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這麼厲害的毒藥也不是輕鬆就能煉製成功的。光是提煉天麻素就要三天時間。

楊毅今天隻是先把所有需要的藥材處理好,然後混在一起讓他們慢慢發酵。

一直忙到晚上十點鐘,楊毅正準備洗把臉休息一會,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他打開門,隻見一臉鬱悶的朱萬苦站在門口,苦著臉道:“大哥。不是說好了我晚上來接你嗎?你怎麼把手機關機了?”

楊毅笑道:“不好意思,我工作的時候都是關機的。好了,稍微等一下,我收拾一下我們就走。”

朱萬苦鬱悶之極,本來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的事,非要自己跑上來一下,這個楊毅真是能折騰人啊。

兩人來到樓下,楊毅毫不客氣的坐進了麪包車的駕駛位,然後一邊打火一邊問道:“你這個車的操作步驟和帕薩特應該是一樣的吧?”

朱萬苦坐在副駕駛位上悶悶道:“恩。手動擋的車絕大部分都是一樣的。”

話音剛落,就看見楊毅熟練的掛檔起步,然後換擋加油門,整個動作一氣嗬成。最後還來了一句:“你這車提速比帕薩特差遠了。”

朱萬苦鬱悶的翻了翻白眼,在心裡暗想:你這不是廢話嗎?帕薩特多少錢,這破麪包車纔多少錢?提速能一樣嗎?

楊毅看見朱萬苦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不禁嘿嘿笑道:“好了,彆鬱悶了,跟你開個玩笑。其實我知道,真想練技術還得用破車,開好車練不出來。”

朱萬苦搖頭道:“其實開什麼車都一樣,關鍵是要用心去開,你必須要把這一路上有可能遇到的情況全部考慮到,並且提前想到應對辦法,才能令自己的車技迅速提高。否則就算練再長時間也達不到效果。”

楊毅點頭笑道:“你今天表現的倒是不錯,冇有再留一手。”

朱萬苦鬱悶道:“我上次也冇有留一手,隻是那些偷盜技術你學了冇用而已。”

“行了,你不用解釋,我明白。”楊毅把麪包車開出小區,駛上了主乾道。

這個時間段雖然不是高峰期,但是路上的車輛依然不少,楊毅本來想找一條更偏僻一些的路段,朱萬苦卻說要練技術最好還是在車流量稍微多一些的地方。

所以楊毅也就不再換地方,直接把車開到了馬路中間,在朱萬苦的教導下專心致誌的練起了會車的各種動作要領。

“恩,你的悟性很高,而且手很穩,是一個學駕駛的好苗子。隻要堅持練習,最多一個月就能去考駕照了。”朱萬苦看見楊毅學的這麼快,也不禁暗暗點頭。

“一個月太久了,我隻有一個星期的練習時間,我要求不高,練得跟你差不多就行了。”楊毅嘿嘿笑道。

“一個星期就練得跟我差不多?”朱萬苦瞪大了眼睛,像看怪獸一樣看著楊毅。

“乾嘛這個表情?難道你的車技很牛嗎?”

楊毅看朱萬苦平時開車都四平八穩的,還以為他的車技也就比普通人好一點點,此時看見他這個表情,他不禁來了興趣,想要看看朱萬苦的車技究竟如何。

這個時候,正好一輛白色的奧迪tt以正常速度從他們的麪包車旁邊超過去,楊毅立即猛踩油門追了上去,一會和對方齊頭並進,一會又超到前麵故意減速等人家,挑釁的意圖非常明顯。

朱萬苦滿臉的哭笑不得,無語道:“老大,你在乾什麼?難道你以為你能跑得過人家嗎?”

“我肯定不行,不過某人不是說自己的車技很牛嗎,證明一下給我看看啊。來,我們換個位置。”楊毅說著立即向朱萬苦那邊移去,朱萬苦大感無奈,隻得和楊毅換了個位置,坐在了駕駛位上。

好在兩個人的身手都不錯,隻用了一秒鐘就換了位置。

這個時候,那輛奧迪tt終於被楊毅的一係列挑釁動作激怒了,開始突然提速,向前麵衝去。

朱萬苦的表情也凝重起來,畢竟用一輛破麪包和一輛奧迪車飆車,即便是他也冇有什麼把握。

好在這裡是市區的主乾道,車速不可能太快,否則對方隻要不停加速就完全能夠把自己甩的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很快,這條路上的其他車輛也看見了一輛麪包車和一輛奧迪車狂飆的畫麵,他們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顯然在嘲笑麪包車不自量力。

畢竟飆車的先決條件就是兩輛車的差距不能太大,否則的話,就算技術再好也是不可能贏得。

而一輛麪包車和一輛奧迪車的差距有多大,這還需要考慮嗎?簡直就是自取其辱啊,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這種想法。

然而很快,他們就瞪大了眼睛,因為他們驚訝的發現,無論奧迪車如何加速超車,卻一直冇有辦法擺脫那輛麪包車的糾纏。

那輛麪包車幾乎冇有任何的失誤,就如同計算機設計過的程式一樣,準確無誤的藉助任何一點縫隙緊緊跟在奧迪車的後麵。

而那輛奧迪車卻因為速度太快,超車的時候幾次都差點和其他的車輛刮在一起,所以不得不一再減速,最後反而被穩紮穩打的麪包車一舉超了過去。

看見這一幕,彆說是那些旁觀者,就連那輛奧迪車的司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神乎其神的車技?

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她立即加速開始追趕那輛麪包車,她一定要見一見那輛麪包車的司機。

楊毅也冇有想到朱萬苦的車技如此高明,看這傢夥開車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他像是第一次認識朱萬苦一樣盯著他看了半天,最後點頭道:“就憑你這個車技,你這個小弟我收定了,以後要是遇到什麼麻煩就來找我。”

朱萬苦聽了這話,差點冇一頭撞死在方向盤上,他千方百計想要擺脫楊毅的糾纏,誰知道一時忍不住展露了一下車技,反而引起了楊毅更加濃厚的興趣。

此時此刻,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幾個大耳光。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