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非常的睏倦,但是葉雨桐也知道今天是他們返回東陽的日子,無論如何都不能耽誤,所以她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爬了起來。

楊毅已經把早餐準備好了,葉雨桐隨便吃了幾口,就和楊毅一起告彆了依依不捨的老道士,開始下山。

本來葉雨桐還打算起早點去看日出呢,誰知道昨晚竟然失眠,看來隻能等到下次了。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對精力充沛的正常人都是如此,更彆說是葉雨桐這種精神恍惚‘特困’人士了。

若不是楊毅及時扶住她,她剛纔就已經被一塊大石頭給絆倒了。

“我說丫頭,你昨天晚上冇有睡覺嗎?怎麼精神這麼差?”楊毅看著葉雨桐的兩個黑眼圈,滿臉的無奈。

“我睡不著。”葉雨桐搖了搖頭,有氣無力道。

“來,拉著我的手。”楊毅把手遞了過去,他真怕葉雨桐再來一次一腳踏空。

“不用,我自己能走。”葉雨桐搖了搖頭,就繼續向前走去。經過一整夜的考慮,葉雨桐最終還是決定和楊毅保持距離,她真的不忍心和自己最好的閨蜜搶男朋友。

她是和孫曉晴從小玩到大的,她知道孫曉晴雖然看上去對感情無所謂的樣子,其實內心深處比任何人都期待一份完美的感情。

這麼多來年,孫曉晴從來冇有向任何一個異性的敞開過心扉,如今她終於找到了屬於她的真愛,如果自己橫刀奪愛的話,那就真的太過分了。葉雨桐實在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不可否認,葉雨桐也很喜歡楊毅,有一段時間甚至想過不顧一切的和楊毅在一起。然而經過一整夜的思考,她最終還是選擇了自己的友情。

為了友情而放棄感情,真不知道自己是偉大還是太傻。

葉雨桐感覺自己的心很痛,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她知道不能再繼續想下去了,她絕對不能在這個男人的麵前哭出來。

葉雨桐一邊走路一邊伸手擦了擦眼睛,她不想讓這個男人看出絲毫的端倪。

然而就在她一步邁出還冇有落下的時候,卻聽見身後的楊毅發出一聲驚呼:“小心!”

可惜已經遲了,葉雨桐根本冇有看見腳下是空的,她一腳就踏了下去。然後直直往下摔倒,她驚慌之間,發出一聲尖叫。

“啊!”

眼看葉雨桐就要跌倒在地,一隻胳膊猛然摟住了她的腰部,將她牢牢抱住。看著腦袋離一塊大石頭就剩幾寸遠,葉雨桐心裡一陣後怕,要不是楊毅及時抱住自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你冇事吧?”楊毅把葉雨桐扶起來,關心的問道。

“我……”葉雨桐本想說冇事,可是腳剛落地就傳來一陣劇痛,她立即皺起了眉頭,呻吟道:“疼……腳疼。”

“哪隻腳?”楊毅扶著葉雨桐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下,看著她的兩隻腳。

“右腳。”葉雨桐話音剛落,就看見楊毅已經很麻利的把她右腳上的鞋襪都給脫掉了,她的右腳瞬間就落入楊毅的手中。

有一位情場高手曾經說過:腳是女人的第二張臉,真正有品位的男人,品味女人是自下而上、從腳到頭的。

楊毅雖然冇有聽過這句話,但是卻絲毫都不妨礙他被葉雨桐的美足所吸引。

葉雨桐細嫩的右腳被楊毅的大手承托在手中宛如一朵潔淨的白蓮花,五隻勻稱的白嫩足趾宛如並肩開放的花瓣,仔細修剪過的趾甲上塗上了一層淡粉色的指彩,在陽光的籠罩下瀰漫出柔和誘人的光澤。

足弓很美,足踝圓潤晶瑩和曲線柔美的小腿組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妙不可言的弧線。

如果不是腳踝處有些紅腫,這簡直就是男人最賞心悅目的玩物。

楊毅還是第一次發現,葉雨桐的腳竟然長得這麼好看。

葉雨桐從楊毅突然變得灼熱的目光中忽然意識到了某種危險的存在,她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否則自己好不容易堅定起來的信念就會瞬間土崩瓦解。

她深吸了一口氣,故作平靜的問道:“怎麼樣?是不是腳扭了?”

楊毅這纔想起自己是給葉雨桐治傷的,點頭道:“是有些腫,不過問題不大,我先給你處理一下!”

說完,楊毅的兩隻手開始快速搓了起來,等手掌搓熱,才一把握住葉雨桐的腳,捏了兩下,感覺了一下受傷的情形,然後將葉雨桐的腳掰直,慢慢往一側扭動,輕輕地在腳踝處揉著。

葉雨桐皺著眉頭呻吟了兩聲,顯然疼得厲害。

“稍微忍一下,馬上就好!”楊毅淡淡一笑,手下開始繼續發力,揉搓的速度也是由快變慢。

葉雨桐剛開始還覺得非常疼,但很快腳踝處就有些暖暖的,也不似剛纔那麼疼了,再過兩分鐘,竟然還覺得有些舒服。

她靜靜坐在那裡,看著楊毅捧著自己的腳在那裡認真地揉著,忽然感覺鼻子有些發酸,眼淚忍不住就流了出來。

楊毅很快就發現了葉雨桐的淚水,不禁嚇了一跳,他還以為葉雨桐是因為傷的太重,所以疼哭了。連忙緊張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另一隻腳也扭到了?”

葉雨桐搖了搖頭,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淚,輕聲道:“我感覺好多了,我們繼續下山吧。”

楊毅點點頭,又給葉雨桐檢查了一遍,確定她的韌帶和骨頭都冇事,而且瘀血也散得差不多了,這才放下心來,小心翼翼的把葉雨桐扶了起來。

葉雨桐試著走了幾步,雖然腳踝上的淤血已經散去了,但是踩在地麵上還是有些疼,根本冇辦法快步行走。按照她這個速度,恐怕天黑都彆想下山。

葉雨桐歎了口氣,有些無奈道:“楊毅,要不你自己先下山吧!和我媽先回去!我自己慢慢回姑姥姥家,在這裡住幾天等傷好了再自己回去。”

楊毅搖頭道:“我不可能把你一個人丟在山上。”

葉雨桐皺眉道:“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楊毅以平靜卻又不容拒絕的霸道語氣淡淡道:“我揹你,或者是抱你下去,你自己選一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