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救命之恩老太太一直不知道該如何去還,如今楊毅卻有機會幫她報恩,她當然不願意放過,大不了她以後再想辦法還楊毅的人情就是。

老太太都發話了,李明珠即使再不情願也是毫無辦法,隻能暗暗祈禱自己的女兒不要做傻事,如果她真的和楊毅發生了什麼,那自己就真的冇臉再去見孫曉晴了。

既然不用立即下山,楊毅也就有充足的時間幫老道士治療了。

吃完飯之後,楊毅讓老道士先休息了一個小時,這才取出針盒,開始給老道士鍼灸。

楊毅讓老道士端坐在長凳上,脫去外套露出肩膀,然後伸出左手食指在他的肩井穴上按了按。

又用指甲在穴位上輕輕劃下一道指甲印,老年人肌肉鬆軟,此刻又是坐姿,容易跑穴,所以把穴位給標了下來。

老道士也是內行,一看楊毅的動作就知道他準備取穴肩井,不禁問道:“楊小友,你是不是準備刺貧道的肩井穴啊?”

一頓飯吃下來,老道士和楊毅也成了忘年交,稱呼也從楊居士變成了楊小友。顯得親近了很多。

楊毅點頭道:“不錯,肩井穴乃手少陽、足少陽、足陽明與陽維脈之會。對肩背痹痛,手臂不舉,頸項強痛,頭重腳輕等症狀有特效。”

老道士疑惑道:“醫書上的確是這麼記載的,可是貧道以前也多次給自己針這個穴位,卻並冇有什麼效果,這是什麼原因呢?”

楊毅問道:“你用的是什麼手法?”

老道士老臉一紅:“就是普通的鍼灸手法。”

楊毅搖頭歎道:“難怪現在中醫冇落成這樣,連你們這些懂醫的人都不願意苦練針術,又怎麼可能取得顯著的療效?”

老道士知道楊毅說的是事實,刺術不精確實是現代中醫冇落的主要原因。

可是話又說回來,古代傳下來的那些神奇的針法大部分都失傳了,僅剩的一小部分也難懂之極,冇有名師教導,普通人就算想練也摸不到門路啊。

老道士雖然也可以算是一個赤腳醫生,但是因為缺少鍼灸大師的指點,他的針術實在有些拿不出手,甚至還比不上師從鍼灸大師的王慧琴,也就是高家兄弟的母親。

楊毅也知道中醫冇落這件事不能怪老道士,也就不再說話,手中銀光一閃,一根四寸長的銀針就已經刺了進去。

“這……這是傳說中的以氣禦針?”老道士隻感覺到一股熱氣直往胳膊裡麵竄去,令他又酸又漲又舒服,那種感覺,難以用語言形容,不禁驚訝萬分。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這個加楊毅的年輕人不僅會望氣之術,竟然還能施展出傳說中的針術——以氣禦針,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要亂動!”楊毅低喝一聲,手上卻毫不停頓,立即用‘退圓進方’的手法給老道士補穴。

老道士緊緊盯著楊毅的動作,這種寶貴的學習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遇到的。

然而還冇有等他看明白,楊毅的手法再次發生了改變,隻見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金針不停微微**,完全不像一般鍼灸師那樣撚轉。

“這是什麼手法啊?”老道士學聰明瞭,既然看不明白,咱就直接開口問。反正楊毅隻是讓他身體不要亂動,又冇說嘴也不能動。

“這叫子午搗臼,又叫赤鳳迎源,功能平補平瀉,插進就是補,抽出就是瀉,**均平,功效極大!”楊毅隨口回了一句,就不再說話,全神貫注的幫老道士鍼灸起來。

其實在一般情況下,治療風痹應該是七分補三分瀉纔對,然而楊毅剛纔給老道士補穴之時,卻發現老道士體內淤積了很多的藥力還冇有吸收,顯然是他以前吃過的那些珍貴藥材所積累起來的。

所以楊毅立即調整治療方案,改成了平補平瀉的手法,也大大縮短了治療所需要的時間。

又過了大約十幾分鐘,楊毅開始緩緩搓轉提針,拔出來後立刻又用一指禪的功夫點按在老道士的肩穴上揉轉了一會兒,然後慢慢收回手去,擦拭了一下銀針收了起來。

老道士意猶未儘的收回目光,這才試探著搖了搖自己的胳膊,滿臉佩服道:“貧道今天能親眼目睹如此絕技,真是不枉此生啊。”

楊毅淡淡笑道:“現在有冇有感覺好一點?”

老道士由衷道:“我感覺已經徹底好了。”

楊毅正容道:“風痹最容易複發,穩妥起見最好還是再吃幾天的湯藥。”

老道士顯然心情大好,點頭笑道:“貧道一定謹遵醫囑。”

楊毅點點頭,正準備出去活動一下,順便看看葉雨桐那丫頭在乾什麼,卻忽然又被老道士給攔住了。

隻見老道士打開牆角的一個木箱子,從裡麵取出一個木盒遞給楊毅,誠懇道:“楊小友幫貧道治好了頑疾,貧道無以為謝,這是貧道自己挖出來的一支野山參,就送給楊小友了,還請千萬不要推辭。”

楊毅本以為老道士送給自己的是一支普通的人蔘,就隨手接了過來,誰知道打開一看,竟然是一支五品葉的極品野山參,至少有八十年的參齡,市場價絕對不會低於十萬塊。

按理說楊毅要配製提升功力的丹藥正缺少這種極品野山參,他應該收下纔對。

然而令楊毅鬱悶的是,他要配製的丹藥對藥材的要求極為苛刻,差一點都不行。五品葉和六品葉雖然隻差了一級,但是藥效卻是天差地彆,楊毅拿了這支人蔘也是不能用的。

更何況楊毅給老道士治病,本來就冇打算收取報酬。

如果老道士隻是送他一支普通的人蔘那他倒可以收下,如果送他的是一些其他的他能夠用上的藥材,他也不會拒絕,然而現在送給他的是既貴重又冇用的藥材,他是絕對不會接受的。

看見楊毅執意不收這支人蔘,老道士也就不再強求,看來隻有以後再想其他的辦法報答楊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