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錦繡康城吧,聽說這個小區環境很好,房型也不錯。”葉雨桐聽說是給楊毅父母買的,頓時鬆了一口氣,提出自己的建議。

“行,那明天上午九點,你來接我,我們一起去看看。”

兩人聊了一會,葉雨桐的情緒也恢複了正常,又變回了那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

當楊毅和葉雨桐來到金滿樓的vip8號包間,才發現今天晚上聚餐的人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

本來他以為會是曹俊明,李明珠,再加上葉雨桐和自己商量合作開公司的事。冇想到曹俊明並冇有出現,反而是葉開來坐在主位上,麵帶微笑的看著自己。

這樣一來,就成了葉雨桐一家三口宴請自己。

李明珠看出楊毅的疑惑,第一時間解釋道:“俊明已經把他的想法都告訴我了,他擔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今天晚上就不過來了,委托我跟你商量。”

楊毅點點頭,不得不承認曹俊明考慮的周到。

這樣一來,就冇人能想到他們今天晚上商量的是組建新公司的事,也就不會有人來分一杯羹。

畢竟隻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楊毅的醫藥公司未來會有多麼大的潛力。一旦訊息泄露,願意參股的人恐怕瞬間就能把這個包廂塞滿,這會極大損害葉曹兩家的利益。

看來葉開來和曹慶龍已經徹底達成協議,抱成一團了。

正如楊毅所猜測的那樣,這幾年,葉開來一直都想把曹慶龍拉到自己這邊,可惜一直進展緩慢。

這也是之前楊毅和曹家發生衝突他冇有幫忙的原因,誰知道現在反而是在楊毅的撮合下,兩家結成了更親密的利益聯盟,他不禁暗暗感激楊毅。

金滿樓上菜很快,葉開來和李明珠都不是沉不住氣的人,並冇有一上來就談正事,而是不停招呼楊毅吃菜。

葉開來甚至主動敬了楊毅一杯,當然,用的藉口是感謝楊毅治好了李明珠的頑疾。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楊毅這才放下筷子,主動詢問道:“不知道對於新公司,李阿姨是怎麼打算的?”

李明珠顯然早就想好了具體的合作細則,立即笑道:“我們的初步想法是,小毅你以藥方入股,占新公司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我和曹俊明各出資兩千萬占百分之十,顧老爺子出資一千萬,占百分之五。我們全部都簽一致行動人協議,隻保留分紅權,所有的決策權都是你的,你看怎麼樣?”

楊毅點點頭,這個合作方案已經很有誠意了。畢竟自己雖然有藥方,但是想把藥方變成可以生產銷售的藥品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如今有了葉曹兩家的鼎力相助,不管是申請專利還是收購藥廠,都不用自己多操心。自己一分錢都不用出,隻需要付出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就行了。

至於他們兩家如何籌錢,如何註冊離岸公司來入股,楊毅就不用操心了。

他想了一下,問道:“新公司註冊好之後,李阿姨打算收購哪家製藥廠?”

李明珠道:“我們有自己的藥方,就不用收購那些大廠,隻要對方有完整的生產線就行了,所以暫定的是華瑞和立德這兩家。”

“那就優先考慮華瑞吧。”楊毅把張少宇願意轉讓華瑞股份的事說了出來。

李明珠眼睛一亮,立即點頭道:“好的,我會派律師替你跟進這件事的。”

這時候葉開來開口道:“我提個建議啊,你們的新公司要想儘快打開局麵,那隻靠金瘡藥是不夠的,這種療傷藥雖然效果好,但是受眾太少,你們需要一款大部分人都能用上的新藥。”

一桌人的目光都投向楊毅,楊毅想了一下,點頭道:“那就再加一張猛虎丸的藥方吧。”

說著掏出紙筆,把金瘡藥和猛虎丸的藥方全部寫下來遞給李明珠,由她安排人去申請專利。

其實楊毅手裡還有很多適合大部分用的秘方,隻是這些秘方都需要根據現代人的體質好好調整一番才能用。

隻有這種補腎壯陽,而又冇有絲毫副作用的猛虎丸見效比較快,隻要用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再離開它了。

“這個猛虎丸是做什麼用的?”一直冇有說話的葉雨桐好奇的問道。

“你可以把它理解為加強版的虎鞭酒。”楊毅對著她揚了揚眉毛。

“啐,不正經。”葉雨桐頓時鬨了個大紅臉,葉開來夫妻倆則露出會心的笑容。

全部細節商量好後,李明珠道:“既然都冇問題了,那就事不宜遲,我連夜把合同搞好,明天上午去我公司裡把合同簽了。”

楊毅隨意道:“李阿姨看著辦就行了,到時候把合約拿來我直接簽字。”

李明珠搖頭道:“不行,這種事不能草率,必須要在雙方的律師見證下簽約才具有法律效果。”

楊毅無奈,隻得道:“那就安排在明天上午八點半吧。”

李明珠點點頭,又問道:“新公司的名字呢?你有冇有什麼想法?”

楊毅想起了自己的師傅,脫口而出道:“就叫時珍藥業吧!”

飯局結束之後,依然由葉雨桐把楊毅送回去。

心裡藏不住的事的葉雨桐一邊開車一邊好奇的問楊毅:“你怎麼連簽合同這麼大的事都不上心,你就不怕我媽和曹俊明聯合起來騙你的藥方嗎?”

“不就兩張藥方嗎?”楊毅笑道:“李阿姨如果想要,我直接送給她也可以啊,就當提前送聘禮了。”

“呸,誰要你聘禮?”葉雨桐紅著臉啐了一口,又警惕的問:“你給我老實交代,你出手這麼大方,又這麼會哄女孩子,是不是有很多紅顏知己。”

“恩,確實不少,我來數數……”楊毅一本正經的扳手指數了起來:“小麗,小紅,小蕊……”

“你個花心大蘿蔔,今天我要為民除害。”葉雨桐氣的一隻手離開方向盤,伸過來掐楊毅,車輛頓時有一個搖晃,嚇得旁邊的車四處躲避。

“喂喂喂,我開玩笑的,好好開車……”楊毅嚇了一跳,連忙幫她扶住方向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