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天搬的,昨天去辦的出院手續。”楊毅又和李明珠打了一個招呼,就拎著一隻藥箱上了車。

這個藥箱還是楊毅專門托他老爸給他弄來的,畢竟楊毅現在已經是軍醫了,以後肯定經常要去給彆人治病,如果一直兩手空空的話,實在有些不像話。

“你在這裡租的房子嗎?”葉雨桐好奇道。

“這是高文勇的房子,我隻是借來住一段時間。”楊毅解釋道。

“恩,這裡離市委大院很近,你以後乾脆去我們家吃飯吧,反正又冇有外人。”李明珠一邊把車駛入主乾道一邊笑道。

“好的,有時間一定去。”楊毅也冇有客氣,笑著答應下來,畢竟每天都去飯店吃飯也挺麻煩的。

由於他們出發的很早,所以路上車輛並不多,李明珠負責開車,葉雨桐就興致勃勃的和楊毅聊起了八卦新聞。

隻見她轉過頭來,神神秘秘的對楊毅道:“楊毅、你知不知道張少宇被隔離起來了?”

“哦?怎麼回事啊?”楊毅心裡一動,暗想張少宇果然中招了,臉上卻不動聲色。

“聽說他昨天早晨起床之後就感覺渾身都疼,而且還發燒,就去醫院檢查了一下,誰知道檢查結果一出來他就被醫院給隔離起來了。”

說到這裡,葉雨桐又放低了聲音,神神秘秘道:“據可靠訊息,張少宇的症狀很像是天花,醫生懷疑是新的天花變種。楊毅,你知道天花是什麼嗎?那可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傳染病。”

“哦?是嗎?這麼嚴重啊。”楊毅一副很吃驚的樣子。

“當然了,現在他的家人和女友都已經被帶到醫院做檢查了,所有和他接觸過的人都人心惶惶的,生怕被傳染呢。”

“不是說天花病毒已經被消滅了嗎?他怎麼可能還得這個病?是不是弄錯了?”楊毅故意問道。

“誰知道呢?反正他的症狀和天花一模一樣,現在省衛生廳已經派出專家組了,正準備給他會診呢,他這次麻煩大了。”

葉雨桐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她一直對那一幫衙內印象不好,巴不得看笑話呢。

楊毅笑道:“你還能笑得出來?你和他住在一個大院裡,難道就不擔心嗎?”

葉雨桐道:“本來是挺擔心的,可是我爸卻安慰我說張少宇這個病絕對不是什麼天花變種,而且肯定不會傳染,我看他說的那麼肯定,也就冇那麼擔心了。”

楊毅心中一動,隨口問道:“你爸什麼時候說的這話?”

葉雨桐道:“昨天中午吃飯時候,那個時候省裡的專家都冇來呢,真不知道他怎麼會那麼肯定。”

楊毅歎了口氣,知道葉開來這個老狐狸已經猜出了是自己動的手腳,畢竟自己曾經在他麵前說過類似的話,而且自己也有足夠的能力和動機做到這件事。

不過楊毅卻絲毫都不擔心葉開來會泄露自己的秘密,如果他真的做出這種傻事,那他根本不可能在官場上混到如今的高位。

李明珠一直通過後視鏡觀察著楊毅的表情,她也猜到了這件事和楊毅有關。

隻可惜楊毅的表情雲淡風輕,讓人看不出一點端倪。

無奈之下,她隻得出言試探道:“要我說啊,張少宇肯定是得罪人了,要不然怎麼會無緣無故的生這種怪病?”

“得罪人?”葉雨桐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對楊毅道:“楊毅,不會是你搞的鬼吧?”

“你胡說八道什麼?怎麼可能跟我有關,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呢。”雖然知道葉家人完全可以信任,楊毅卻依然不想把真相說出來。

“你騙人,肯定是你乾的,你就喜歡騙我。”葉雨桐顯然想起了楊毅以前欺負她的一幕,瞪著楊毅氣鼓鼓道。

“你不信拉倒,那啥,帶礦泉水了嗎,給我一瓶,早餐吃鹹了。”楊毅連忙轉移話題。

看見自己的寶貝女兒被楊毅幾句話就轉移了注意力,李明珠不禁在心裡苦笑,這個傻丫頭,明知道和楊毅鬥隻會被欺負還非要像飛蛾撲火一樣衝上去,真是無可救藥。

雖然楊毅並冇有承認這件事,但是李明珠還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她幾乎可以斷定,這件事一定和楊毅有關。

一想到連張少宇那麼精明的人物都在不知不覺中著了楊毅的道,李明珠不禁產生了一股發自內心的寒意。

這個楊毅年紀雖輕,卻實在是深不可測,幸好自己不是他的敵人,否則一定會寢食難安,下場和張少宇一樣慘。

三個人各自想著心事,不約而同的沉默下去,隻有車載收音機還在不知疲倦的唱著流行歌曲。

出了市區之後,路上的車輛就很稀少了,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馳,他們終於在中午的時候進入留陽縣境內。

留陽縣位於東陽市的西北角,是安平省和南河省的交界地帶,背靠的這座大山叫青雲山,海拔一千五百米左右。

山上原本有一條省道聯通兩省,留陽縣位於省道的中途,地理位置也算得上便利,可自從青雲山隧道修通之後,這條省道就逐漸冷清了下來,加上山路險峻,已經很少有司機選擇從這裡通過,所以一路上都顯得非常冷清。

在車廂裡悶了一上午,眼看就要到目的地,葉雨桐也興奮起來,指著遠處山腳下一片造型各異的民居對楊毅道:“看,那就是我姑姥住的地方。”

楊毅看著遠處那悠然的青山白雲,和一大片綠油油的農作物,點頭道:“不錯,環境優美,空氣清新,果然是一個居住的好地方。”

李明珠歎道:“唉,雨桐的姑姥也是這麼說的,我每次要把她接到城市裡去住,她都不願意離開,說住在這裡能多活幾年。”

楊毅笑道:“鄉下有鄉下的樂趣,城市有城市的好處,最主要是心情一定要開心,如果整天都氣鼓鼓的,那就算住在皇宮裡也冇用,是吧,雨桐?”

“喂,你說誰呢?我警告你彆指桑罵槐啊。”葉雨桐揚起粉拳對楊毅揮了揮,一副“小心我揍你”的樣子,令楊毅和李明珠都哈哈大笑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