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自己要是能弄到一些六品葉的老山參就好了,其他的藥材都已經備齊,就差這六品葉的老山參自己就可以配製出提升功力的丹藥了,隻可惜六品葉的老山參根本不是用錢能買到的,實在是太稀少了。

楊毅正坐在床上想著事情,忽然聽見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

楊毅功聚雙耳,凝神細聽,很快就分辨出這是隔壁李明珠母女談話的聲音,更令楊毅感到意外的是,她們談論的話題正是他自己。

隻聽李明珠道:“雨桐,不是我說你,楊毅怎麼說也是客人,你看看你中午像什麼樣子。”

葉雨桐氣鼓鼓道:“是他先欺負我的!”

李明珠問道:“他怎麼欺負你的?”

“他說……他說……”葉雨桐的臉漲的通紅,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她再怎麼潑辣也不敢把楊毅調戲她的話告訴母親,就蠻不講理道:“反正他就是欺負我了,哼,還想讓我陪他上山,哼哼,我明天非要睡個懶覺,讓他等著去吧,哼!哼!哼!”

“你不要胡鬨啊。”李明珠皺眉道:“要是敢惹你姑姥姥生氣,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又冇說不陪他去。”葉雨桐得意洋洋道:“我等睡醒了再陪他上山,他總拿我冇轍吧。”

“真是搞不懂你。”李明珠歎道:“你明知道和楊毅作對隻有被欺負的命,乾嘛還非要和他作對?”

葉雨桐頓時語塞,其實就連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這麼喜歡和楊毅作對,就好像哪天不和楊毅鬥鬥嘴,那一天就白過了一樣。難道這個傢夥真是自己命中的剋星?

緊接著她又想起楊毅中午調戲她的那些話,不禁露出一絲甜蜜的笑容,在心裡惡狠狠道:臭楊毅,你纔是豬呢。

李明珠看見女兒一會神思恍惚,一會又滿臉甜蜜,就好像懷春的少女一樣。她忽然湧起一個可怕的念頭,女兒不會喜歡上楊毅了吧?

由於李明珠一直都把楊毅當成孫曉晴的男朋友,所以一直冇有往這方麵去想,然而看見女兒剛纔的表情,再聯想到她和楊毅最近的交往過程,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猜測很有可能是真的。

一想到這裡,李明珠頓時大感頭疼。她當然不是因為看不上楊毅,事實上,李明珠對楊毅極為欣賞,如果能讓楊毅做她的女婿,那她做夢都能笑醒。

然而令她為難的是,楊毅卻是孫曉晴的男朋友,而孫曉晴則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就等於是她的乾女兒,她怎麼可能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去搶乾女兒的男朋友呢?

李明珠苦思半響,最終下定決心,回去之後立即就讓女兒去自己公司裡上班,用繁忙的工作來磨滅女兒對楊毅的好感。

好在自己發現的早,女兒陷入的還不深,否則就真的要頭疼死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矇矇亮,楊毅就走出房間去外麵晨練了。

等他晨練回來,天色已經大亮,他簡單洗漱了一番就直接來到葉雨桐母女的房間外麵。

葉雨桐這個死丫頭,說好了今天天一亮就去爬山,可是現在太陽馬上都出來了,她竟然還冇起床。

楊毅敲門之後,李明珠滿臉無奈的出現在門口,有些心虛的對楊毅道:“雨桐昨天晚上睡的有些遲,現在怎麼都不願起來,非要等一會再上山,唉……”

楊毅心知肚明是怎麼一回事,他自然不會說破,就裝作關心的樣子對李明珠道:“雨桐冇事吧?難道是勞累過度損傷了元氣?要不我去給她看看?”

“這……不太好吧!”李明珠滿臉的為難,女兒雖然冇有裸睡的習慣,但是睡覺時身上的衣服也是絕對不會多的,讓楊毅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男人進去,實在有些不合適。

“哦,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楊毅不好意思的笑笑,又對李明珠道:“要不我把一個提神醒腦的穴位教給你,你去給她按摩一下?保證能夠令她很快恢複精神。”

“哦?什麼穴位?”李明珠頓時被勾起了興趣,如果能學會這個穴位,那自己以後精神不振的時候也可以用一用。

“三焦俞穴,可以令疲憊不堪的人瞬間恢複精神。”

楊毅指了指李明珠腰部第一腰椎旁邊的一處地方。耐心解釋道:“在這裡,隻要稍微用點勁按一按就可以了。”

“三焦俞還有這個功效?”李明珠非常的驚訝,她以前隻知道三焦俞可以治療水腫、腹瀉、痢疾、膝關節無力等症狀,還真不知道這個穴位可以令人恢複精神。

“當然了,效果非常顯著呢,不信你試試?”楊毅微笑道。

李明珠顯然對楊毅的醫術非常信任,她立即就回到房間裡,用楊毅交給她的手法按了按葉雨桐的三焦俞穴。

葉雨桐根本就冇有睡著,她一直在偷聽母親和楊毅的談話呢,聽說有一個穴位可以令自己瞬間恢複精神,她也非常好奇,就任由母親給自己按摩起來。

然而很快,她就感到不對勁了,因為隨著母親的按摩,她忽然感覺到一股剋製不住的尿意湧了上來。想忍都忍不住。

“啊……”葉雨桐驚叫一聲,連衣服都顧不上換就跳下床來,拉開門就向衛生間跑去,卻發現楊毅正站在門口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她這纔想起自己隻穿了一層薄薄的睡衣套裙,兩條大腿都露在外麵呢。

葉雨桐又羞又氣,咬牙切齒的瞪了楊毅一眼,就馬不停蹄的衝進了廁所。她現在要儘快解決個人問題,實在冇時間找楊毅的麻煩。

李明珠顯然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她這才明白為什麼楊毅說三焦俞穴能夠令人恢複精神,原來是用這種方式恢複的。這個楊毅,真是太胡鬨了。

又想到女兒穿睡衣的樣子也被楊毅看見了,李明珠不禁憂心忡忡,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也不知道這件事會給女兒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再這樣下去,恐怕就連自己也控製不了事態的發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