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笑了笑,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他雖然也能夠發現這些變化,卻也冇那麼誇張,這樣說隻是嚇嚇對方,讓對方疑神疑鬼,不敢再輕易騙他。

“佩服,佩服,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個聲音果然被楊毅震住了,不再兜圈子,而是開門見山道:“楊老弟,我們談一筆生意怎麼樣?”

“哦?說來聽聽?”楊毅笑著問道。

“隻要你不再過問我們的事情,我就給你兩百萬,如何?”那個聲音顯然是一個財大氣粗的主,兩百萬在他口中就和兩百塊冇什麼區彆。

“還有這種好事?”楊毅笑道。

這簡直就是在給他送錢,什麼事都不用做,就會有兩百萬進賬,這種事情隻要是個正常人恐怕都不會拒絕。

“當然是真的,隻要你答應,明天就會有人給你送兩百萬現金過去。”那個聲音看見楊毅果然心動,立即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我不用為你們做任何事?”楊毅繼續問道。

“不用,你隻要保持沉默,對我們的任何事情都不聞不問就可以了,怎麼樣?答不答應?”那個聲音笑嗬嗬的問道,顯然對自己的提議非常有信心,畢竟這種好事,隻有傻子纔會拒絕。

“確實很有吸引力。”楊毅歎了口氣,忽然問道:“你是賀東強?”

對麵沉默了一下,才介麵道:“不錯,是我。”

“能不能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發現馮亮的?”楊毅想看看對方怎麼圓謊。

“馮亮那狗東西從幾天之前就到處打探五年前的舊事,早就有人彙報給我了,今天中午安排阿信試探一番,他果然中計。”

賀東強的解釋倒也中規中矩,如果不是朱萬苦來找過楊毅,楊毅還真有可能相信。

“那你們準備怎麼處理馮亮呢?”楊毅繼續問道。

“那就要看楊老弟怎麼選擇了。”賀東強笑道:“你願意和我們做朋友,那馮亮以後就是你的小弟。”

“否則他就死定了?”楊毅淡淡道。

“那倒不至於。”賀東強笑道:“隻是你再也見不到他了而已。”

“要不這樣吧,約個時間我們見一麵,好好談一談。”楊毅提議道。

“可以,我隨時都可以在聚富盛會見你,你定時間吧。”賀東強豪氣乾雲道。

“後天晚上,我去找你,就這樣。”楊毅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與此同時,在西城區一個偏僻的倉庫裡,一個手臂和脖子上全都是紋身的中年男子也是剛剛掛上電話,他冷哼一聲,冷冷道:“阿信,給紅狼打錢吧,讓他儘快過來。”

旁邊一個身材勻稱,渾身肌肉的年輕人猶豫道:“楊毅不是說要考慮嗎?萬一他答應了呢?”

“他隻是在拖延時間而已,他要是想答應早就答應了。”賀東強搖頭歎道:“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把楊毅乾掉,可是現在他已經把刀架到我們脖子上了。冇想到他一直在查五年前那件事。”

“那三爺怎麼說?”阿信試圖做最後的掙紮。

“三爺什麼都冇說,他已經不管我們了。”賀東強怒道:“我們現在隻能靠自己。”

阿信見自己老大情緒激動,也就不再多嘴。又看了一直跪在旁邊的馮亮一眼,問道:“強哥,那這個叛徒該怎麼處置?”

賀東強冷笑道:“既然是叛徒,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等把楊毅乾掉之後就打斷手腳送到鄧瘸子那裡吧。”

聽見賀東強的話,馮亮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他很清楚,鄧瘸子是城北最大的乞丐頭子,最擅長的就是四處收羅流浪兒,然後打成殘廢,逼他們去乞討。被他們折磨過的孩子,就連他們的親爹媽都彆想認出來。

馮亮雖然不是孤兒,但是如果真的被送到鄧瘸子手中,那就等於是失蹤了,他父母根本彆想再見到他,就算見到也不可能認出來。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想到這裡,馮亮差點連尿都嚇出來了,連忙磕頭求饒道:“強哥,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吧,千萬不要把我送給鄧瘸子。”

“現在知道後悔了?晚了!”賀東強顯然不是第一次這樣懲罰手下,絲毫不為所動,冷笑一聲,擺了擺手,馮亮就被幾個大漢給塞上嘴巴,像拖死狗一樣拖了出去。

“強哥,如果……我是說如果連紅狼也殺不掉楊毅,我們怎麼辦?”阿信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倉庫,低聲問道。

“那我們就隻能考慮跑路了。”賀東強歎了口氣,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想離開東陽市。

像他們這種人,一旦離開自己的勢力範圍,那就是一隻隻肥羊,隻能任人宰割。最後被人黑吃黑,吞的渣都不剩。

現在隻希望紅狼這種世界排名前十的殺手能名副其實吧。

……

週日中午,已經閉關兩天兩夜的楊毅終於離開了住處,打車向孫曉晴所在的東陽一院而去。

楊毅剛剛來到孫曉晴的辦公室,就感覺氣氛有點詭異,所有小護士看他的眼神都充滿了敬畏。

楊毅莫名其妙道:“什麼情況?你們為啥這樣看著我?”

小惠仗著和楊毅關係更近一些,咯咯笑道:“因為她們都想把你一口吞下去。”

一群女孩頓時鬨作一團,孫曉晴連忙紅著臉迎出來,對楊毅道:“我們出去說。”

兩人來到樓梯口,孫曉晴輕聲解釋道:“昨天上午,張少華離職了。”

楊毅恍然大悟:“他來找你道歉了?”

孫曉晴點頭道:“還送來了兩萬塊錢賠償金,我冇要,被錢院長收去了,說要做成獎金打到我的工資卡裡。”

“才兩萬,真是小氣吧啦。”楊毅擺手道:“收下吧,這是你應得的。”

說完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直接伸手從孫曉晴的口袋裡掏出她的手機,然後又把自己的手機裝進她的口袋裡,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道:“你先去忙吧,我上個廁所。”

雖然很不解楊毅的舉動,但是孫曉晴並冇有多問,點點頭,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