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那男子願意息事寧人,那麼楊毅自然不會再為難他。然而那傢夥卻如此不識抬舉,楊毅自然不會和他客氣,就故意引誘他擤了一下鼻子,令他的血管再次爆裂。

這個時候,被楊毅刺激過的穴位不僅起不到止血的作用,還會加速血液的流動,這才造成瞭如此驚心動魄的一幕。

那矮個男子剛剛被送走,一輛警車就在步行街的外麵停了下來,派出所的警察終於趕來了。

“怎麼回事?誰報的警?”一個年齡略大一些的中年警察帶著兩個年輕警察走了出來,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是我報的警。”那個保安看見警察終於來了,總算鬆一口氣,連忙把剛纔的事敘述了一遍,然後立即把趙世祥這個燙手的山芋交了出去。

那幾個警察一聽被害人都進醫院了,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冷冷看了趙世祥一眼,冷哼道:“小子,下手挺狠的啊。”

趙世祥大聲道:“他們是小偷,偷了我東西卻不承認,我當然要揍他們。”

“你說他們是小偷,你有證據嗎?”那箇中年警察自然不會相信趙世祥的一麵之詞,他看見趙世祥拿不出證據,就把手一揮,淡淡道:“既然你冇有證據,那就先跟我們回去再說吧。”

眼看趙世祥就要被他們帶走,楊毅忽然道:“其實這位先生說的不錯,剛纔那個男子的確是小偷,這一點我可以作證。”

眼看就可以收工回家了,卻又被楊毅給攔了下來,那兩個年輕警察頓時有些不爽,其中一個不耐煩道:“既然你可以作證,那就和我們一起回去好了。”

楊毅搖頭道:“我還有事,冇有時間陪你們回去。”

那個年輕警察怒道:“那你還廢什麼話?”

楊毅眼睛頓時眯了起來,冷冷道:“你叫什麼名字?你們所長是誰?”

那箇中年警察本來並冇有注意楊毅,隻知道楊毅是一個碰巧經過的醫生,剛纔幫受害人止住了鼻血。

此時看見楊毅身上釋放出來的強大氣勢,頓時呼吸一滯,在心裡暗想,難道這個年輕人還有什麼深厚背景?

想到這裡,他的態度也謹慎起來,小心翼翼的問道:“請問你是?”

楊毅冷哼一聲,掏出一個紅色的小本子扔了過去,正是高家兄弟走後門給他弄來的那本軍官證。

那三個警察看見楊毅掏出一本軍官證,立即就感到一陣頭皮發麻,他們這些人對老百姓自然可以耀武揚威,然而麵對部隊裡的人,那就冇有任何的底氣了。

因為部隊裡的人,就算犯了錯也輪不到他們管,你剛把人家帶回去,人家轉眼就會被部隊裡的人帶走。而部隊裡麵的傳統是:極度護短。

自己的人,犯了事情了,帶回去之後,再怎麼處罰都行,外麵的人?你敢動他一下試試。

本來他們隻以為楊毅是一名普通的士官,然而當他們看見軍官證上標註的楊毅的軍銜時,頓時愣住了。

上尉?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是一名上尉?這麼年輕的上尉?

要知道,現在可不是戰爭年代,隨隨便便就能獲得軍功,來個三級跳什麼的。現在是和平年代,想要獲得提升是非常困難的。

而這麼年輕就有了上尉的軍銜,要說楊毅冇有任何的背景,恐怕任何人都不會相信。

一想到自己剛纔竟然對一名上尉軍官出言不遜,那個年輕警察嚇得臉都白了,縮在一邊連頭都不敢抬,生怕楊毅和他算舊賬。

好在楊毅冇工夫和他計較,隻是淡淡道:“現在我的話還能不能作為證詞?”

“能,當然能!”那中年警察滿臉堆笑的把軍官證還給了楊毅,和藹道:“這位同誌,那依你看,這件事該如何解決呢?”

“既然連受害人自己都冇有報警,那這件事乾脆就這麼算了吧,不過那個矮個男子的確是小偷,你們倒是可以查查他以前有冇有案底。”

楊毅把軍官證收好,淡淡道:“好了,你們去忙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雖然楊毅並冇有明說要他們放了趙世祥,然而這幾個警察都是人精,哪裡還會不明白楊毅的意思,不等楊毅走遠就立即把趙世祥給放了。

現在就算那個矮個男子再回來控告趙世祥,他們也絕不會再抓人了。開玩笑,為了一個疑是小偷的傢夥得罪一個上尉軍官,這種傻事誰願乾誰乾去。

在回派出所的途中,那箇中年警察越想楊毅這個名字,越覺得耳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猛然叫道:“我知道他是誰了。”

負責開車的正是那個對楊毅出言不遜的年輕警察,他本來就有些心神不寧,被這麼一嚇,頓時來了一個急刹車,差點造成後麵的車輛追尾。

他心有餘悸道:“我說陳哥,咱不帶這麼嚇唬人的,我的心臟病就快被你嚇出來了。”

那個姓陳的中年警察罵道:“你狗日的剛纔罵人的時候膽子倒是挺大,得虧人家剛纔冇跟你計較,否則你就算不被開除也要背一個大處分。”

另外一個年輕警察小心翼翼的問道:“陳哥,你知道他是誰了?”

那姓陳的警察冷哼一聲,淡淡道:“還記得天河派出所的所長王建軍嗎?”

“王建軍?”那兩個小警察愣了一下,馬上想起來,王建軍不就是因為得罪了一個叫楊毅的年輕人而被拿下的嗎?

那個得罪楊毅的年輕警察頓時一陣後怕,不敢置通道:“難道剛纔那個楊毅就是他?可是他不是一箇中醫學生嗎?什麼時候又成了軍醫了?”

那姓陳的中年警察冇好氣道:“在西城派出所發生的事情你們冇有聽說嗎?”

經過他的提醒,那兩個年輕警察也很快想了起來,前段時間西城派出所所長盧誌強也是因為抓了楊毅而惹來了軍區司令部的一名少校,最後還是盧誌強賠禮道歉才擺平這件事。

聽說盧誌強是在東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崔洪剛的授意下抓楊毅的,誰知道楊毅的背景就連崔洪剛都不敢招惹,隻得任由楊毅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