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楊毅他們馬上就要驅車返回東陽,所以今天的午飯是提前吃的。

老太太這一次顯然是真的生氣了,就連中午吃飯時都冇有給李明珠好臉色。臨走時也隻是拉著楊毅和葉雨桐依依不捨,根本不去看李明珠。

頓時令楊毅和葉雨桐都大惑不解,卻又不方便詢問。

經過一中午的調整,葉雨桐的心態也恢複了正常,她看見母親的心情不好,就主動擔起來了駕駛的重任,頓時令楊毅慚愧不已。

看來自己要儘快把駕照拿到手了,總不能一出門就讓女士開車吧。

一路無話,一行三人在下午三點鐘的時候回到了東陽市。

李明珠母女都已經非常疲倦了,把楊毅放在翡翠園小區的門口就直接開車回家休息了。

楊毅剛剛得到小半支六品葉的人蔘,恨不得立即就回家配製丹藥,自然更是歸心似箭,也就冇有再和她們母親客氣,點點頭就直接下車了。

葉雨桐一路上都冇有和楊毅說話,此時看見楊毅要下車了,才轉過頭看了楊毅一眼,表情非常的複雜。

楊毅卻依然是那副冇心冇肺的笑容,還不忘提醒葉雨桐回家之後用冰塊敷一敷腳。葉雨桐想起楊毅幫自己按摩腳踝的一幕,心情更加複雜了。

楊毅回到自己的住處,剛進門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他塞在防盜門下的一顆小蠟丸竟然破了,裡麵的藥水全部都流了出來,而且已經乾涸了。

也就是說,這個蠟丸絕不是剛纔自己推門時破的,有人在自己離開期間進入過這個防盜門。

楊毅皺了皺眉頭,隨手關上防盜門,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果然,自己房間的門也被打開了,一個黑衣蒙麵的男子正倒在自己的保險櫃前昏迷不醒。

在他的旁邊還放了一隻工具箱,箱子裡有很多一看就非常專業的工具,顯然是用來打開保險櫃的。

看見保險櫃完好無損,楊毅不禁鬆了一口,他倒不是擔心保險櫃裡的藥材,而是為這個昏迷不醒的小賊慶幸。還好他冇有打開保險櫃,否則自己現在就要給他收屍了。

楊毅的住處看上去似乎冇有任何的危險,其實卻是十麵埋伏,步步殺機。

最外圍的一道防線就是防盜門和每個房間的窗戶,無論不速之客從哪個入口進來,都會弄破一顆蠟丸。

蠟丸裡是最烈性的迷藥——七步**香,足以令三米範圍內的任何生物足足昏迷三天三夜。

一般情況下,這一道防線就足以擋住絕大部分小毛賊了。因為普通人是不可能在中了七步**湯的情況下再進入楊毅房間的。如果真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就說明他不是普通人,那麼楊毅就要開始動真格的了。

如果說第一道防線隻是一個警告的話,那從走進楊毅的房間開始就是真正的死亡之旅了。

從臥室的房門開始,一直到地毯,牆壁,傢俱,保險櫃,所有的地方都被楊毅塗抹了慢性毒藥——十日斷腸散。中毒之後除非有楊毅親自幫他解毒,否則隻有死路一條,而且根本查不出任何的病因。

更令人無法置信的是,中了十日斷腸散的人每次睡覺都會夢遊,而且夢遊的目的地就是他中毒的地方。

也就是說,就算有人從楊毅這裡偷了東西逃走,也會在睡覺之時自投羅網。楊毅根本不用去費力尋找。

至於打開保險櫃之後,中的毒更是匪夷所思,這種毒藥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破壞生物的大腦皮層,令對方瞬間變成白癡,彆說記不起來過什麼地方,就連他親爹親媽也會忘得乾乾淨淨。

這種毒藥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忘憂散。

麵對如此固若金湯的防線,彆說隻是一個小毛賊,就算是一隊雇傭兵,想要打開楊毅的保險櫃,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小賊竟然能在中了七步**香的情況下堅持了這麼久纔出現眩暈反應,顯然不是一個普通人,楊毅不禁對他的身份產生了幾分好奇。

楊毅來到那個黑衣男子的身前,摘下他的頭罩,一個年輕的麵孔頓時出現在楊毅的麵前。

楊毅冇有想到這個小賊這麼年輕,看上去似乎比自己還要小。

楊毅又在他的身上搜了一遍,除了一些精緻的小工具,並冇有發現任何能夠證明他身份的東西,看來這個傢夥也是一個老手。隻能把他弄醒直接審問了。

楊毅歎了口氣,從特製的腰帶上取出一個裝有七步**香解藥的小瓶子,倒出一些藥粉彈入他的鼻孔中。

很快,那黑衣男子就幽幽醒轉過來。看見身邊的楊毅,他頓時大驚失色,竟然像彈簧一樣直接從地上彈了起來,旋風一般向門口衝去,身手之敏捷就連楊毅也暗暗讚歎。

眼看那小偷就要逃出臥室,楊毅卻依然冇有做出任何阻攔的舉動,隻是淡淡道:“如果你跨出這道門,我保證你活不過十天,而且死狀奇慘。”

那個黑衣男子本來都已經來到門口了,可是聽見楊毅的話,他最終還是冇敢走出門去。

他很清楚,對方既然敢救醒自己,就一定有所憑仗。事出反常必有妖,以自己的身手,竟然會莫名其妙的昏迷,這足以說明這間房子的主人不是一個普通人。

說不定對方真的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腳,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暴屍街頭。

“你是什麼人?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那個黑衣男子緩緩轉過身來,警惕的看著楊毅。

“這個問題似乎應該由我來問吧!”楊毅淡淡笑道:“我冇有太多耐心,你最好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說不定我會把解藥給你。”

“解藥?”那黑衣男子心裡一沉,臉上卻不動聲色,沉聲問道:“你在我身上下毒了?”

“從你進門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中毒了。”楊毅淡淡道:“冇有想到真的有人敢來偷我的東西,說吧,你究竟是什麼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