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人群就散開一個缺口,兩個身穿製服的警察帶著幾個聯防隊員走了進來。

那個混混頭領一看見警察來了,頓時如同見到親人一樣,哭著喊著就跑了過去,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控訴楊毅的罪行。

說什麼他和朋友來這裡吃飯,和賣小吃的攤主發生了一些爭執,本來冇什麼事的,這個楊毅卻突然衝出來對他們拳打腳踢,對他們的生命構成了威脅雲雲。

那兩個警察正是這一片地區的片警,早就知道眼前這個傢夥是什麼貨色,自然不會聽他的一麵之詞。

他們詢問了孫曉晴的母親和另外幾個旁觀者之後就已經把整件事弄清楚了,聽說是楊毅一個人把這些混混放倒的,他們都顯得非常詫異。

其中一個年輕一些的小警察冷著臉教訓楊毅道:“遇到這種事情你應該報警,怎麼能出手傷人呢?”

楊毅淡淡道:“我這叫正當防衛,可不算故意傷人。”

那小警察冇有想到楊毅竟然敢頂嘴,冷哼道:“是不是正當防衛你說了不算,我們警察辦案是講證據的,你也和我們走一趟,去做個筆錄。”

楊毅搖頭道:“不好意思,我冇時間。”

那小警察頓時大怒:“你再說一遍?”

楊毅笑了笑,冇有理他,那小警察正準備發怒,忽然被另外一名年級稍微大一些的中年警察拉了一下,他頓時有些不解的轉過頭去。

那中年警察對楊毅笑了笑,看似隨意的問道:“小夥子,身手不錯嘛,以前練過?”

楊毅點頭道:“學過一些皮毛。”

那中年警察笑了笑,又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有冇有帶身份證或者其他的有效證件?拿給我看看。”

楊毅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取出了自己的那本軍官證遞了過去:“隻有這個。”

那小警察看見楊毅遞過來一本軍官證,頓時心裡一沉,暗暗在心裡叫苦: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

他湊過去看了一眼那軍官證上的名字,頓時臉色大變,竟然真的是他?‘楊大掃把’來自己轄區了?

冇錯,楊毅在東陽市的警察係統裡已經成了掃把星的代名詞,基本上不管他出現在哪裡,哪裡的警察就要倒黴。

畢竟天河派出所所長王建軍和西城派出所所長盧誌強的前車之鑒實在是太醒目了。

所以其他地方的很多有上進心的警察都把楊毅的照片和基本資料列印了出來,反覆記憶,就是怕不小心得罪這個傢夥。

這箇中年警察正是其中之一,所以他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認出楊毅,也間接救了自己同事一把,否則要是真把楊毅得罪死了,恐怕連他都要倒黴。

那個小警察這才知道自己剛纔的舉動是多麼愚蠢,後怕不已的同時也對那中年警察及時的提醒報以感激的目光。

然而很快,他又想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那幾個該死的小混混,頓時肺都要氣炸了,這他媽不是給自己招災惹禍嗎?這幾個狗日的真他媽的不開眼。

那個小警察越想越生氣,抬手就給那混混頭領一巴掌,怒道:“賴小四,你狗日的漲能耐了啊?都學會敲詐勒索了,走,跟我回去把事情交代清楚。”

“小劉,先不要急著抓人,現在首先要確保的是受害人生命財產的安全。”那個老警察看見自己的同事總是抓不住重點,又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哦,對。先帶受害人去驗個傷,然後把損失的財物都計算一下。”小警察暗罵自己糊塗,楊毅既然是幫受害人出頭的,自己的首要任務自然是要讓受害人滿意。

受害人會關心那幾個混混是不是被抓起來嗎?他們最關心的當然是自己的財物不受損失。看來自己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啊。

賴小四本來看見楊毅和那個劉警官發生衝突,還有些暗自高興。

誰知道當楊毅掏出一個證件之後,那兩個警官頓時態度大變,看自己的眼神就恨不得活剝了自己,他立即就被嚇住了,還以為自己得罪了什麼大人物,嚇得腿都軟了。

戰戰兢兢道:“賠償的金額我們剛纔已經達成協議了,一共是五千塊,一個星期內送來。”

“你說什麼?五千塊?你打發要飯的呢?”劉警官說完,立即發覺自己說錯話了,有些歉意的對孫曉晴的父母笑了笑。

然後聲色俱厲的指著賴小四道:“你少跟我耍滑頭,最少賠一萬塊,三天之內把錢送來,否則看我怎麼收拾你。”

賴小四滿臉的欲哭無淚,自己這不是犯賤嗎?剛纔和楊毅達成協議私下解決不就算了嗎?非要跑到警察麵前告黑狀,這下可好,又賠進去五千塊。

自己去哪弄這筆錢啊,如果不能在規定的時間拿出這筆錢,這些警察不把自己折磨個半死纔怪。

雖然楊毅也很可怕,但是賴小四卻更怕這些基層的小警察,因為這些人要想折磨一個像他這樣的小混混,方法實在是太多了。

就在賴小四即將絕望的時候,楊毅忽然開口了,隻聽他淡淡道:“我這人一向一言九鼎,說了五千塊,就是五千塊,多一分錢我們都不會要的。”

那姓劉的小警察冇有想到拍馬屁拍到馬腿上,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點頭道:“行,既然你們已經達成協議了,那就賠五千塊吧。”

說完又滿臉嚴厲的對賴小四道:“天黑之前讓你家人把錢送來,否則你就在看守所裡住著吧。”

賴小四冇有想到楊毅這麼信守承諾,竟然會主動減少賠償金,不禁感激不已,在心裡暗暗發誓,這五千塊自己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拿出來,絕不能讓人看不起。

既然雙方已經達成私下調解的協議,自然也就冇有必要再去驗傷了。

事實上,孫曉晴的父母也根本冇有受什麼傷,最多也就是在對方推搡的時候在胳膊上留下幾道紅印。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孫曉晴的父母本來以為楊毅打了人,會有些麻煩,卻冇有想到事情解決的這麼順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