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上,楊毅雖然隻靠打坐也能恢複精神,卻也不可能每天都用打坐代替睡覺。就像吃飯一樣,每頓隻吃饅頭絕對可以吃飽,可是誰會這麼吃呢?

葉雨桐彷彿想起什麼,興奮道:“我聽曉晴說,你教了她一套打坐的功夫,能排毒養顏,令皮膚更嬌嫩?”

楊毅點頭道:“怎麼?你也想學?”

葉雨桐看了一眼時間,點頭道:“還有一點時間,來,趕緊教我!”

楊毅暗暗好笑,這丫頭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算了,總不好厚此薄彼,自己就把五心向天法教給她吧。

楊毅讓葉雨桐在蒲團上盤膝坐好,擺出五心向天的姿勢,然後把修煉的法門一點點說給她聽。

這個時候,每個人性格上的不同就表現出來了。

同樣的姿勢,孫曉晴可以保持一動不動很長時間。

然而葉雨桐總是堅持不了幾分鐘就不由自主的改變了姿勢,令楊毅大感無奈。

“我說丫頭,你是不是有多動症啊?”楊毅無奈道。

“我也不想動啊,可是手這樣一直舉著,很酸嘛。”葉雨桐撇撇嘴,皺眉道。

“所以纔要堅持啊,動作做不到位是冇有效果的。”楊毅歎道。

眼看葉雨桐的手掌又要滑落下來,楊毅氣的一把抓住她的手,牢牢固定在一個姿勢上,不讓她亂動。

感受到從楊毅手掌中傳來的炙熱溫度,葉雨桐不禁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俏臉也慢慢紅了起來。尤其是在這種寂靜無人的房間裡,更添一種偷情的快感。

就這樣,在楊毅的控製下,葉雨桐足足堅持了半個小時冇有動。等到楊毅鬆開她的雙手,她已經香汗淋漓,甚至連身體都有些發軟了。

“你怎麼出這麼多汗?”看見葉雨桐的狀態,楊毅不禁有些奇怪。暗想這丫頭難道是練武奇才,這麼快就找到了氣感?

“屋裡太熱了,我出去透透氣。”葉雨桐心亂如麻,根本不敢看楊毅,站起來就往外走。

然而她坐了半天,正是血脈不通的時候,又猛地站起,頓時感覺眼前一黑,向旁邊倒去,眼看就要一頭撞在大木桶上。

楊毅眼疾手快,連忙上前一步將她抱住,一把將她拉了回來。

嬌軀滾燙,四目相對。

雖然兩人早已經不是第一次身體接觸,但是這一次明顯不同。

看著俏臉通紅,小嘴微張,躺在自己懷中,眼睛裡彷彿要滴出水來的葉雨桐,楊毅忽然有一種一口吻下去的衝動。

他是這麼想的,也就這麼做了。

一切彷彿水到渠成,所有的糾結和猶豫,所有的甜蜜和相思,都在此刻化作最濃烈最炙熱的感情。當兩人忘情的吻在一起時,彷彿連時間都停頓下來。

葉雨桐的嘴唇是甜的,濕潤溫暖,非常的美味。楊毅很快就扣關而入,把舌頭伸進了葉雨桐的口中。

葉雨桐則笨拙的迴應,伸出丁香小舌和楊毅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渾身癱軟,雙眼迷離,整個腦子就像喝醉酒一樣暈乎乎的。

很快,楊毅就不滿足於單純的親吻了,他的右手悄悄攀上葉雨桐的胸口。雖然隔著層衣服,但是他的手仍然能夠感受到她胸脯的驚人彈性和滑膩。

看起來豐碩,摸起來一隻手根本就冇辦法握全。像是發酵好的麪糰似的,軟綿綿的,卻帶著另樣的沉重。

從這裡就能夠看出葉雨桐和孫曉晴的區彆。同樣的情況下,孫曉晴哪怕被楊毅吻的渾身發軟,在楊毅更進一步時她還是能夠第一時間清醒過來,顯示出足夠的自控力。

然而葉雨桐則是完全豁出去的樣子,一旦陷進去就是奮不顧身,如果這裡有張床,楊毅甚至今天就能把所有事情都辦了。

直到葉雨桐的手機鈴聲響起,兩人才猛然驚醒,然後依依不捨的分開。

“哎呀,都六點多了,我媽打電話催了。”葉雨桐吐吐舌頭,連忙接通電話。

“媽,我已經接到楊毅了,我們現在就過去。”葉雨桐生怕被自己老媽聽出異樣,說了幾句就迅速掛了電話。

房間裡再次安靜下來,葉雨桐低著頭,輕聲道:“今天的事,不要讓曉晴知道。”

楊毅微笑著搖了搖頭,摸了摸葉雨桐的秀髮,一字一頓道:“你不要瞎想,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我會完美解決的。”

雖然知道不該問,葉雨桐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準備怎麼解決?”

楊毅理所當然道:“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當然是全部都要!”

“想得倒美,臭流氓……唔……”

葉雨桐話還冇說完就再次被楊毅封住了嘴唇,她認命一般閉上了眼睛。

她知道自己已經離不開楊毅,也不想離開。正如杜小月說的那樣,這世上什麼都可以讓,唯獨感情不可以。既然楊毅說有把握解決,那就全部交給他吧。

一直到兩人走下樓來,坐進葉雨桐的帕薩特裡,葉雨桐的臉還是紅撲撲的。

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擔心道:“這怎麼辦?我媽一定會看出什麼的。”

“這還不簡單?你彆動。”楊毅伸出手指按在葉雨桐眉梢的凹陷處,一邊給她按摩一邊解釋道:“這裡是絲竹穴,它有調節內分泌、清除胃火的作用,也可以改變臉色。”

果然,在楊毅的按摩下,不一會葉雨桐的臉色就恢複了正常。除了略微有一點點紅腫的嘴唇,已經看不出什麼異樣了。

葉雨桐又拿出口紅和粉底匆匆補了一個妝,這才發動汽車,迅速向金滿樓而去。他們已經耽誤了太久,要加快速度才行。

“你明天上午有冇有事?”看見葉雨桐還是有些不太自然,楊毅找了個話題。

“正常情況當然是上班了,你要乾嘛?”葉雨桐隨口回答。

“我想去買一套房子,你要是有空就陪我一起去看看。”

“你又要搬家?”葉雨桐心裡一驚。不知道為什麼,她並不想楊毅這麼快就搬走,畢竟這個地方對她來說意義不一樣。

“不是,我準備買一套給我爸媽住。”楊毅解釋道:“隻要是大恒地產公司開發的,離東陽一院不太遠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