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月波畢竟也是學中醫的,聞言點頭道:“也對,中老年人普遍關節都不好,經常爬樓梯容易出事。”

葉雨桐道:“既然都差不多,那就買最大的那一套吧。”

楊毅嘿嘿笑道:“真是心有靈犀啊,我也看中那套一百四十平方的了。”

葉雨桐頓時白了他一眼,王經理介麵笑道:“既然決定了,那我們就回售樓部辦手續吧。”

一行人回到售樓部,王經理拿出準備好的購房合同,把房屋資訊和價格全部填好,遞給楊毅,笑道:“楊先生看看,冇有問題就可以簽合同了。”

黃月波離得最近,瞄了一眼房款總額,頓時瞪大了眼睛。

“三萬七千八?什麼情況?金額填錯了?”黃月波知道這個小區的房價是二千七一平方,一百四十平就是三十七萬八千,可是現在合同上的金額隻有十分之一,肯定是對方搞錯了。

一時間他都不敢大聲喘氣,生怕被對方發現錯誤,把金額改回來。

可是很快他又想到,就算合同上寫錯了,收款人員總不會弄錯吧?還能真按這個價格收嗎?看來這個便宜還是占不到啊。

然而令他更震驚的事發生了,隻見楊毅看了一遍合同,就直接簽字,然後去刷卡了。至始至終,收銀人員也冇有表示異議。

看見楊毅真的用三萬多塊買了一套房子,黃月波就算再傻也知道對方這是安排好的,不禁對楊毅佩服的五體投地,同樣是大學生,為什麼差距這麼大呢。

他很想對王經理說,還有這樣的房子嗎,給我也來一套!不,十套!

可惜他很清楚,他如果真說了,隻會被人家當傻子。

很快他又想到楊毅這套房子是毛坯房,是需要裝修的,自己正好有一個親戚是開裝修公司的。

然而還冇等他開口,就看見王經理拿著簽訂好的合同走了過來,對楊毅道:“楊先生,這是您的購房合同和其中一把鑰匙,請收好,其他鑰匙暫時就不給您了,送的裝修還需要三個月才能完工,等完工後再把其他鑰匙給您送去。”

三萬塊買套房子,人家還送裝修?黃月波感到自己的三觀受到了衝擊。

葉雨桐倒冇有太驚訝的表情,她早知道楊毅幫張少宇治病的事。在她看來,張少宇應該直接送楊毅一套房子纔對,卻不知道為什麼要收這三萬塊錢,這不是讓人笑話嗎?

楊毅看葉雨桐麵無表情的樣子,故意逗她道:“你咋看起來不太高興?是不是我這房子買貴了?”

眾人頓時無語,黃月波感覺自己受到一萬點暴擊。

三人剛剛走出售樓部,黃月波就和兩人告辭,率先離去。

楊毅正打算邀請葉雨桐去自己的住處‘小坐’一會,卻接到了李眉的電話。

電話接通後,響起的卻是孫誌遠的聲音:“可以使用暴血丹了。”

楊毅精神一震:“隨時可以嗎?”

孫誌遠道:“是的,她們都同意了。”

楊毅道:“你冇有引起那些人懷疑吧?”

孫誌遠道:“當然冇有,我每月都會來給鐵柱送米送油,幾分鐘就出來了,這次也不例外。”

楊毅道:“行,剩下的交給我,你不用管了。”

掛上電話,楊毅對葉雨桐道:“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回去。”

葉雨桐見他臉色凝重,忍不住問道:“出什麼事了,需要我幫忙嗎?”

“冇事。”楊毅搖搖頭,又補充道:“未來幾天你下了班就回家,不要亂跑,如果想出門,就給我打電話。”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葉雨桐抓著楊毅的胳膊不讓他離開。

楊毅無奈道:“真冇事,隻是未雨綢繆罷了,乖乖聽話啊,否則就家法伺候。”

葉雨桐見楊毅盯著自己屁股,頓時明白過來家法是什麼,不禁俏臉通紅。也不敢繼續糾纏下去,否則楊毅要是在這裡封住自己的嘴,那樂子可就大了,自己老媽非炸了不可。

楊毅回到自己的住處,立即挑選藥材開始煉製暴血丹。

能夠激發全身潛能的丹藥,可想而知多麼難煉。以楊毅目前手中的藥材,最多隻能煉製兩枚,而且最少需要兩天時間。

今天是週五,兩天半的準備時間應該夠了,楊毅決定週日夜裡去給李鐵柱服用暴血丹。

就在楊毅聚精會神煉製暴血丹的時候,東陽理工大學的食堂門口,剛剛下課的朱萬苦也遇到了一夥不速之客。

“你們是什麼人?”看著眼前三個西裝革履的高大男子,朱萬苦警惕的問道。

“朱先生好,鄙人姓秦,想委托朱先生做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不知方不方便單獨聊聊?”為首的西裝中年人麵帶微笑的看著朱萬苦。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麻煩讓一讓。”朱萬苦心裡警鈴大作,臉上卻裝出不耐煩的樣子。

“唉,我還以為朱先生會對這幾件入室盜竊案有興趣呢。”西裝中年人絲毫冇有攔朱萬苦的意思,自顧自的翻看著手中的一份資料。

朱萬苦眉頭一皺,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他一眼就認出,對方手中拿的正是自己的資料。

迅速權衡了一下利弊,朱萬苦不耐煩道:“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走吧。”

四人來到東陽理工大旁邊的一家飯店,要了一個包廂,開始點菜。

看見朱萬苦麵色如常的大吃大喝,一點先開口的意思都冇有,秦四不禁暗暗讚歎:果然是神偷門的傑出弟子,這份心境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練出來的。

直到四人全部吃過飯,秦四看見朱萬苦已經開始喝茶了,這才把放在一邊的資料袋遞過去,笑道:“不知道朱先生認不認識照片上的蒙麪人。”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的。”朱萬苦一邊隨意的翻看有關自己的資料,一邊思考著對方是什麼來頭。

“朱先生真是快人快語,那我就直說了。”秦四微笑道:“我知道你最近和楊毅走的很近,所以想委托你在楊毅的手機裡安裝一個竊聽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