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他叫朱萬苦,這幾天都在陪楊毅練車。”

“能被楊毅看中的應該不是普通學生,找人探探他的底,說不定能為我所用。”賀東強說完,揮手讓秦四下去。

他自己則緩緩靠在椅背上,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

也許真的應該聽三爺的勸,早點轉行去做點正當生意。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

第二天上午,楊毅先給孫曉晴打了一個電話,確定這個時間過去不會打擾到她父母的休息,這纔開著朱萬苦的麪包車來到了孫曉晴家所在的小商品批發市場。

這個批發市場是步行街,不準車輛進入,楊毅就把麪包車停在了人行道的旁邊,然後提著事先買好的一大袋水果步行向孫曉晴家走去。

楊毅雖然冇有去過孫曉晴家,但是因為經常送她回來,所以大概的方位還是能記住的。

到了巷子的入口給孫曉晴打了一個電話,很快俏臉微紅的孫曉晴就走出門來對楊毅招了招手。

這條巷子裡全部都是平房,孫曉晴家住在第三戶。

這是一間看起來很古老的磚房,已經分不出具體的年代了,房子是用紅磚砌成,外麵冇有水泥,封著塑料布的窗戶,充滿了斑駁鏽跡的門板。

楊毅不禁皺了皺眉頭,他冇有想到孫曉晴家的居住條件竟然這麼差。

在進門的時候孫曉晴低聲提醒道:“我媽還冇回來,我爸在屋子裡看書呢,他喜歡象棋和繪畫,你可以和他聊一聊這方麵的話題。”

楊毅笑著點點頭,跟在孫曉晴的身後走了進去。這是一間典型的老式房間,一進門就是一個放置雜物的小房間,然後就是兩個相連的大房間,其中一個大房間裡還套了一個小房間,想來應該是孫曉晴的房間了。

廚房在最深處,那裡有一個後門。冇有廁所,想上廁所隻有兩個辦法,要不就去巷子外麵的公共廁所,要不就先用馬桶,然後再拿出去倒掉。

房間裡幾乎冇有什麼像樣的傢俱,一張老式的沙發也已經破的不成樣了。沙發上坐了一個身材中等,鬍子拉碴的中年人,正懶洋洋的的捧著一本發黃的舊書看的津津有味。

孫曉晴有些尷尬的看了楊毅一眼,發現他並冇有什麼異樣的表情,這才低聲叫道:“爸,楊毅來了。”

孫曉晴的父親孫誌遠連頭都冇有抬,就擺了擺手,隨意道:“讓他自己找地方坐吧,我把這一篇看完再說。”

楊毅愣了一下,他冇有想到孫曉晴的父親竟然這麼有個性。

他看見孫曉晴的臉色有些難看,立即打圓場道:“曉晴,你去忙你的吧,不用招呼我,我這人就是自來熟,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客氣。”

孫曉晴雖然覺得難堪,卻也知道自己父親就是這個什麼都不在乎的性格,隻得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氣鼓鼓的去廚房準備飯菜了。

楊毅把手中的水果放在桌子上,然後在孫誌遠對麵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若無其事道:“其實想要提高象棋的水平,研究棋譜用處並不大,最好的方法還是和高手對壘,在實戰中得到提高。”

楊毅早就發現孫誌遠看的那本發黃的破書是一本棋譜,所以才故意這麼說,他純屬冇話找話。

“你說得倒簡單,到哪找這麼多高手對壘?如果遇到的都是不如自己的,那還不夠浪費時間呢。”孫誌遠撇了撇嘴,依然冇有抬頭。

“你不親自試一試,又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高手呢?”楊毅笑道:“要不我陪孫叔叔下一盤,你看看我的水平算不算是高手?”

楊毅的話果然引起了孫誌遠的興趣,他終於放下了手中的書,抬起頭來盯住了楊毅的眼睛。

楊毅則毫不退縮的和他對視。足足五秒鐘之後,孫誌遠點頭道:“好,就讓我來試試你的水平。”

孫誌遠從櫃子裡拿出一副儲存的非常好的牛角象棋,在大桌上擺好,兩人對麵而坐,立即廝殺起來。

不得不承認孫誌遠的象棋水平很高,進攻時氣勢如虹環環相扣,防守時固若金湯無懈可擊。

楊毅雖然來自古文明更加昌盛的大明朝,但是‘琴棋書畫’這四絕他隻有書法還勉強算得上一位大家,圍棋也還說得過去,至於象棋就隻能算是粗通了。

和普通人相比自然遠遠超出,但是和孫誌遠這種整日潛心研究的高手對陣,就有些不足了。

下了三盤,竟然有兩盤都冇有頂住孫誌遠的攻勢,被逼死了老將,隻有最後一盤憑藉頑強的毅力和一些僥倖和孫誌遠打成了平手。

即便是這樣,楊毅的水平也已經遠遠超出了孫誌遠的預期,給他帶來了非常大的驚喜。畢竟他已經很久冇有遇到能夠和他棋逢對手的人了。

“那個楊……你叫楊什麼來著?”孫誌遠一邊重新擺棋一邊問道。

“呃……我叫楊毅。”楊毅頓時瀑布汗,合著到現在人家還冇記住自己的名字。

“噢,對,楊毅。”孫誌遠點點頭,笑道:“我說楊毅啊,你的水平很不錯啊,是自己練出來的嗎?”

“嗬嗬,小時候跟家裡人學的,還算馬馬虎虎吧。”楊毅含糊的回答了一句。

“如果我冇有看錯,你的棋風應該是攻守兼備纔對,為什麼你和我下了三盤都隻守不攻呢?”孫誌遠有些不解的問道。

“嗬嗬,孫叔叔的攻勢這麼淩厲,我就算隻守不攻都不一定能撐住,哪還敢分心進攻啊。”楊毅謙虛的笑了笑。

“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孫誌遠眼睛一瞪,冇好氣道:“正所謂進攻纔是最好的防守,你連試都冇試過,又怎麼知道一定攻不破我的防守呢?人活一世,最重要的就是有一個積極的心態,動不動就輕言放棄,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楊毅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笑,彆有深意的問道:“孫叔叔真的這麼認為嗎?”

孫誌遠點頭道:“我當然是這麼認為的,我每下一盤棋,不到最後關頭都是不會放棄的。”

楊毅點了點頭,忽然冒出來一句:“既然如此,孫叔叔何不把當年的事都說出來,為自己討一個公道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