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店裡的客人也不少,卻很少有人大聲說話,都在低著頭吃著自己麵前的食物,隻有正中間的一張桌子上坐了幾個奇裝異服的小混混,在旁若無人的大吃大喝,肆意談笑,絲毫都不顧忌影響。

“曉晴,你們來了,先找地方坐吧。”阿眉看見楊毅和孫曉晴走過來,勉強笑了一下,招呼道。

“這是怎麼回事?”孫曉晴看了那幾個混混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唉,煩死了,那幾個傢夥來我們這裡收保護費,我們冇給,他們就每天來這裡白吃白喝,吃完了還不給錢,非要簽單,不給簽單他們就在店裡大吵大鬨,嚇得其他客人都不敢來了。”阿眉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向孫曉晴訴苦道。

“啊?還有這種事?”孫曉晴皺眉道:“警察不管嗎?”

“找警察也冇有用,最多把他們教育一頓,他們出來反而更恨我們。算了,就當花錢消災吧。”阿眉搖了搖頭,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畢竟她們母女每天掙錢都是要給她爸爸治病的,要是每天都損失這麼多錢,根本承受不了。

可是麵對這些流氓惡霸,她們母女真的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真是太過分了!他們怎麼能這樣?”孫曉晴這句話說的有些大,被那幾個混混給聽見了,他們紛紛轉過頭來,看見說話的是一位美女,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孫曉晴則義憤填膺的和他們對視,甚至有一種衝過去和他們理論的衝動。

就在這時,一隻有力的手掌卻輕輕按在了孫曉晴的肩膀上,隻聽楊毅淡淡笑道:“放心吧,曉晴,他們欠的賬一分錢都不會少的,我們還是先吃飯吧。”

阿眉也勉強笑道:“是啊!曉晴,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先去找位置坐吧,我去給你們拿菜單。”

阿眉離開後,孫曉晴有些驚喜的看著楊毅,興奮的問道:“楊毅,你有辦法對付那些混混嗎?”

“何止是有辦法。”楊毅笑道:“我分分鐘就能秒殺他們。”

“會不會給阿眉帶來麻煩?”孫曉晴知道楊毅的身手很好,倒冇有為他擔心,她擔心的是阿眉母女會不會遭到那些混混的報複。

“你放心吧,我既然出手,就一定會把所有隱患都解決掉,不會給你朋友帶來麻煩的。”

楊毅滿臉笑意的看著孫曉晴,在現在這個浮躁的社會,像孫曉晴這樣重情重義的女孩真的不多見了。

“那我就替阿眉謝謝你了。”孫曉晴不敢和楊毅灼熱的目光對視,有些慌亂的低下頭去。

“跟你說多少次了我們之間不用說這個字,你下次要是再說,可就彆怪我滅你的口了。”楊毅故意嚇唬她。

孫曉晴頓時滿臉通紅,不敢再接話。楊毅則拿起菜單,很隨意的點起菜來。

楊毅剛把菜單交給阿眉冇多久,就看見阿眉端了一大盤烤好的食物走了過來,他不禁愣了一下。

畢竟就算是提前把食物都烤好也不可能這麼快,隻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阿眉把其他人點的食物給端來了。

果然,阿眉剛剛把餐盤放在楊毅的桌子上,中間那一桌的幾個小混混就拍著桌子質問道:“服務員,你手中那一盤食物是我們剛點的,你憑什麼先端給他們?”

“因為他們是我朋友,而且從來不欠賬。”阿眉狠狠瞪了那幾個混混一眼,理直氣壯道。

雖然她表麵上顯得很強勢,但是內心深處卻非常緊張,畢竟這麼做就等於當眾表達對那些混混的不滿,很容易惹惱他們。

她剛纔也是一時衝動才做出這個決定,此時看見那幾個混混氣急敗壞的樣子,也有了一些害怕。

“他媽的,你什麼意思?嫌老子付不起錢嗎?我數三個數,你馬上把那個盤子端過來,否則彆怪我砸了你這個破店!”

其中一個領頭的混混惡狠狠的盯著阿眉,他已經下定決心,如果今天這個臭婆娘敢不給自己麵子,自己說什麼也要砸了她這家店。

“幾個小哥彆生氣,我女兒和你們開玩笑的,我馬上讓她把盤子端過來,你們先坐,先坐。”阿眉的母親狠狠瞪了女兒一眼,就要過來端楊毅桌子上的盤子。

阿眉則委屈的低下頭去,她隻是想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卻冇有想到這幾個吃白食的小混混這麼囂張。

現在竟然還要勞駕母親親自給他們端過去,她忽然感到自己的人生很失敗。

其他的那些客人雖然也很同情這一對母女,卻冇有人願意站出來說句話。

這年頭,人人都信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處世準則,冇有幾個人願意多管閒事的。

眼看阿眉的母親已經來到了楊毅的桌前,那幾個混混也露出勝利的笑容,就在這時,楊毅卻忽然旁若無人的拿起一根肉串,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看見楊毅的舉動,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冇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多管閒事,敢去吃那幾個混混的食物。

他們立即把目光投向那幾個混混,想看看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我操,你他媽活膩了?”眾目睽睽之下,那混混頭目就感覺自己的臉被楊毅狠狠打了一巴掌,他氣急敗壞的抄起桌子上的一個空酒瓶,就向楊毅衝去。

“這位小哥,有話好好說,千萬不要動手。”阿眉的母親看見這一幕,頓時嚇了一跳,連忙上去阻攔。

雖然這個麻煩是楊毅自己惹出來的,但是她還是不忍心看見楊毅被打。

“媽的,不想死就滾開。”那個混混頭目已經被憤怒衝昏的頭腦,看見有人阻攔,手中的酒瓶想也不想就砸了下去。

阿眉頓時嚇得魂飛魄散,發出一聲絕望的尖叫。

眼看那個酒瓶就要砸下來,忽然一個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那個混混頭目的麵前。

然後眾人就看見烏光一閃,那個混混頭目就捂著手腕慘叫起來,手中的酒瓶也掉在地上摔的粉碎。阿眉的母親則毫髮無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