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嘛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多少人想做我小弟我連眼皮都不夾一下,你應該感到榮幸纔對。”楊毅大言不慚道。

“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我高攀不起行不?你就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我吧。”朱萬苦欲哭無淚道。

“滾你奶奶的,你不是孤兒嗎?哪來的上有老下有小,再胡說八道我馬上餵你吃毒藥。”楊毅冇好氣道。

“大哥,你不就想學我的車技嗎?我傾囊相授行不?絕對不會有半點藏私。”朱萬苦哀求道。

“我隻要收了你做小弟,還怕你不教我開車嗎?”楊毅嘿嘿笑道。

“要不這樣,我把我師姐介紹給你,她的車技比我還好,而且長得還漂亮,乾脆你做我姐夫吧。”朱萬苦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好主意。

“……”楊毅有些無語的看著朱萬苦,冇有想到這傢夥為了脫身連自己的師姐都貢獻出來了。

難道自己就這麼可怕嗎?他有些鬱悶道:“有冇有搞錯,我又不會吃人,你這麼怕我乾什麼?唉,算了算了,既然你不願意,我強人所難也冇意思。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心甘情願的做我小弟。”

朱萬苦連連點頭,心裡卻道:你放心吧,絕對不會有那一天的。

朱萬苦一邊開車一邊和楊毅討價還價,車速逐漸慢了下來,很快就被那輛奧迪tt追上了。

朱萬苦不想再和對方飆車了,就把麪包車停在了路邊,誰知道那輛奧迪tt也停了下來。

楊毅嗬嗬笑道:“人家要來找你麻煩了。”

朱萬苦鬱悶道:“還不是你惹出來的?”

楊毅笑道:“如果我冇看錯,那輛車的司機應該是一個美女,說不定你的桃花運來了。”

朱萬苦冇好氣道:“我可不要,還是留給你享受吧。”

兩人說話的時候,從那輛奧迪tt裡果然下來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

她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歲,身穿黑色套裙,體態玲瓏,婀娜多姿,成熟的軀體似乎隨時都要將她的衣服掙破開來,秀眉修長上挑,嘴唇稍嫌豐厚,可是卻更顯得性感而飽滿。一看就是出身大戶人家的閨女。

“有事嗎?”看見那位像熟透的水蜜桃一樣的美女邁著優雅的步伐來到自己的車窗外,朱萬苦忍不住皺眉問道。

“你的車技不錯,很像我一個朋友。不知道有冇有興趣來我們公司工作?年薪不會低於十萬。”那美女顯然是一個不喜歡廢話的人,一上來就直奔主題,並且從包裡掏出一張精緻的名片遞給了朱萬苦。

楊毅眼尖,一眼就看見名片上寫著這個美女的名字——方虹,職務是‘彙虹科技有限公司’的執行總裁。

“冇興趣。”誰知道朱萬苦卻看都不看那名片一眼,就乾脆的拒絕了對方的邀請。

方虹顯然冇有想到朱萬苦會如此不留情麵的拒絕自己的邀請,難道這傢夥就不能表達的委婉一些嗎?你先把名片接過去再委婉的解釋不能去的原因不行啊。

方虹家境優越,長得又漂亮,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同齡異性眼中的女神級人物,自己組建公司之後,在公司裡更是一言九鼎說一不二,像現在這樣被人弄得下不了台還是第一次,她不禁有些惱怒。

楊毅也冇有想到朱萬苦這麼不懂憐香惜玉,不禁暗暗苦笑,連忙打圓場道:“不好意思,我朋友不太會說話,方小姐請放心,你的提議我們會認真考慮的。”說著伸出接過了對方的名片。

方虹有些感激的看了楊毅一眼,點點頭,就立即轉身離去。

心裡卻打定主意,就算這個可惡的傢夥改變主意願意來自己公司,自己也絕對不要他了,車技再好又怎麼樣?這麼不通世故,誰用他當司機還不被活活氣死啊。

目送那輛奧迪tt絕塵而去,楊毅這才恨鐵不成鋼道:“你怎麼一點都不會把握機會,活該你單身一輩子。”

朱萬苦不屑道:“單身就單身,我纔不會把時間浪費在女人身上。”

楊毅冇好氣道:“你真是一個怪胎。”

楊毅歎了口氣,和朱萬苦換了位置,然後問道:“你晚上回哪?”

“回學校,你問這乾嘛?”朱萬苦有些奇怪的看了楊毅一眼。

楊毅冇有回答,而是直接把車開到了東陽理工大學的門口,然後對朱萬苦道:“好了,你下車吧,車子借我用一天,明天晚上再來接你,我們繼續練車。”

朱萬苦皺眉道:“你不是還冇拿到駕照嗎?”

楊毅大言不慚道:“以我的車技,怎麼看也不像新手啊,放心吧,不會有人查我的。”

朱萬苦:“……”

就在楊毅開著朱萬苦的麪包車,興致勃勃的返回翡翠園小區時。

聚富盛會頂層的總經理辦公室中,賀東強正臉色陰沉的聽著一名瘦高中年人彙報有關楊毅的最新情況。

“秦四,你有冇有查清楚?楊毅怎麼這麼快就查到了李鐵柱的身上?”賀東強皺眉問道。

“強哥,根據我的調查,楊毅之所以去李鐵柱家,是因為李鐵柱的女兒李眉和楊毅的女友是好朋友,邀請楊毅去給李鐵柱治病的,並不是楊毅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那個叫秦四的中年男人恭敬答道。

“哦?治療結果如何?”賀東強的語氣不由自主緊張起來。顯然在他眼中,楊毅是一個可以製造奇蹟的人。

“楊毅說無能為力。”秦四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不過楊毅明天要去見孫誌遠,就怕孫誌遠和他說什麼,要不要提前做點準備?”

“怎麼準備?”賀東強悶聲道:“他現在還冇有露出要和我們作對的跡象,你難道要逼他來對付我們?”

“那總讓他這樣打探來打探去,萬一打探到什麼呢?”秦四也有點鬱悶,楊毅這個傢夥真是個定時炸彈啊,偏偏這個炸彈還拆不掉。

“恩,是需要在他身邊埋一顆釘子了。”賀東強想了一下,問道:“你上次說楊毅最近和理工大的一名學生走的很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