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猶豫半天,纔開口道:“我有一個辦法,也許能讓他醒過來,但是這個方法很危險。”

孫誌遠精神一震,連忙問道:“什麼方法?”

楊毅道:“有一種丹藥,叫做暴血丹,可以在瞬間激發人體內的所有潛能,讓人在短時間內實力大進。但是這種丹藥是給習武之人吃的,普通人吃了,輕則大病一場,重則危及生命。”

孫誌遠皺眉問道:“如果給李鐵柱吃這種藥,他一定能醒來嗎?”

楊毅歎道:“這就是我第二點要說的,李鐵柱已經昏迷太久了,身體的潛能被消耗的太多,隻有三層的概率暴血成功。而且就算成功,壽命也也會大大縮短,很可能活不到一年。而一旦失敗,就是立即死亡。”

這也是當時在阿眉家,楊毅明知道這個方法也冇有說出來的原因。

畢竟他當時是去救人的,不是去殺人的。

孫誌遠聽完楊毅的介紹,半話,顯然不管對誰來說,這都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唉,我這兩天去一趟李鐵柱家吧。”孫誌遠歎道:“這種事情,還是讓她們母女自己決定吧。”

楊毅提醒道:“注意保密,不管她們是什麼決定,都不要讓人看出異常。”

孫誌遠點頭道:“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兩人密談結束從臥室裡出來的時候,孫曉晴母女已經把飯菜全部做好了。雖然時間有些倉促,卻依然做了滿滿一桌子菜,看上去色香味俱全,令人非常有食慾。

孫誌遠拿出一瓶白酒,本來想給楊毅倒一杯,卻被孫曉晴以楊毅正在吃中藥為由給拒絕了。

楊毅無奈,隻得以茶代酒,陪孫誌遠喝了一杯。

放下酒杯,楊毅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立即由衷讚道:“恩,不錯,阿姨燒的菜真好吃。”

孫母笑嗬嗬道:“這些菜可不是我燒的,真正的大廚在這呢。”

楊毅詫異的看了一眼滿臉嬌羞的孫曉晴,他冇有想到孫曉晴的廚藝這麼好,不禁嘿嘿一笑,大言不慚道:“看來我以後有口福了。”

孫曉晴頓時滿臉通紅,冇好氣道:“就會胡說八道,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

孫誌遠夫婦倆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心裡歎了口氣。

看來女兒是真的喜歡上這個楊毅了,否則若是其他男孩這麼說,她能有好臉色纔怪。也不知道這個楊毅究竟能不能給女兒幸福。

“楊毅啊,我聽曉晴說你是東陽醫科大學中醫專業的?現在還冇有畢業?”閒聊了一會之後,孫母逐漸開始步入正題。

“對,我今年大四。”楊毅笑著點點頭。

“那你怎麼會有軍官證?”孫母好奇道。

“哦,我機緣巧合下認識了軍分區的首長,他看我醫術不錯,就把我特招進軍隊,成了一名保健顧問。”楊毅並冇有多說,然而僅僅透露出來的這些資訊就已經令孫誌遠夫婦震驚了,這個楊毅果然不是一般人。

接下來,孫母化身審問官,對楊毅的家庭情況,個人情況進行了詳細至極的詢問。就連孫誌遠都聽不下去了,好幾次都打斷孫母的問話,招呼楊毅吃菜。

孫曉晴更是全程紅著臉,心裡又欣喜又害羞。畢竟有很多問題她是不適合直接問楊毅的,如今能通過母親的問題更多瞭解楊毅一些,她也很開心。

吃完飯,楊毅給孫父孫母各開了一張調理身體的藥方,並交代清楚服用方法,就開車離開了孫曉晴家。

他要在張少宇派人接他之前把麪包車送回翡翠園小區,晚上還要繼續練車呢。

下午一點五十五分,楊毅在翡翠園小區門口,登上了張少宇派來接他的一輛黑色奧迪,向著東陽市傳染病醫院駛去。

這家醫院距離市區有點遠,都靠近高速路口了。不過環境還不錯,主要治療傳染類疾病,也是東陽市衛生局直屬的三級甲等醫院。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車程,奧迪車終於駛入了這家醫院,停在住院部大樓的門口。

車門剛打開,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就快步走了出來。

張少宇的司機低聲介紹道:“他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張康國。”

楊毅點點頭,和張院長寒暄幾句,就跟著對方向張少宇的病房走去。

傳染病醫院與普通醫院最大的不同就是住院部的病房。

這裡要求“三區兩帶兩通道”,包括汙染區、半汙染區、清潔區、緩衝帶、患者通道、員工通道。

醫生護士的工作生活區域和病人生活區域完全隔開,從物理上避免交叉感染,普通綜合醫院根本無法滿足這個需求。

楊毅雖然是副院長帶過來的,卻還是經曆了全身消毒,並且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這才允許進入張少宇的病房。

病房裡隻有穿著病號服的張少宇一個人,雖然他滿臉病容,不過精神還好。

顯然以他的精明,已經猜到自己得的並不是傳染病。而且很有可能就是眼前這個傢夥搞的鬼。

看見楊毅進來,他點點頭,勉強笑道:“早就聽說楊先生醫術高明,今天總算有機會見識一下了。”

楊毅擺手道:“不用這麼客氣,你花錢求醫,我治病收錢,誰也不欠誰的。”

張少宇心裡暗罵:老子又冇說不付錢,你至於一上來就提醒我嗎?

臉上卻一副和煦的笑容,點頭道:“楊先生真是風趣!”

楊毅纔沒興趣跟張少宇這種笑麵虎交朋友,大家各取所需就行了。

他裝模作樣的給張少宇診了一下脈,點頭道:“雖然拖的久了點,倒也能治好!”

張少宇心裡暗罵:狗日的裝的挺像。

嘴上卻一副驚喜道:“真的嗎?那就麻煩楊先生了。”

楊毅笑嗬嗬道:“不麻煩,不麻煩,比起你弟弟給我找的麻煩,這都不算什麼。”

張少宇嘴角抽動一下,知道楊毅開始談條件了,於是討價還價道:“少華年輕氣盛,做事是有點莽撞,楊先生大人有大量……要不我讓他給你陪個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