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燒烤店裡還有幾桌客人冇有吃完,可是看見楊毅他們要收攤關門了,也立即識趣的結賬離開。一句抱怨的話都不敢說,生怕惹惱了楊毅這個黑社會老大。

阿眉母女關好店門,就立即攔了一輛出租車,帶著楊毅和孫曉晴回到了家裡。

阿眉家住的離醫院並不遠,也就是一個起步價的距離。

這是一個非常老舊的住宅區,裡麵的建築全部都是七十年代蓋起來的,佈局非常不合理,廁所竟然在房門外的樓道裡,上自己家的廁所還要先出門。

阿眉的家住在三樓,房門並冇有關,拉開外麵的鐵門,裡麵的木門一推就開了。

楊毅和孫曉晴跟在阿眉母女的身後走進房間的時候,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正在其中一間臥室的床邊,給一個躺在床上雙目緊閉的中年男子按摩餵飯。

阿眉的母親一看,連忙過去幫忙,和那老太太一起抓住那中年男子的兩條胳膊小心翼翼的捏起來,捏一遍之後再活動腿,抱著小腿部位一遍遍練習屈膝。

阿眉則招呼楊毅和孫曉晴坐下喝茶,楊毅搖了搖頭,就站在床邊默默看著眼前這一幕。

按摩了一會,那中年男子的喉嚨中發出“咕嚕嚕”的聲音,阿眉的母親趕緊端起放在櫃子上的一碗熬好的流食開始餵飯。

她用右手舀起流食喂進丈夫的口中,喂前習慣地在左手拇指肚上試溫,左手指摁住丈夫下顎,露出一條縫來迅速灌下。

每灌下一口,趕緊給他合住嘴巴。有的時候,食物流到了喉嚨眼,一陣猛烈咳嗽後又噴了出來。

“咽、咽、咽啊……”阿眉的母親一麵喂,一麵與丈夫說話,隻可惜,這麼多年來從未獲得丈夫的迴應。

在旁邊幫忙的那老太太則偷偷的抹眼淚。孫曉晴告訴楊毅,那是阿眉的奶奶。

一直到給丈夫喂完飯擦拭乾淨,阿眉的母親纔有時間招呼楊毅和孫曉晴,她看見兩人還站在那裡,立即埋怨女兒道:“阿眉,你怎麼不招呼客人?趕快去泡兩杯茶。”

楊毅連忙道:“阿姨,不用客氣了,我還是先給叔叔診斷一下吧。”

阿眉的母親一聽,眼睛頓時亮起來,滿臉期待的點頭道:“好,那就麻煩你了。”

雖然她並不太相信楊毅的醫術有多麼厲害,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多一分希望總是好的。

阿眉的奶奶聽說楊毅是來給自己兒子治病的,也客氣的對楊毅點點頭。畢竟不管治療的結果如何,楊毅能有這份心意就已經難能可貴了。

楊毅來到床邊坐下,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給阿眉的父親診脈。

楊毅這一次診脈的方式有些特殊,先是用一根手指搭在病人的手腕之上,然後變成兩根,三根,最後除了拇指以外的四根手指全都搭了上去。

兩道劍眉漸漸皺起,表情非常凝重。

約莫過了十分鐘左右,楊毅這才放開病人的手腕,緩緩睜開雙目。

“怎麼樣?”阿眉的母親率先開口問道。其他人的目光也緊緊盯在楊毅的臉上,等著他的診斷結果。

“情況很不好。”楊毅歎了口氣,搖頭道:“病人昏迷的太久了,體內的經脈幾乎完全堵塞,而且意識已經陷入混亂,如果不能將這些經脈徹底打通,並且喚醒他沉睡的意識,是不可能令他甦醒的。”

“能不能想想辦法呢?”阿眉的母親有些不甘心的問道。其實她也知道,連醫院的醫生都已經無能為力了,楊毅也不可能有什麼好辦法,但是她隻要有一絲希望就不想放棄。

“辦法也不是冇有,但是以目前的條件,幾乎不可能做到,請恕我無能為力。”楊毅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倒不是他不想給阿眉的父親治療,而是以他現在的實力,治療的難度實在太大了,甚至會給他自己帶來危險。

要知道,阿眉的父親已經在病床上躺了將近五年了,體內的經脈已經徹底癱瘓,成為了一潭死水。

要想將他救醒,首先要配製出一顆還魂丹,喚醒他求生的**。然後再用渾厚的內力將其經脈全部打通,並且恢複其身體的各項機能。

如果是當年的楊毅,還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然而現在,他根本做不到。

如果強行施為,楊毅不僅冇辦法治好他,反而會令自己陷入及其危險的境地。甚至會內力枯竭,從而走火入魔。

“你……你說什麼?你有辦法救醒他?”阿眉的母親一聽楊毅有辦法,頓時激動起來。

楊毅後麵說的話她根本冇有聽進去,立即拉住楊毅的胳膊急切道:“楊毅,阿姨求求你,給你叔叔治療一下吧,無論成不成功,你都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們一定會報答你的。”

一邊說著一邊就拉阿眉一起跪下給楊毅磕頭,楊毅連忙手忙腳亂的去扶,誰知道這一對母女還冇有扶起來,阿眉的奶奶竟然也跪在了楊毅的麵前。

楊毅頓時大感無奈,搖頭道:“不是我不願意幫忙,而是條件真的不成熟。彆的暫且不說,隻是配製一顆還魂丹所需要的藥材,冇有上百萬就根本彆想湊齊。你們總不能讓我去偷去搶吧?”

其實配製一顆還魂丹雖然很麻煩,但是對如今的楊毅來說,倒並不是太難以攻克的難題,畢竟隻要他願意開口,無論是葉家,高家還是曹家,都會很樂意拿出上百萬的藥材換他一個人情。

但是內力不足就不是彆人可以幫忙的事情了,就算楊毅願意搭上自己的小命去賭一把,也不見得能夠成功。

更何況他和阿眉一家還冇有這份交情,所以就隻能拿還魂丹來當藉口了。

“上……上百萬……”聽見楊毅的話,阿眉一家人都愣住了,就算把他們家所有的資產都加在一起也賣不到十萬塊啊,讓他們去哪弄上百萬來配一顆丹藥?

“怎……怎麼會這麼貴?”阿眉的母親有些難以接受,畢竟就算是做一個大手術也要不了這麼多錢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