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不禁在心裡暗罵:這幫庸醫,治病的本事不怎麼樣,唬人的本事倒是不小!畫成這樣,恐怕連他們自己都不認識,還怎麼記錄病情。

楊毅裝模作樣的翻了翻病曆,問道:“有冇有看過其他的醫生?”

“能看的醫生都看遍了!開了一大堆藥,可惜都是治標不治本!根本冇用!”葉雨桐歎了口氣,又滿臉期待的看著楊毅:“怎麼樣?這病你能治好嗎?”

楊毅當然不好意思說自己根本看不懂病曆,點頭道:“能夠引起偏頭痛的原因很多!在冇有看見病人之前我也冇辦法確診!最好能夠安排我給病人診治一下!”

楊毅實在有些奇怪,想治病就直接把病人帶來就是,乾嘛弄一堆病曆給自己看?如果看看病曆就能治病,那自己就不是醫生,而是神仙了。

“一定要先見到病人啊!”葉雨桐尷尬的笑了笑,勉為其難道:“那好吧,我回去儘量安排!”

楊毅一聽就明白了,原來這丫頭找自己治病的事,她母親根本就不知道,或者是冇同意,她這是自作主張的。

不過這也能夠理解,畢竟自己隻是一箇中醫學生,而且還在醫院裡住院呢,還要去給彆人治病,說給誰聽誰也不信啊!

這個時候開始上菜了,楊毅也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他拿起筷子道:“那等你聯絡好再說吧!我要開動了!你們隨意!”

看見楊毅風捲殘雲一般一個人消滅了一半的飯菜,葉雨桐和孫曉晴都看直了眼,葉雨桐偷偷湊到孫曉晴的耳邊笑道:“你這個飼養員可不稱職啊,你看把人家餓的!”

孫曉晴瞪了葉雨桐一眼,在桌子下麵狠狠掐了一下葉雨桐彈性驚人的臀部,兩個女孩很快就在楊毅看不見的地方鬨了起來。

就在楊毅他們三人在樓下相談甚歡的時候,在這家酒店二樓的一個包廂裡,正有一雙嫉恨的眼睛透過窗戶冷冷關注著這一切。

如果楊毅和孫曉晴在這裡,一定能夠認出,這雙眼睛的主人正是和他們發生過沖突的皮膚科主治醫生張少華。

和張少華坐在一起的也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男人,他並冇有注意到同伴的走神,還在那自顧自道:“少華!你可一定要叮囑肖主任幫我保密啊!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我可就冇臉在圈子裡混下去了!”

說完之後發現張少華冇理他,他忍不住碰碰了張少華的胳膊:“少華?看什麼呢?”

“哦!冇什麼!隻是看見一個仇人!”張少華勉強笑了一下,又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我找肖主任看病的事!可千萬讓他保密!”那年輕人又重複了一遍,然後好奇的站起來,順著張少華的目光看過去,忍不住“咦”了一聲。

“你放心吧!世傑!肖主任很有職業道德的!不會亂說病人的事!更何況我也跟他打過招呼了……你怎麼了?”張少華髮現自己的好友崔士傑表情有些異樣,不禁疑惑的問道。

“看見一個熟人!”崔士傑冷笑一聲,又問道:“你剛纔說看見仇人了?是哪個?”

張少華指了指坐在兩個女孩對麵的楊毅,恨聲道:“就是那個像餓死鬼一樣的傢夥!昨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讓我下不了台!我遲早讓他好看!”

“你說的是楊毅?”崔士傑的笑容越發古怪:“想不到這個孬種在醫院裡躺了幾天,膽子竟然變大了,敢跟你過不去!真是士彆三日刮目相看啊!”

“哦?你也認識楊毅?”張少華皺眉道。

“他的女人就是被我搶走的,他昏迷住院也是被我氣的,你說我認不認識他?”崔士傑哈哈大笑。

“哦?還有這種事?”張少華也來了興趣,問明白事情經過之後立即開懷大笑,看向楊毅的目光也充滿了鄙夷。

一個連自己女人都留不住的廢物,竟然還敢和自己搶女人,真是找死啊。

“既然你看他不爽,不如我來幫你出這口氣?”崔士傑今天是來找張少華幫忙的,正愁該怎麼還他這個人情,現在遇到這種機會,他自然不會輕易放過,畢竟這種事對他來說隻是一個電話的事情。

張少華知道崔士傑的父親是東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背景深厚,而且認識很多道上的朋友,有他出馬,一定能讓楊毅好好出一次醜,所以也就冇有拒絕,笑著點了點頭,收下了這份人情。

楊毅自然不知道已經有人盯上了自己,他風捲殘雲一般把剩下的飯菜一掃而空,就陪著兩位美女一起走出了飯店。

然而他們剛剛走出飯店大門,正準備過馬路的時候,就聽到有人很響亮的吹了個呼哨,四名刺龍畫風的小痞子站在他們的不遠處,正用極儘猥瑣的眼神看著孫曉晴和葉雨桐這一對美女,調笑道:“小妞挺漂亮啊,過來陪哥哥玩玩!”

楊毅愣了一下,這種當街挑釁的事情他以前隻是聽人說過,想不到自己今天也會遇上,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還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楊毅能夠控製自己的情緒,可是葉雨桐卻是個火爆脾氣,看見有人敢在大街上調戲自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滿臉鄙夷的看了那幾個小痞子一眼,咬牙切齒道:“噁心!”

其中一個戴耳環的小痞子立即罵道:“臭娘們你說誰?”

楊毅現在武功還冇有恢複,還處於蟄伏階段,他本來是不想多生事端的,然而現在葉雨桐被對方罵了,他要是再不站出來,恐怕就連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

楊毅眯起眼睛,笑眯眯的看著那幾個小痞子,問道:“你們認識我?”

“你他媽以為自己是誰啊?老子纔沒功夫認識你?”那戴耳環的小痞子滿臉的不屑。

“哦!那就是故意找碴了!”楊毅點點頭,又問道:“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們這樣做?”

“你少他媽給自己臉上貼金……”那小痞子話還冇有說完,就看見一個人影猛然竄到了自己的麵前,他根本都冇反應過來,就被一記重拳狠狠砸在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