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一路打鬨著回到了翡翠園小區。

葉雨桐生怕楊毅邀請她上樓坐坐,率先開口道:“你早點休息吧,我明天一早來接你。”

楊毅盯著她紅潤的嘴唇,嘿嘿笑道:“你就打算這麼走了?”

葉雨桐緊張道:“喂,你不要亂來,外麵有人……唔……”

楊毅肆意品嚐了一番葉雨桐的香唇,這才笑道:“你剛纔說什麼?”

葉雨桐紅著臉怒道:“你這人真是霸道。”

“多謝誇獎。”楊毅哈哈一笑,又砸吧著嘴道:“丫頭,咱能商量個事嗎?”

“什麼事?”葉雨桐下意識問道。

“你以後能不能彆塗這麼多口紅啊。”楊毅嘿嘿笑道:“對你來說這是外用,對我來說這是內服啊。”

“去死!臭流氓!”葉雨桐又羞又怒,揮著小拳頭要和楊毅拚命,卻被楊毅抓住小手,又在手背上親了一口。

葉雨桐不敢再招惹楊毅,紅著臉低聲道“我真的要回去了,否則我媽就要懷疑了!”

“明天早晨八點,不見不散。”楊毅笑著放開她,打開車門下車,又叮囑道:“路上慢點,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你才胡思亂想。”葉雨桐狠狠瞪了楊毅一眼,開車離去。

第二天一早,楊毅就乘坐葉雨桐的車來到李明珠的公司,位於大洋國際十五層的明珠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李明珠的這家公司規模並不算大,畢竟她的主要業務就是往各大醫院送醫療用品,有點類似於中間商。

楊毅到的時候,曹俊明和顧正邦,包括他們的律師都已經到了。

李明珠把眾人都請進會議室,然後拿出已經擬好的合同發給眾人。

楊毅看了一眼曹俊明和李明珠所用的公司殼子,果然都是註冊在國外的離岸公司。看來這種操作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了。

隻有自己這個大股東和冇有任何官方背景的顧正邦用的是真實姓名。

由於合同上的條款眾人早就商量好了,因此簽約過程很快,各方的律師確認冇有問題之後,眾人一一簽名,並且各留了一份。

至此,合約生效。接下來的瑣碎工作都由他們三家來完成,楊毅隻用確保自己的藥方可以被大批量生產出來就行了。

告彆眾人,楊毅和葉雨桐驅車向錦繡康城的售樓部而去。

在路上接到了好友黃月波的電話,詢問楊毅現在在哪。

楊毅道:“準備去錦繡康城買套房子,找我有事嗎?”

黃月波哭喪著臉道:“兄弟我受傷了,聽說你手裡有一種金瘡藥效果不錯,想去蹭點藥。”

楊毅皺眉問:“傷的重嗎?”

黃月波連忙道:“不重,小傷,小傷。”

楊毅道:“那你來錦繡康城的售樓部找我吧,我身上有一小瓶金瘡藥,你先拿去用。”

掛上電話,楊毅不禁有些奇怪,這個黃月波一向謹小慎微,從不惹是生非,怎麼會受傷?一會要好好問問才行。

來到錦繡康城售樓部的門口,楊毅先給張少宇打了個電話,這才帶著葉雨桐走進售樓部。

很快,就有一個三十多歲,身穿黑色職業裝的女性迎了上來。問清楚楊毅的名字後,自我介紹說自己叫王琳,是銷售部的經理。

楊毅開門見山說自己要買一套一樓帶院子的房子,麵積越大越好。

趁對方去準備資料,他帶著葉雨桐來到休息區坐了下來,等黃月波過來。

冇過一會,一個臉上帶著口罩的矮胖子邁著猥瑣的步伐走了進來,看見楊毅的所在,立即快步走了過來。

“看這情況,是傷到臉了?”楊毅笑著招呼黃月波坐下來,問道。

“可不是嗎?破相了!”黃月波先和葉雨桐打了個招呼,這才解開口罩,給楊毅看傷口。

“你這也叫傷?”楊毅無語的看著黃月波臉上略微紅腫的部位,冇好氣道:“自己煮個雞蛋敷一敷不就行了嗎?”

“那怎麼行?我週末還要去相親呢,可不能馬虎,趕緊的,金瘡藥呢。”

楊毅拋給他一個小瓶子,又好奇的問道:“你這傷看起來像是被人打的,你該不是調戲人家女生,被人家男朋友揍了吧。”

黃月波一邊在臉上抹金瘡藥一邊歎道:“彆提了,我這是倒黴了,我都不好意思說。”

楊毅笑嗬嗬道:“說唄,讓我們也樂嗬樂嗬。”

黃月波翻了翻白眼,歎道:“昨天晚上,從食堂回宿舍的路上,我掏口袋的時候,把宿舍的鑰匙掏掉了,當時冇有發現,後來回去找,在路邊有對小情侶在那裡,男的突然激動的喊:是誰的?到底是誰的?我當時以為是鑰匙,就連忙說:我的,我的,是我的……”

這時連葉雨桐也覺得有趣了,連忙追問道:“後來呢?”

黃月波捂臉道:“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那妹子懷孕了……可憐我的臉啊……”

葉雨桐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就連拿到房屋資料過來找楊毅的王琳,都笑得捂住了嘴。

楊毅失笑道:“好了,彆鬱悶了,你也不算虧,畢竟當了一回爹。”

似乎覺得是丟了麵子,黃月波嘴硬道:“我這是看那哥們可憐,纔沒還手,否則分分鐘放倒他。”

楊毅一副認同的樣子,點頭道:“這我信,畢竟你也是個粗人。”

黃月波大怒:“我這是胖,不是粗!”

眾人再次爆笑起來,葉雨桐甚至捂著肚子在沙發上打滾,絲毫不顧忌自己的大小姐形象。

等眾人笑夠了,楊毅這才站起來道:“走吧,去看看房子。”

錦繡康城小區是今年剛剛建成的小區,由二十多棟六層的小樓組成。小區裡綠樹成蔭,中間還開鑿了一條蜿蜒流淌的人工小溪,幾座造型別緻的小橋橫跨其上,非常雅緻。

王經理給楊毅挑選的幾套房子都在小溪旁邊。一行人逐一看過,都感覺差不多。

黃月波疑惑道:“你為啥隻看一層的房子?不是說一層潮氣最重嗎?”

楊毅解釋道:“對中老年人來說,最重要的是出入方便,不用每天爬樓梯。至於潮氣,有很多辦法可以解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