅定了,如果她連這樣的男人都不緊緊抓住,那就真的不可救藥了。

“楊毅,謝謝你。”孫曉晴的一雙美眸緊緊盯著楊毅,眼睛的情意就連瞎子都能夠感覺到。

“我還是那句話,僅僅是口頭上的感謝可不行哦?”看見孫曉晴的眼神,楊毅的心也熱起來,他要再試探一次孫曉晴的心意,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對自己敞開了心房。

“我也還是那句話,你究竟想讓我怎麼謝你呢?”孫曉晴臉紅了一下,卻依然鼓足勇氣和楊毅對視著,似乎在進行著無聲的挑逗。

楊毅暗叫一聲‘我的媽呀’,他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騎虎難下了。

當一個女人明知道你對她有非分之想,卻依然用言語給你鼓勵,這其中的含義還需要多想嗎?

楊毅把心一橫,忽然伸出胳膊摟住了孫曉晴的香肩,然後把整個身體都壓了過去,重重吻在孫曉晴的柔唇之上。

孫曉晴的呼吸因為楊毅的親吻而變得有些急促,她的玉臂下意識的摟住楊毅的腰部,卻因為楊毅的壓迫而向後倒去,變成楊毅整個人都壓在她的身上。

兩個人的嘴唇緊緊貼在一起,唇舌糾纏,如醉如癡。

孫曉晴冇有絲毫的經驗,她隻是被動的張著嘴,任由自己的香舌被楊毅肆意品嚐。

這一切發生的似乎很突然,卻又顯得那麼的理所當然。孫曉晴閉著眼睛,緊緊抱著楊毅,她很清楚,自己已經徹底淪陷,從這一刻開始,楊毅已經徹底占據了她的芳心。

就在孫曉晴被楊毅吻的渾身酥軟意亂情迷的時候,楊毅的大手又悄悄的伸向了她的胸口。

男人都是得寸進尺的傢夥,即便是我們的楊大神醫也不例外。

然而令楊毅倍感沮喪的是,他的手剛剛接觸到那一片彈性驚人的柔軟,就被孫曉晴給發現了。

這丫頭猛然睜開眼睛,死死抓住了楊毅的大手,驚慌失措道:“不要!”

楊毅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也就冇有堅持,歎了口氣,順從的鬆開手,扶著滿臉通紅的孫曉晴坐了起來。

“我……我要回去了。”孫曉晴的呼吸依然有些急促,她低著頭,不敢去看楊毅。臉上的顏色卻更加濃烈了,那兩頰的紅潤蔓延到了脖頸,像是在身體上綻放著一朵朵粉紅色的桃花。

“好,我送你。”楊毅知道孫曉晴不能回家太晚,也就冇有再留她,陪著孫曉晴站了起來。

“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孫曉晴連忙攔住楊毅。她雖然並不後悔和楊毅走出了這一步,卻也需要好好的調整一下心態。

“哦,那好吧,到家之後記得給我發一條簡訊。”楊毅看出孫曉晴的堅決,也就不再堅持,從沙發上拿起那一盒檀香遞給孫曉晴,又叮囑道:“這些檀香足以保證阿姨有一個良好的睡眠,其他的藥物就讓她不要再吃了。”

孫曉晴點點頭,走到門口時又停了下來,輕聲道:“我剛纔不是故意的,我隻是……還冇有準備好……”

楊毅冇有想到這個丫頭竟然會為了剛纔的事專門向自己解釋,不禁憐意大生,一把將孫曉晴摟在懷裡,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口,感動道:“放心吧,我能理解,我不會勉強你的。”

孫曉晴紅著臉點點頭,再也不敢看楊毅,幾乎是逃一般的跑了出去。

楊毅又等了一會,確定孫曉晴已經下樓了,這才鎖好門跟了下去。

他雖然嘴上說不送孫曉晴,可是這麼晚了,他又怎麼可能放心孫曉晴一個人回去?

所以孫曉晴剛剛坐上出租車離開,楊毅就出現在了路邊,也攔了一輛車跟了上去。

一直把孫曉晴送到家,親眼看著她走進家門,這才原路返回,還冇有走到路邊就收到了孫曉晴發來的簡訊,語氣前所未有的溫柔,令楊毅感慨不已,果然是女為悅己者容啊。

第二天早晨,楊毅雖然萬分的不情願,卻還是乖乖的打了一輛車向東陽一院趕去。他母親硃紅梅一大早就打電話催他了,現在他的父母都在醫院裡等著他呢,不親眼看見檢查結果他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此時,在神經外科主任黃建國的辦公室裡,楊天重夫婦正和黃建國討論著楊毅的病情。

硃紅梅皺著眉頭,有些不甘心的問道:“黃主任,小毅腦子裡的腫瘤真的冇辦法用手術摘除嗎?”

黃建國搖了搖頭,歎道:“這個腫瘤的位置很不好,和周圍血管神經相連密切,手術的話,風險實在太大。還是用中藥保守治療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抑製腫瘤的生長吧,這也是我們專家組會診後給出的最佳建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