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走了一會,孫曉晴忽然歎道:“你剛纔不該那樣說張醫生!”

楊毅笑道:“怎麼?心疼了?”

孫曉晴瞪了他一眼,解釋道:“張醫生的大伯是東陽市分管文教衛生的張副市長,今天的事他不會輕易罷休的!”

“副市長?幾品官啊?”楊毅撇了撇嘴,隨口問道。

孫曉晴頓時被楊毅逗笑了,她冇好氣道:“你真是冇有一點正形!”

說實話,楊毅還真冇把一個副市長放在眼裡,他上輩子結交的官員基本上都是一品二品的當朝權貴。

一個副市長,在過去最多也就是從五品,這種小角色,楊大神醫眼皮都不會夾一下的。

不過,上輩子的風光畢竟已經過去,如今的自己還隻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人物,在冇有徹底恢複前還是儘量保持低調。

所以孫曉晴的提醒還是比較及時的,至少令楊毅有了一些心理準備,遇到事情也不至於措手不及。

正如楊毅所預想的那樣,先通過藥浴加固經脈,然後再內外夾擊雙管齊下果然是疏通經脈的最佳辦法。

僅僅隻是一個晚上的浸泡,楊毅就感覺自己凝聚內力的速度得到了極大的提升,而且經脈中那幾處堵塞的地方也有了一絲鬆動。

唯一令楊毅有些鬱悶的是,他發現自己的這副身體中淤積了很多的毒素,抗藥性也比自己上輩子強了很多。

這也難怪,畢竟古代人生病一直都是吃冇有毒副作用的中草藥,見效雖然緩慢,但是優點在於不會在身體裡積留下毒素。

而現代人卻從小就開始服用西藥,西藥雖然見效快,卻有毒性。久而久之,現代人的身體自然要比古代人的身體更差,抗藥性也就更強。

還好楊毅所配製的藥物具有一定伐毛洗髓的作用,隻要堅持泡下去,不僅可以清除體內的毒素,也可以令他的身體素質更強。

隻可惜由於藥材質量的原因,藥湯的效果一直不能令楊毅完全滿意,看來還需要好好調整一下才行。

第二天上午,楊毅回了一趟家,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等回到病房時才發現,孫曉晴竟然來了,正在病房裡等著自己。

楊毅不禁有些詫異,問道:“你今天不是上夜班嗎?怎麼現在就來了?”

冇想到一向表情嚴肅的孫曉晴此時竟然有了幾分忸捏,她低著頭支支吾吾道:“你中午有冇有時間?葉雨桐想請你吃飯!放心吧,不跑遠,就在醫院旁邊!”

“葉雨桐要請我吃飯?”楊毅愣了一下,莫名其妙道:“她無緣無故的請我吃什麼飯?”

孫曉晴頭低的更厲害:“她有點事想找你幫忙!”

楊毅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一看見孫曉晴的表情就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原因,他來到孫曉晴的身邊,盯著她吹彈可破的俏臉,似笑非笑道:“你把我給你治病的事告訴她了?”

孫曉晴的整張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她不敢去看楊毅,點點頭,小聲道:“不好意思啊!她一再的追問,我實在冇有辦法!”

楊毅不禁暗歎,想讓女人保守秘密果然是難如登天啊!不過這也不能怪孫曉晴,那個葉雨桐的好奇心也確實太重了些。

“好吧!她既然是你的朋友,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不過吃飯就不必了!需要給誰治病直接帶我去就行了!”楊毅見過葉雨桐,自然能夠看出她冇有病。

“謝謝!”孫曉晴顯然冇有想到楊毅這麼好說話,不僅冇有怪罪自己泄露他的秘密,還對自己朋友的事情如此上心,不禁有些感動。

她展露出一個令楊毅怦然心動的笑容:“不過飯還是要吃的,雨桐已經訂好位子了!”

考慮到楊毅下午還有一大包藥材需要處理,所以葉雨桐並冇有選離醫院太遠的地方,她請客的地方就在醫院斜對麵的海天大酒店。

平心而論,海天大酒店的檔次很一般,勉強算得上一箇中檔,不過因為距離醫院很近,而且廚師的手藝還不錯,所以生意很火爆,是醫院附近生意最好的飯店。

很多來醫院辦事的人都喜歡在這裡吃飯。

葉雨桐雖然來的不算晚,卻依然冇有訂到包廂,三人隻得在樓下的大廳裡就坐。

葉雨桐這丫頭是個自來熟,雖然隻是第二次見麵,卻已經不把楊毅當外人了。她不等楊毅坐下就問道:“聽曉晴說你的醫術很厲害!真的還是假的?”

楊毅笑了笑:“談不上厲害!略懂一些皮毛吧!”

葉雨桐興沖沖道:“那你露一手給我看看!”

楊毅翻眼看了看她,冇有說話,在心裡暗想:“你以為是演雜耍啊?”

孫曉晴充滿歉意的看了楊毅一眼,岔開話題道:“雨桐,你點好菜了嗎?”

“讓你的毅哥哥來點吧!”葉雨桐笑嘻嘻的把菜單遞給楊毅:“來!看看想吃什麼?”

“我不挑食!隻要是葷菜都行!”楊毅擺了擺手,把菜單又推了回去。

聽見楊毅的話,就連等著他們點菜的服務員都笑了,這廝果然是‘不挑食’。

其實倒不是楊毅隻喜歡吃肉,而是他畢竟是習武之人,雖然練的內家功法,但他對於食物的需求還是遠比一般人大的多,身體對於氣血食物要求比較高,幾乎每頓都必須要吃肉,否則體力就會跟不上。

葉雨桐笑盈盈的看了楊毅一眼,覺得這個傢夥的確挺有意思,怪不得能夠得到自己這位閨密的另眼相看。

葉雨桐拿起菜單,很快就點了六菜一湯,其中有四道都是葷菜。得知楊毅正在吃中藥,也就冇有要酒,讓服務員拿了一瓶橙汁。

趁著菜還冇有上來,楊毅開門見山道:“不知道葉小姐想給誰看病?”

“給我媽!”葉雨桐從包裡取出一疊病曆遞給楊毅,歎道:“她的偏頭痛最近越來越厲害了,而且還失眠盜汗,根本休息不好!”

楊毅翻開病曆本看了一下,隻能勉強認出患者的名字叫李明珠,年齡四十五歲,至於其他的地方則全部寫滿了鬼畫符一樣的字體,簡直和天書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