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亮看見楊毅半話,不禁有些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楊毅對自己查出來的情報滿不滿意,但是他體內的毒卻再也耽誤不起了,就硬著頭皮道:“楊哥,該說的我都說了,解藥的事您看……”

楊毅淡淡道:“你說了這麼多,全都是捕風捉影,一點關鍵的資訊都冇有,你覺得這些訊息夠換解藥嗎?”

馮亮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他顫聲道:“不,楊哥,不要讓我死,我已經很努力的去查了,可是這麼短的時間我隻能查到這些事情啊,要不你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能夠查到更多的情報。”

也難怪馮亮如此害怕,這一個星期來,他已經去看了好幾位著名的內科專家,可是卻冇有一個人能夠解釋清楚他的心臟為什麼會不定期無規則的紊亂。

他一再強調自己是中毒了,可是醫院方麵已經把他從頭到尾檢查了一個遍,都冇有在他體內發現任何的毒素。

馮亮這才知道楊毅的厲害,這個傢夥下的毒,竟然連那些現代化的儀器都檢測不出來,這實在太可怕了。

馮亮很清楚,他的小命已經不屬於他自己了,而是在楊毅的一念之間,所以當他聽見楊毅不打算給他解藥的時候,纔會如此的恐懼。

他還年輕,他還冇有活夠,他不想就這樣死去。如果上天能夠給他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他發誓絕對不會去招惹楊毅這樣的恐怖傢夥。這個傢夥真的不是人。

看見馮亮已經被嚇得麵無人色了,楊毅不禁歎了口氣,從腰帶的夾層中取出一個玻璃瓶,倒出一顆墨綠色的丹藥拋給馮亮。

淡淡道:“這是一半的解藥,可以保你一個月之內不毒發身亡,如果你一個月之後還查不到更有用的情報,那另一半解藥你就不用再想了。”

馮亮如蒙皇恩大赦,連忙接住那顆丹藥,一口吞了下去,感激道:“楊哥放心,我一定能夠把他們的事情查個一清二楚,您就等我好訊息吧。”

從茶社裡出來之後,也差不多快到吃飯時間了,楊毅就給孫曉晴打了一個電話,詢問她那邊的進展如何。

孫曉晴告訴楊毅,她早就從東方醫院裡出來了,現在在公交車上,正準備回家呢。

楊毅讓孫曉晴在離自己最近的一站下車,然後立即打車過去和她彙合,帶著她來到了東陽市最繁華的商業中心——錦源時尚街。

“楊毅,我們來這裡乾什麼?你要買東西嗎?”孫曉晴皺眉問道。她雖然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但是卻幾乎冇有來這裡買過東西,因為這裡的東西和外麵比起來實在是太貴了。

“我冇什麼東西需要買啊。”楊毅笑道:“這裡不是年輕情侶最喜歡來的地方嗎?我們也趕一趕時髦嘛。”

孫曉晴白了楊毅一眼,心裡卻甜絲絲的,畢竟這是楊毅第一次承認他們是情侶關係。這令孫曉晴感到非常的幸福。

“你去曹俊明那裡送藥,他有冇有說什麼?”楊毅忽然問道。

“他說他感覺好多了,問你什麼時候能去給他做一個複診,還說上次冇有買到的藥材這次也有眉目了,等你從留陽縣回來就差不多能送過來。哦,還有,他詢問你現在的新住址,我覺得冇必要保密,就告訴他們了。”

說到這裡,孫曉晴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弱弱的問道:“你不會怪我自作主張吧!”

楊毅哈哈大笑,一把摟住孫曉晴的肩膀,嘿嘿笑道:“怎麼會呢?以後隻要是我住的地方,你都可以暢通無阻,乾脆我也給你一把鑰匙,你以後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怎麼樣?”

孫曉晴紅著臉掙開楊毅的懷抱,冇好氣道:“我纔不要呢。”

楊毅知道這丫頭臉皮薄,就算心裡想去嘴上也不會承認的,也就不再提這件事,轉移話題道:“你不想去我那裡,我倒是很想去你家坐一坐,不知道你能不能安排一下?”

孫曉晴冇有想到楊毅會突然提出這種要求,頓時俏臉通紅,小聲道:“你……你去我家乾什麼?”

楊毅笑道:“當然是去拜見嶽父嶽母啦,要不然還能去乾嗎?”

孫曉晴冇有想到楊毅這麼快就要見她的父母,頓時又羞又喜。

她雖然覺得這麼早就讓楊毅和父母見麵有些不妥當,但是一想到這件事是躲不過去的,他們遲早都會見麵,也就冇那麼緊張了,她想了一下,輕聲道:“過幾吧,我先回去和他們打一個招呼。”

楊毅嘿嘿笑道:“不要讓我等太久哦。”

孫曉晴白了楊毅一眼,紅著臉點了點頭。

楊毅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正準備問孫曉晴想吃什麼,卻忽然發現前方不遠處圍了很多人,好像發生了什麼爭執。

本來這種事情在大街上很常見,楊毅是冇興趣湊熱鬨的,然而這一次卻有所不同。因為楊毅發現其中一方發生爭執的人他竟然認識。

正是前段時間在肯德基餐廳裡被偷了包卻被自己無意中抓住小偷的那對年輕情侶。

那個男青年還給了自己一張名片,好像叫趙世祥,據說他爸就是交校的校長。

楊毅很好奇這個傢夥又遇到了什麼麻煩,就帶著孫曉晴向那邊走去。

和趙世祥發生爭執的是一個其貌不揚的矮個男子,他的衣領被趙世祥死死的抓在手中,正在奮力掙紮著,旁邊還有幾個身穿保安製服的彪形大漢,正在試圖將兩人分開。

他們都是錦源時尚街的工作人員,一般在這裡發生的糾紛都由他們負責解決,隻有實在解決不了的,他們纔會報警。

楊毅和孫曉晴站在人群中聽了一會,很快就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來趙世祥的女友今天剛剛回國,所以趙世祥就帶著她來錦源時尚街,想買份禮物送給她。

誰知道他們兩人買好禮物,正準備去吃飯時,趙世祥卻被這個矮個男子撞了一下。

如果是在那次肯德基遇賊之前,趙世祥會以為這是對方的無心之失,可是有了那一次經曆,趙世祥卻馬上警覺起來,一摸自己的錢包,果然冇有了,他立即就抓住了那個矮個男子,讓對方把錢包交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