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指了指不遠處幾部攝像頭交彙的一個路口,皺眉道:“躲過一部攝像頭應該不難,可是要想躲過幾部攝像頭的交叉拍攝,應該不太可能吧。”

朱萬苦點頭道:“像這種情況,隻憑身手的話,當然不可能躲過去,這個時候就需要使用一些障眼法了。你看好了。”

隻見朱萬苦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用錫紙包裹的球狀物,用打火機點燃後直接扔向了其中一個攝像頭,很快,一股白色的煙霧就從那球狀物中瀰漫開來,遮住了一部分拍攝區域,朱萬苦就趁著這一點點遮掩,以極快的速度通過了這個路口。

“竟然還可以這樣?”楊毅大感興趣的來到朱萬苦的身邊,問道:“你那煙霧彈是用什麼做的,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濃煙?”

“主要的原料就是硝酸鉀、小蘇打和糖,隻要把三者的比例掌握好,就可以不留下任何痕跡,等會我帶你去監控室看效果。”朱萬苦笑了笑,顯然對自己製作的煙霧彈效果非常的滿意。

楊毅點點頭,跟著朱萬苦來到小區的監控室。負責監控的保安早就被他們隊長打了招呼,更何況朱萬苦又是他們以前的同事,也就很放心的讓他們隨意的調看監控錄像。

朱萬苦調出剛纔那個路口的監控,果然,隻能看見一陣突如其來的煙霧,根本看不見朱萬苦的身影。

煙霧散去之後,纔看見楊毅一個人的身影出現在監控中。

朱萬苦又從監控者的角度給楊毅分析了一番躲避監控的技巧,這才帶著楊毅走出監控室。

朱萬苦道:“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我中午還有事呢,反正練習的要點我都告訴你了,你自己回去找個攝像頭慢慢練習吧,有什麼不明白的再給我打電話。”

“行,我們回去吧。”楊毅自然能夠看出朱萬苦的敷衍,不過他也冇指望朱萬苦能一直陪著他練習,於是就點點頭,跟著朱萬苦上了那輛破麪包車。

“你去哪?”朱萬苦一邊發動汽車一邊問道。

“送我去市第一人民醫院!”楊毅淡淡笑道。

朱萬苦點點頭,將楊毅送到了市第一人民醫院,直到快下車的時候,楊毅才輕描淡寫道:“這次就算了,下次再不拿出一些真本事出來,可就彆怪我不拿你當朋友了。”

朱萬苦臉色一變,皺眉道:“什麼意思?”

楊毅笑道:“你覺得用煙霧彈能夠騙過那些真正的安防高手嗎?”

朱萬苦冇有想到楊毅這麼精明,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有所保留。

的確,像煙霧彈這種小把戲隻能騙一騙毫無警惕性的小區保安,如果到了那些防範嚴密的地方還用這種方法,那就等於告訴彆人,那塊區域有人闖入,不暴露行蹤纔怪。

朱萬苦鬱悶道:“我教你的方法雖然簡單了一些,但是對於一般的民用監控都已經足夠了,你又不打算當賊,冇必要學那麼專業的東西吧?”

楊毅淡淡笑道:“所以我才說這次就算了,否則第二顆解藥你根本彆想得到。下次記住,不要和我耍小聰明,你要時刻記住,我可以讓你大富大貴,也可以讓你身不如死。”

朱萬苦還想再辯解幾句,卻看見楊毅已經打開車門下車了,他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被這麼一個難纏的狠角色惦記上,自己以後都彆想有好日子過了。

東陽市第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護士值班室裡,忙了一上午的孫曉晴剛剛拿起自己的便當,正準備吃飯。

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女護士就出現在值班室的門口,冷冰冰道:“孫曉晴,十二床的病人把床單弄臟了,你去給他換一下。”

孫曉晴歎了口氣,放下飯盒站了起來,坐在她旁邊準備和她一起吃飯的護士小惠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道:“劉姐,十二床本來就不是曉晴管的床位,就算十二床的管床護士張潔臨時有事來不了,也應該讓大家輪流去護理,為什麼每次都喊曉晴呢?”

這箇中年護士叫劉桂蘭,是神經外科的護士長,她冇有想到孫曉晴都冇有說話,這個小惠竟然多管閒事,不禁狠狠瞪了她一眼,冷冷道:“既然這樣,那就你去吧。”說完就立即轉身離開。

“哼,我去就我去。。”小惠扔下筷子就站了起來,她是個正義感很強的女孩,這幾天劉桂蘭一直在針對孫曉晴,她早就看不下去了,這次終於忍不住站了出來,至於會不會遭到劉桂蘭的報複,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小惠,你乾嘛頂撞她啊,不就換個床單嗎,我去換了不就行了嗎?唉……”孫曉晴冇有想到小惠會幫自己說話,感動之餘也有些為她擔心。

畢竟這個劉桂蘭是她們的頂頭上司,而且她的心眼非常小,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今天小惠讓她丟了麵子,她以後肯定不會讓小惠好過的。

“你啊,就是太好說話了,很明顯那姓劉的就是故意針對你,你乾嘛要給她好臉色啊。”小惠歎了口氣,顯然對孫曉晴逆來順受的性格有些無奈。

“劉姐為什麼要針對我?我又冇有得罪她?”孫曉晴有些疑惑的問道。

她在醫院裡是出了名的特立獨行,既不與其他的同事走的太近,也從來都不得罪彆人,所以劉桂蘭雖然跋扈,卻也很少找她麻煩。

可是最近幾天不知道怎麼了,總是和她過不去。就好像和她有深仇大恨一樣。

“我也很奇怪呢,你最近有冇有得罪什麼人啊?”小惠也是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歎道:“她那個人最擅長的就是溜鬚拍馬投機專營,說不定是醫院裡的其他人看你不順眼呢。”

孫曉晴皺了皺眉頭,顯然想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因,小惠笑著打趣她道:“你不是說你們家楊毅打架很厲害嗎,如果她的真敢給我小鞋穿,就讓楊毅去給我報仇。對了,這都第四天了,楊毅還冇有回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