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她已經不需要做普通護士的工作了。錢院長專門找她談話,下週就會任命她為護士長,唯一的工作就是安排其他護士的工作,並且負責考勤。

這也是那些小護士敬畏楊毅的主要原因。她們不會瞭解大人物們背後的博弈,她們隻看最終的結果。

凡是和楊毅親近的人都步步高昇,凡是和楊毅作對的人都黯然離職。這纔是真正的強者。

楊毅拿著孫曉晴的手機來到走廊儘頭的一扇窗戶旁邊,然後撥通了周黑皮的電話。

不等對方開口,楊毅先問了一句:“說話方便嗎?”

“楊哥?”周黑皮愣了一下,立即答道:“方便,我在家呢。”

“上次讓你查的事怎麼樣了?”楊毅繼續問道。

“查不到是誰乾的,所有知情人都找不到了。”周黑皮想了一下道:“不過有一個人好像有點可疑。”

“誰?”楊毅精神一震。

“崔洪剛,當時趙小麗出租屋失火案就是他辦的,如果趙小麗確定不是自殺,那崔洪剛肯定有問題。”

“行,我知道了,這件事就到這裡,你不用再查了。”楊毅低聲道:“馮亮被他們抓起來了,你去查查他現在什麼情況,以後就用這個號碼聯絡,之前的號碼不要再打了。”

“好的,楊哥。”

掛上電話,楊毅認真考慮了一下要不要去逼問崔洪剛。以他的手段,他有絕對的把握從崔洪剛口中得到答案。

但是如果不能拿到證據,就算知道凶手也冇有意義,反而會打草驚蛇。算了,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吧。

楊毅歎了口氣,又撥通了葉雨桐的電話。

“喂,曉晴,找我有事嗎?”葉雨桐的聲音有一絲絲不自然,雖然她極力掩飾,還是被楊毅聽出來了。

他立即笑道:“丫頭,你怎麼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葉雨桐愣了一下,頓時大怒道:“臭楊毅,你說誰呢,你給我等著。”

“好了好了,曉晴不在旁邊,我找你有事。”

楊毅連忙安撫住這個氣急敗壞的丫頭,把自己的打算說了一遍。

“你要請你的室友們去ktv唱歌?還要唱一個通宵?”葉雨桐好奇的問道。

“不是我請,是你和黃月波來安排,隨便找個由頭,然後打我電話,喊我去唱歌!”

“你到底要乾什麼啊,怎麼奇奇怪怪的。”葉雨桐實在跟不上楊毅的腦迴路。

“我的手機很可能被監聽了,以後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隻說我們商量好的事情就行,其他事全部通過曉晴的手機溝通。”楊毅不得不把自己的猜測告訴葉雨桐。

“好的,我明白了。”葉雨桐頓時有了興趣。和壞人鬥智鬥勇,這種事實在太刺激了。

很快,葉雨桐就安排好了一切,打電話到楊毅的手機上,說黃月波要介紹新女朋友給大家認識,晚上一起去錢櫃ktv包夜唱歌。

楊毅本來不太想去,後來在葉雨桐的‘連番勸說’下,最終答應陪大家瘋玩一晚上。

晚上七點,楊毅帶著孫曉晴來到錢櫃ktv,進了葉雨桐提前訂好的v888包廂。

黃月波和他的新女朋友已經到了,正坐在沙發上尷尬的聊天。畢竟他們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麵,能不能成男女朋友還不一定呢。

楊毅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女孩,雖然她的妝畫的很厚,但是確實算是一個八十分的美女。也不知道黃月波從什麼渠道認識的。

四人互相介紹了一下,剛坐下,葉雨桐也來了。

緊接著,楊毅寢室裡的四大金剛全部帶著女朋友陸續走了進來。楊毅和他們本來就認識,就把葉雨桐和孫曉晴介紹給大家,包廂裡很快熱鬨起來。

這時候酒水,果盤都上來了,寢室老大胡澤陽端起一杯啤酒對楊毅道:“你小子自從住院就再也不回寢室了,你說你該不該罰?”

楊毅微笑著端起酒杯:“啥也彆說了,我先乾爲敬。”

說完一口喝乾,眾人頓時轟然叫好,老二李顯和老四黃月波也湊過來跟楊毅碰了一杯。自然免不了數落一番楊毅脫離組織的惡行。

喝完酒,胡澤陽帶著媳婦去點歌。其他相熟的人也兩兩聚在一起聊天,葉雨桐和孫曉晴也躲在一個角落裡竊竊私語,還不時對楊毅指指點點,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壞話。

這時黃月波來到楊毅的旁邊,低聲顯擺道:“三哥,你看我這個女朋友怎麼樣,有冇有禍水的潛質。”

楊毅看了一眼獨自坐在一邊玩手機的八十分美女,低聲對黃月波道:“她是不是禍水我不知道,但她很可能是水貨。”

黃月波愕然道:“啥意思?”

楊毅指了指自己的臉,道:“她的臉動過刀。”

黃月波愣了一下,不敢置通道:“整容?”

楊毅冇好氣道:“你小聲點,怕人家聽不見嗎?”

黃月波縮了縮脖子,又問道:“整的厲害嗎?”

楊毅知道他在擔心什麼,笑道:“放心吧,不厲害,保證生出來的孩子還是像你們的。”

黃月波:“……”

就在眾人喝酒劃拳,唱歌聊天的時候,包廂門忽然被人打開了。一個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中年人年紀約莫四十歲上下,看著頗有些像年輕時的萬梓良。他一進來就對葉雨桐笑道:“葉小姐,不知道哪位是楊毅先生?”

葉雨桐走過去給楊毅介紹道:“這是錢櫃的老闆蔣如峰,也是曹俊明的舅舅!”

“蔣先生好。”楊毅伸手和對方握了一下。

蔣如峰和楊毅握手之後,立即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如名片夾一般大小的精美小盒子,笑道:“聽說楊先生治好了俊明的內傷,我一直想親口對楊先生表示一下感謝,今天難得有機會,這張錢櫃的黑卡請楊先生務必收下。以後不管楊先生什麼時候來,所有消費都算我的。”

楊毅本來就冇打算經常過來,自然也算不上占人家便宜,就很爽快的收了下來。

蔣如峰又低聲笑道:“徐少也來了,在樓上的貴賓包,他想請楊先生過去聊一聊,不知道楊先生意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