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小友以後若是需要什麼藥材,就直接向貧道開口,不是貧道誇口,隻要是長在這青雲山上的藥材,就冇有貧道挖不到的。”老道士雖然醫術稀鬆平常,但是尋藥辯藥的水平的確足以自傲。

聽見老道士的話,楊毅頓時心中一動,忍不住問道:“不知道道長有冇有辦法弄到一些六品葉的野山參?”

“六品葉?”聽見楊毅的話,老道士的表情頗為怪異。

在心裡暗想,怪不得楊毅看不上自己拿出來的五品葉人蔘,原來他想要的是六品葉,可是自己手中雖然有六品葉人蔘,卻都是師傅留給自己的,隻剩下一小半了,如果送給楊毅的話……

也難怪老道士猶豫不決,畢竟五品葉的人蔘就已經很難得了,六品葉,那絕對是萬金難求的寶物,在古代都是那些大富人家用來吊命的。

所謂吊命,就是在病人隻剩下一口氣的時候,將百年老參切成片狀,給病人含著,這參中的精氣就可以讓人多活一點時間,用以交代遺言。

看見老道士一臉的為難,楊毅還以為他無能為力,就歎道:“我也隻是隨口一問,弄不到就算了,畢竟六品葉的人蔘的確太難求了。”

老道士剛纔才誇下海口,說楊毅需要什麼藥材自己都有辦法弄到,現在楊毅真的提出要求了,他要是立即就把頭縮回去,恐怕連他自己就會鄙視自己。

就硬著頭皮道:“六品葉的人蔘,貧道倒的確有一些,隻不過多年來已經用掉不少,現在也所剩不多了。”

楊毅頓時大喜:“你真的有六品葉?你放心,我隻要一點點就夠了,你開個價吧。”

老道士搖頭道:“我不會收錢的,就當是付給你的診金吧,不過我最多隻能給你一半。”

楊毅現在隻想看到傳說中的六品葉人蔘,那還聽見老道士說什麼,連忙點頭道:“行行行!怎麼都行,人蔘在哪?”

老道士點點頭,把牆角的那個木箱子移到一邊,露出一個在地麵上挖出來的暗格,然後從暗格裡掏出一個陶瓷罐子,罐子裡有一個用塑料袋包裹住的盒子,盒子下麵還墊著一張油紙,油紙下麵鋪著一層白色的生石灰。

看見老道士用這麼複雜的方式儲存珍貴藥材,楊毅不禁暗暗點頭,這纔是真正懂藥之人。

如果他就隨隨便便把這麼貴重的藥材放在箱子裡,恐怕早就被蟲蛀鼠咬的吃的半點不剩了。

老道士小心翼翼的從塑料袋中取出那個盒子,然後輕輕的放在桌子上。

楊毅湊了過去,和老道士一起將包裹著人蔘的白紙打開來,很快,一股人蔘的清香就撲鼻而來。在白紙的正中間,靜靜躺著半支散發著濃濃清香的人蔘。

這支人蔘的根莖倒是不大,隻有二指左右寬,但是參須極多,粗的有如小指,細的像是髮絲,密密麻麻的根本數不過來。

楊毅不禁暗暗咋舌,僅僅半支人蔘就有這麼多參須,如果是一整支,那豈不是要鋪滿整張桌子?

“果然是六品葉的人蔘。”楊毅興奮不已,他隻看了一眼就可以斷定這支人蔘至少有兩百年了,足夠自己配製提升功力的丹藥了。

“這是我師傅當年遊曆天下的時候從長白山的深處挖出來的,這麼多年來隻剩下這麼多了。”

老道士也是唏噓不已,他挖了一輩子的藥材,卻也冇有挖到如此品相的老山參。也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見到這種極品野山參了。

雖然有些不捨,但是紫元真人還是信守承諾,將這支六品葉的人蔘切了一半送給楊毅。

他很清楚,這樣的天材地寶隻有在楊毅這種中醫大師的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留在自己手中純粹是暴殄天物。

當然,楊毅也冇有讓老道士吃虧,將自己配製出來的一顆小還丹送給了老道士。

小還丹雖然不像大還丹那樣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卻也可以極大的補充人體的元氣,令人精力充沛,老年人服用之後,如果調養得當,甚至可以起到延年益壽的效果。

雖然六品葉的人蔘很難得,但是楊毅親手配製的丹藥也同樣是世間少有的珍寶,所以老道士其實並不算吃虧。

隻不過他雖然很信任楊毅的醫術,卻也不會想到楊毅送給他的丹藥真的有那麼神奇的效果。

直到很長時間之後,老道士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好,很多小病竟然都無藥而癒。

這才忽然想起自己當日服下的那顆小還丹,才終於知道楊毅配製的丹藥是多麼神奇。當然,這都是後話。

楊毅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六品葉人蔘,不禁心情大好,恨不得立即就插翅飛回自己的住處,將提升功力的丹藥配製出來。

隻可惜他必須還要在這裡住一晚,明天早晨下山之後才能回家。

咦,一下午都冇看見葉雨桐那丫頭,也不知道她在忙活什麼。好奇之下,楊毅立即走出老道士的房間,去找葉雨桐了。

楊毅找到葉雨桐的時候,這丫頭正在其中一間廂房裡忙得不可開交,她不僅把整個房間打掃了一遍,甚至還拿著錘子和木板把那道破舊木門上的縫隙全部都堵了起來。

楊毅不禁哭笑不得,忍不住問道:“丫頭,你這是乾嘛啊?至於這麼誇張嗎?”

葉雨桐臉紅了一下,卻振振有詞道:“我又冇帶睡衣,晚上睡覺隻能穿內衣,不把門縫堵上,豈不是便宜了某些人?”

說‘某些人’的時候,她還故意看著楊毅,意思不言而喻。

楊毅故意逗她:“某些人要是真的想偷窺,你就算裝上鐵板也冇用。”

葉雨桐揚起錘子惡狠狠道:“你敢!”

楊毅今天心情特彆好,又故意瞄了一眼葉雨桐鼓漲漲的**,這才哈哈大笑著離開。

晚上吃飯的時候,老道士特彆提醒兩人,院子後麵那間堆放雜物的房間裡有一個大水缸,缸裡的水可以洗澡,隻不過熱水需要他們自己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