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時候他們三個隻是把這幾件事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卻冇有想到今天他們也差點站在了楊毅的對立麵。

一想到楊毅那深厚的背景和霸道的作風,就連那中年警察都有了一絲後怕,那個得罪楊毅的年輕警察更是冷汗都下來了。

經過他們三人的傳播,楊毅在警察係統裡的‘凶名’更甚,幾乎所有的警察都記住了楊毅的名字,他的威懾力甚至可以和東陽市公安局長杜新民相媲美。

楊毅自然不會知道自己已經成了那些警察口中的洪水猛獸,他幫助趙世祥解圍之後就立即帶著孫曉晴離開。

然而冇走多遠,趙世祥就帶著他的女友追了上來。滿臉感激的對楊毅道:“兄弟,今天真是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出手幫忙,我今天可就算栽了。”

趙世祥這句話倒不是杞人憂天,他老爸雖然是交校的校長,但是在警察係統中,還真的算不上多麼牛逼。

這件事如果鬨大,他們家就算能夠用錢擺平,也肯定會對他們父子有很大的影響。所以他對楊毅的感激絕對是發自內心的。

“趙兄不用客氣,我隻是舉手之勞罷了。”楊毅笑道:“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楊毅,很高興認識你!”

“楊兄弟還冇有吃飯吧?不如我們一起找個地方坐一坐?”趙世祥試探著問道。

“行,不過不要走太遠,隨便找個地方吃點就行。”楊毅本來就不是一個客氣的人,而且他的確還冇有吃飯,所以冇有任何的猶豫就答應下來,頓時令趙世祥喜出望外。

趙世祥是真的想和楊毅結交,第一個原因就是楊毅兩次都幫了他大忙,令他非常感激。第二個原因則是楊毅深不可測的背景,值得他大力投資。

趙世祥雖然冇有看見楊毅的軍官證,但是隻要看看那三個警察前倨後恭的態度,他就知道楊毅的來頭一定非常大,絕對是值得他高攀的人物。

他本來還有些擔心楊毅自視甚高,不願意和他這種小人物結交,誰知道楊毅卻一點架子都冇有,給了他足夠的尊重,這也令他非常的感動。

“楊兄弟,西餐能吃得慣嗎?”趙世祥指著不遠處的一家名為上島咖啡的西餐廳,小心翼翼的問道。

“有肉就行!”楊毅笑道。

“哈哈,楊兄弟真是幽默。”趙世祥自然不會把楊毅的大實話當真,他滿臉激動的陪著楊毅走進這家西餐廳,找了一張最大的餐桌,然後洋洋灑灑的點了十幾份各種美食,簡直就像是在中式餐館裡點菜一樣。

等待上菜的時候,趙世祥把他的女朋友介紹給楊毅認識。他女朋友叫薛露露,是東陽藝術學院的學生,和趙世祥相戀已經一年多了。

楊毅又把孫曉晴介紹給他們兩個,薛露露顯然也是一個非常有眼色的女孩,她看出自己的男友想和楊毅結交的強烈**,於是立即開始走‘夫人路線’。

冇一會就和孫曉晴找到了共同話題,兩個女孩聊得非常愉快。

冇過一會,他們點的美食就陸續端了上來,把一個小圓桌擺的滿滿噹噹。頓時引起眾人側目,畢竟像他們這樣吃西餐的還真不多見。

楊毅自從重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吃西餐,感覺非常新奇。他一開始也學著其他人用刀叉切了幾塊牛排,後來覺得這樣實在是太麻煩了,就扔下餐刀,直接用叉子把牛排叉起來往嘴裡送。

看見楊毅的新式吃法,孫曉晴他們三人都愣了一下,緊接著立即露出笑意。孫曉晴冇好氣道:“你倒是夠省事。”

楊毅笑道:“男人嘛,就要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這才爽快。”

趙世祥也學著楊毅的樣子叉起牛排咬了一口,點頭道:“嘿嘿,不錯,這樣吃果然彆有一番風味。”

楊毅一口氣吃了兩份牛排一份意大利麪,又把杯子裡的紅酒一飲而儘,這纔開口道:“趙兄,你上次說你能辦到駕照,是怎麼辦的?”

“你想辦駕照?”趙世祥眼睛一亮,立即興奮起來,連忙道:“你隻要給我幾張證件照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不需要考試嗎?”楊毅滿臉的詫異。

“當然要考試。”趙世祥笑道:“隻不過我可以找人幫你代考,當然,你要是對自己有信心也可以自己來考。”

“我現在的水平可考不過去。”楊毅搖頭苦笑道:“你先幫我找人吧,我有時間再去練練車。”

趙世祥點點頭,又問道:“照片你什麼時候能拿給我?”

楊毅皺眉道:“我好像還真冇有證件照,要不等我照好了再聯絡你吧。”

趙世祥笑道:“不用那麼麻煩,離這不遠就有一家照相館,這個時間不會關門的,等會我就陪你去照相。”

趙世祥好不容易纔等到一個幫楊毅辦事的機會,那乾勁不是一般的大,等到兩個女孩剛放下餐具,他就立即喊服務員結賬。

然後滿臉興奮的帶著一行人來到離步行街大約兩百多米的紅旗照相館。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這個時間段應該冇有幾家照相館還在營業了。可是在錦源時尚街的附近,幾乎絕大多數店麵都還在繼續營業。這家照相館也不例外。

店老闆是一對四十多歲的中年夫婦,聽說楊毅他們要拍證件照,丈夫就立即拿起相機,帶著楊毅他們進了攝影室。

反正拍一張照片也要不了多長時間,趙世祥乾脆付了四個人的錢,給每個人都拍了一張留著備用。

楊毅是第一個拍好的,他拍完之後就在照相館裡轉了一圈,忽然看見外麵的牆上掛了很多年輕情侶的照片,有婚紗照也有寫真照,其中有幾張合影拍的非常好看。

頓時心血來潮,重新跑回攝影室,讓那老闆給他和孫曉晴也拍一張合影。

孫曉晴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和一個男孩單獨拍過合影,聽見楊毅的話,臉頓時就紅了。不過在內心深處,她也很期待和楊毅的第一張合影,就紅著臉答應了楊毅的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