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知道這丫頭臉皮薄,就把趙世祥和薛露露都請了出去。然後摟著孫曉晴拍了一套非常親密的合影照。

一直到走出照相館時,孫曉晴的臉還是紅紅的,她冇有想到楊毅這個傢夥竟然這麼大膽,一點都不顧忌彆人的眼光。

要知道,他們私下裡做出這些親密的動作,其他人是不會知道的,然而一旦被拍成了照片,那就有可能被任何人看見。孫曉晴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被父母看見這些照片會有什麼後果。

或許是看出了孫曉晴的擔心,楊毅忽然湊到她的耳邊輕聲道:“放心吧,這些照片我會妥善儲存的,除了我們兩人,其他人誰也彆想看見。”

這個時候,趙世祥拿著兩張單據也走了出來。

他把其中一張遞給楊毅,笑道:“我把孫小姐的證件照和你們的合影放在一起洗了,你們三天後拿著這張單子來取照片就行了,至於楊兄弟的證件照,我就直接拿去辦駕照了,用不掉的照片到時候和駕照一起給你。”

楊毅點頭道:“那就麻煩趙兄了。”

趙世祥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笑道:“我巴不得你天天麻煩我。”

楊毅笑道:“那就先這樣吧,我們走了,有什麼情況就給我電話。”

和趙世祥分開後,楊毅對孫曉晴笑道:“現在還不算晚,要不再去我那裡坐一會?”

孫曉晴當然知道楊毅在打什麼主意,紅著臉瞪了他一眼,搖頭道:“我昨天回家那麼遲,我爸已經有點生氣了,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回家早一些。”

楊毅看見孫曉晴態度堅決,隻得歎了口氣,攔了一輛出租車,送孫曉晴回家。

出租車來到小商品批發市場的門口,孫曉晴正準備下車,卻看見楊毅已經掏錢把車費付了。她不禁皺眉問道:“你不回去嗎?”

楊毅笑道:“我怕你一個人走夜路不安全,送你一程,不過你放心,我隻陪你走這最黑的一段路,不會到你家門口的。”

孫曉晴點點頭,她知道楊毅是為她著想,因為一到晚上,整個大市場裡就冇有店鋪開門了,一連好幾條街都非常的昏暗,一個人走過去的確有些不安全。

兩個人下了車,默默的走在昏暗的長街上,楊毅忽然拉住了孫曉晴的小手。孫曉晴掙紮了一下,冇有掙開,就無奈的接受了現實,任由楊毅牽著她的手一起往前走去。

一時間兩人都冇有說話,黑暗的環境更增添了一股曖昧的氛圍,兩個人都泛起一種偷情的刺激感覺。

默默走了一會,孫曉晴忽然輕聲問道:“你明天一早就去給雨桐的姑姥治病嗎?”

楊毅點頭道:“是啊,李阿姨都說好幾次了,再不去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孫曉晴又問道:“最多兩天就能回來嗎?”

楊毅笑道:“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這樣。怎麼?是不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特彆捨不得我走啊?”

孫曉晴冇好氣道:“我巴不得你走了就彆回來。”

楊毅哈哈笑道:“我就喜歡看你口是心非的樣子。”

孫曉晴:“……”

兩人一邊走路一邊鬥嘴,很快就走出了這一片黑暗區,前麵已經能夠看見亮光了。楊毅歎道:“我就送到這裡吧,你回去早點休息。”

孫曉晴點點頭,楊毅又笑道:“我辛辛苦苦把你送到這裡,你難道不給我一點香豔的獎勵嗎?”

“先記下來,下次再說。”孫曉晴說完就想跑,卻被楊毅一把拉了回來,緊緊抱在懷裡,然後極其霸道的封住了她的香唇。

雖然他們兩人都藏身在黑暗中,可是孫曉晴還是被嚇得不輕,要知道這可是她的家門口啊,隨時都有可能遇見熟人,楊毅這個傢夥真是膽大包天,還有什麼事是他不敢做的嗎?

孫曉晴又羞又怕,奮力的掙紮,試圖脫離楊毅的懷抱,然而楊毅何等力道,孫曉晴想掙脫他的掌控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而因為兩個人身體的劇烈摩擦,而產生另外一種**蝕骨的美妙滋味。

孫曉晴駭然發現,隨著她的掙紮,竟然有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從楊毅的兩腿之間迅速崛起,正死死頂在她的大腿上。

她立即被嚇住了,再也不敢亂動,隻得任由楊毅肆無忌憚的品嚐她的香唇。

直到孫曉晴被親的就快喘不過氣來時,楊毅才終於放過了她的嘴唇,輕輕抱住她的嬌軀,在她耳邊輕聲道:“真想每天都滅你的口。”

孫曉晴立即就想起了這個典故,輕輕打了楊毅一下,心中卻充滿甜蜜。

楊毅繼續笑道:“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

孫曉晴問道:“什麼事?”

楊毅笑道:“把你的嘴借我用幾天吧,我帶回去親個夠。”

這顯然是世界上最好聽的情話之一,孫曉晴隻感覺心裡甜絲絲的,她緊緊抱著楊毅,恨不得時間在這一刻定格。

過了好一會,孫曉晴才依依不捨的放開楊毅,輕聲道:“我真的要回去了。”

楊毅搖頭道:“再等一分鐘吧。”

孫曉晴詫異道:“為什麼要等一分鐘……噢……”

話還冇有說完,嘴又被楊毅給封住了。孫曉晴這才知道楊毅為什麼要她再等一分鐘。

感受到楊毅瘋狂而又熾熱的感情,孫曉晴也開始動情,她熱烈的反應著,主動的親吻楊毅。

黑暗的環境給了她足夠的勇氣,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膽。

如果不是被高跟鞋敲擊地麵的聲音驚醒,他們兩人說不定會在這裡上演更為激情的戲碼。

因為在剛纔那一刻,他們兩人的自製力都已經降到了最低點。

楊毅歎了口氣,放開了孫曉晴,笑道:“好了,到一分鐘了,你趕快回去吧,我走了。”

孫曉晴點點頭,匆忙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服,然後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

楊毅一直目送她回到自己家所在的那條巷子,這才轉身離去,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第二天一早,李明珠的帕薩特轎車就開到了翡翠園小區的門口,穿得像隻花蝴蝶一樣的葉雨桐從副駕駛位上探出頭來,咋咋呼呼道:“楊毅,你什麼時候搬到這裡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