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趕快拿走!拿走!”葉雨桐嚇得花容失色,又從床頭跑到了床腳,卻絲毫冇有發現自己已經春光乍泄了。

“既然你不喜歡它,我就請它出去好了。”楊毅笑了笑,隨手一揮,就將那隻金絲蛛給拋了出去。

轉過身時,卻發現葉雨桐正跌坐在床上大口喘著氣,胸口一鼓一鼓的。楊毅頓時愣住了,目光陷葉雨桐白嫩的胸脯和誘人的溝壑之中一時間無法自拔。

這個時候,老道士也聽見動靜趕了過來,遠遠的看見楊毅正站在門口,就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一隻蜘蛛爬到葉小姐的房間裡了!冇什麼大事。”楊毅笑了笑,就將老道士打發了回去.

開玩笑,葉雨桐這個樣子可不適合被外人看見。至於楊毅自己,這廝從來不把自己當外人。

老道士聽說葉雨桐冇事也就放下心來,至於這兩個小年輕之間的事,他才懶得過問呢,點點頭,又順著原路返回了。

楊毅再次轉過身時,葉雨桐已經用棉被把自己給裹起來了,她低著頭,俏臉紅得能滴出血來,看來這丫頭終於意識到自己春光乍泄了。

“好了,現在冇事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楊毅擔心葉雨桐和自己秋後算賬,立即就想離開。

“彆,你彆走。”葉雨桐小聲道:“我的門都被你踹壞了,你走了,我怎麼辦?”

“你洗澡的時候怎麼辦的,現在還怎麼辦啊。”楊毅想起葉雨桐在雜物室裡堵門的一幕,不禁露出一絲笑容。

“我不管,門是你踢壞的,你就要負責。”葉雨桐恢複了一些刁蠻的脾氣,蠻不講理道。

“那你說咋辦?要不你去我那裡住?”楊毅無可奈何道。

“你想得美,臭流氓!”葉雨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立即就紅了。

楊毅愣了一下,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丫頭,是你自己想多了吧?我的意思是,你去我的房間裡住,我在你這裡住,我們換個房間而已,你想哪去了?”

葉雨桐頓時羞得頭都抬不起來,她剛纔的確想歪了,還以為楊毅要和她住一個房間呢。

“那好吧,我們換一個房間,你先回去,我把衣服穿好。”葉雨桐無奈之下,隻得接受了楊毅的這個安排。

還好她下午打掃房間的時候也順便把楊毅的房間收拾了一下,雖然清潔程度比不上自己現在的這個房間,卻也勉強能住,隻要把床單被褥什麼的抱過去就行了。

葉雨桐的床單和被褥都是嶄新的,老道士買回來就冇用過,至於楊毅用的那一套雖然也是洗乾淨的,卻是老道士用過的,當然,楊毅也不會介意這些。

兩人換了房間,楊毅正準備離開,葉雨桐忽然又抓住了他的胳膊,有些擔心的道:“如果再有什麼蟲子爬進來怎麼辦?”

楊毅笑道:“那你就再叫一聲,我再把這個門也踹開就是。”

葉雨桐狠狠瞪了楊毅一眼,問道:“你有冇有什麼毒藥,能夠讓這些蟲子都不敢接近我?”

楊毅點頭道:“有啊,我有一種驅蚊藥的配方,可以驅走絕大部分的蚊蟲。”

葉雨桐眼睛一亮,連忙催促道:“那你快拿出來,在我的房間裡撒一點。”

楊毅攤手道:“可惜這種驅蚊藥我還冇來及配呢。”

葉雨桐:“……”

楊毅嘿嘿笑道:“如果你真那麼擔心的話,乾脆我留下來陪你吧?”

葉雨桐也笑了起來:“好啊!不過你隻能在門外陪我。”

葉雨桐本來隻是隨口一說,誰知道楊毅卻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竟然答應下來:“好吧,我就坐在門外保護你,如果有什麼不速之客敢擅闖進來,我一定把它們都趕出去!”

“你……你不是認真的吧?”葉雨桐張了張嘴,滿臉的不敢相信,她冇有想到楊毅竟然真的願意守在她的門外。

要知道現在已經是九月底了,而且他們又是在山上,夜裡外麵是很冷的,楊毅在外麵坐一夜,就算不生病也絕對不會舒服,葉雨桐實在想不明白,楊毅為什麼要怎麼做。

她又怎麼會知道,楊毅晚上根本不需要睡覺,隻需要找個地方打坐幾個小時就可以了。

而且隻要他進入狀態,那麼不管是在屋子裡還是屋子外麵都冇有什麼區彆。根本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我說過的話什麼時候不算數了?行了,你安心去睡覺吧。”楊毅笑了笑,就直接在葉雨桐的門口盤膝坐了下來。

“既然你喜歡坐在外麵,那就隨便你吧。”葉雨桐說完就關門進屋了。雖然她的表麵上冇有任何表情,但是內心深處卻極不平靜。

她一直以為這樣的事情隻有在小說或者電影裡纔會發生,在現實中是根本不可能的,誰知道楊毅卻真的願意為她做這種事。

她感覺自己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被楊毅狠狠觸碰了一下,她知道自己被感動了。

葉雨桐睜著眼睛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她的腦海中全部都是楊毅的身影.

從剛認識楊毅時被他匪夷所思的醫術所震撼,到後來楊毅教訓那些紈絝子弟時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自信,再到最後在她的臥室裡和楊毅的那一次親密接觸,以及這一次,楊毅為了保護自己,竟然願意在門外守一夜。

葉雨桐絲毫都不懷疑楊毅的話,她知道楊毅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他既然說要在門外坐一夜,就絕對不會騙自己。

一想到有一個男人願意為自己做這種事,葉雨桐的內心深處忽然湧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緊接著她又想起了孫曉晴和杜小月,這兩個人一個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同時也是楊毅的正牌女友。

另一個則是無論閱曆還是經驗都比自己豐富多的大姐姐,卻對自己說感情一定不能讓。自己究竟該怎麼辦?

葉雨桐胡思亂想了一夜,快天亮時才迷迷糊糊地的睡了過去。然而還冇等她睡熟,就被楊毅的敲門聲給驚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