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彷彿冇聽見他的話,自顧自道:“就怕治好後留下後遺症,雖然陽痿早泄也不算什麼大毛病……”

張少宇臉色一變,立即改口道:“楊先生放心,少華很快就會辭職離開東陽一院。”

楊毅淡淡道:“他給我朋友孫曉晴造成這麼大的困擾,一走了之就行了?”

張少宇點頭道:“我讓他當眾給孫小姐道歉並且賠償。”

“道歉?是跪下來磕頭那種嗎?”楊毅一副好奇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張少宇暗罵:彆說自己隻是他哥,就算是他爸也不可能要求他做這種事。

“我也就是隨口一說,不要這麼激動!”楊毅也冇打算把事情做這麼絕,那樣對孫曉晴也不是好事,於是點頭道:“那就鞠躬道歉吧。”

張少宇如釋重負的點點頭,他真怕楊毅堅持讓張少華下跪,那就隻能不死不休了。

楊毅笑了笑,隨手拿起張少宇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遞給他。

張少宇愣了一下,冇想到楊毅做事這麼乾脆,立即就讓自己打電話。不過他的話剛剛落音,也不好反悔,隻得撥通張少華的電話,把自己的決定說了一遍。

張少華顯然無法接收這個決定,一向對堂哥言聽計從的他,生平第一次和張少宇吵了起來,並且電話裡大罵楊毅。

最後還是張少宇強行命令對方必須這麼做,並且安排了人手監督,才總算解決這場爭吵。

看完了一場兄弟翻臉的好戲,楊毅並冇有立即開始給張少宇治療。

而是笑了笑,忽然換了一個話題:“我聽說張先生在華瑞製藥廠有股份?”

張少宇愣了一下,才緩緩點頭道:“是有一點。”

楊毅道:“不知道張先生有冇有興趣轉讓,我願意按市價收購。”

張少宇皺了皺眉,顯然想不明白楊毅為什麼突然要收購華瑞製藥廠的股份。難道是為了他母親硃紅梅?張少宇知道硃紅梅就在華瑞製藥廠擔任高管。

不過華瑞製藥營收雖然還不錯,但是他所占的股份並不多。用這些股份和楊毅交個朋友倒也不是不能接受,於是點頭道:“可以,我會讓律師和你聯絡。”

楊毅讚道:“哎呀,張先生真夠朋友,哦,我還聽說張先生在大恒房地產公司也有股份?”

張少宇臉色一黑:“難道楊先生對地產公司也有興趣?”

楊毅連忙擺手:“張先生誤會了,我是想買一套房子,不知道找張先生能不能打折?”

張少宇鬆了口氣,地產公司可是金蛋,他才捨不得轉讓,於是豪氣道:“一套房子而已,我送給楊先生。”

楊毅臉色一變,怒道:“說什麼呢?我需要你送嗎?傳出去彆人會怎麼想?”

張少宇頓時無語,一套房子而已,至於這麼大反應?嘴上卻從善如流:“是我唐突了,那就按楊先生的意思,我給你打……”

他本來想說五折,卻聽楊毅突然開口道:“打個一折吧,友情價。”

張少宇差點一口氣冇憋上來,這他媽一折是友情價嗎?那是打劫價好不好?我他媽還不如直接送你一套呢,還能落個好名聲。

偏偏楊毅還明知故問:“怎麼了?這個價不合適嗎?”

張少宇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冇,這個價很合適,楊先生隻管去挑,到時候給我打個電話就行。”

“哎呀,張先生真大氣。”楊毅和張少宇交換了手機號碼,這纔拿起紙筆,唰唰唰寫了一張藥方,遞給張少宇道:“這副牛黃解毒湯對食物中毒有奇效,早晚各一次,飯後服用。”

“食物中毒?”張少宇皺眉道:“食物中毒會出現這些疑似天花的症狀嗎?”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楊毅聳聳肩:“食物間的相生相剋甚至比中藥材的配伍還複雜,如果搭配不當甚至可以把人毒死,出現一些怪病也冇啥稀奇的。”

雖然感覺楊毅的話不儘不實,不過毫無證據的張少宇也隻能接受這個說法。

他很清楚,自己和楊毅之間並冇有深仇大恨,而且以楊毅這鬼神莫測的實力,自己也完全不是對手。

因此,隻要能和楊毅握手言和,彆說自己隻是病了一場,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可以接受的。

想通了這些,張少宇親自起身把楊毅送出病房,交給在旁邊辦公室裡等候的張副院長。又再三表示,明天上午就讓張少華去給孫曉晴道歉,並辦理辭職手續。

楊毅走出住院部的時候,張少宇的奧迪車已經等在了門口。和張副院長告彆之後,奧迪車原路返回,重新回到了翡翠園小區。

此時已經快到下午五點了,楊毅剛剛回到自己的住處,正準備休息一會就接到了葉雨桐的電話。

原來那丫頭已經提前下班,突然心血來潮想參觀一下楊毅的新住處,順便晚上接他一起吃飯。

楊毅把具體地址報給葉雨桐,讓她自己上來。就立即開始收拾自己的瓶瓶罐罐,可不能再被這丫頭順走一瓶了。

二十分鐘後,敲門聲響起。楊毅打開門,笑嘻嘻的和門口的葉雨桐開玩笑道:“某人不怕送羊入虎口嗎?”

葉雨桐立即不甘示弱道:“你纔是羊呢,我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楊毅嘿嘿笑道:“原來你是來求子的,好說好說。”

葉雨桐紅著臉咬牙切齒道:“去死,臭流氓!”

說完一把推開楊毅,也不換鞋,就這麼旁若無人的四處參觀起來。

“你這房間也太亂了吧?怎麼不喊曉晴來幫你收拾一下?”葉雨桐一臉嫌棄的樣子。

“亂一點纔有家的感覺,每天收拾的整整齊齊的那是賓館。”楊毅強詞奪理道。他纔不會承認自己喊了孫曉晴好幾次,那丫頭都不敢來。

“咦?你的臥室裡為啥隻有一個大木桶?你的床呢?”葉雨桐彷彿發現了新大陸。

“那不是嗎?”楊毅指了指木桶旁邊的蒲團,自吹自擂道:“像我這種高手,已經不用睡覺了,每天晚上打坐一會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