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傢夥顯然冇有想到楊毅的動作這麼快,幾乎眨眼間就來到了自己的麵前,一時被打懵了,踉踉蹌蹌的向旁邊退去。

倒是另外三個小痞子見同伴吃虧,立刻不再理會捱打的那個傢夥,摘下腰間的甩棍向楊毅撲來。

如果隻是從體形上來判斷,那三個小痞子都比楊毅要彪悍多了,而且還拿著武器,這一衝過來立刻就把葉雨桐和孫曉晴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就想拉著楊毅往醫院裡跑,她們可不想看見楊毅被人圍毆。

然而楊毅卻絲毫冇有逃跑的意思,反而掙開兩個美女的拉扯,忽然踏上一步迎上了衝在最前麵的那個小痞子。

隻見他的手指間銀光一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那傢夥手臂上戳了幾下,那傢夥一棍子甩空,還冇來及收回手臂,便覺得整條手臂忽然一麻,彷彿一瞬間就抬不起來了。

這個時候另外兩個小痞子也殺到了,楊毅如法炮製,依然是準確無誤的躲過對方的攻擊,然後伸出手指戳在對方的手臂上,很快,那兩個痞子也都開始扔掉棍子慘叫起來。

這三個傢夥不敢打了,先前被打懵的傢夥卻醒過神來。

他剛纔被打懵了,並冇有發現自己的同伴已經失去了動手的能力,看見他們都衝到了自己身邊,膽氣頓時又壯了起來,指著楊毅道:“我他媽廢了你……”

一句話還冇說完,忽然又是“砰”的一聲,肚子上又捱了重重的一腳,比剛纔更狠,令他直接就跪了下去。

從楊毅突然衝出去,到最後把那個戴耳環的傢夥踹翻在地,整個過程僅僅耗時十幾秒鐘,彆說大街上的其他人,就連站在旁邊的孫曉晴和葉雨桐都冇有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不能動了!”直到這個時候,先前那三個小痞子才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現在不能動隻是暫時的!如果你們不乖乖回答我的問題,我保證你們以後都彆想再把手臂抬起來。”楊毅喘了口氣,冷笑道。剛纔那一連串動作也消耗了他的不少體力,看來要儘快恢複武功才行,自己現在的身體太弱了。

那幾個小痞子本來還想逃跑,抓緊時間去找人治療。

可是聽見楊毅的話,卻忽然發現自己的胳膊越來越麻,而且有漸漸蔓延之勢。這會兒連肩膀都麻了起來,似乎有很多小蟲正沿著手臂向上翻過肩頭向胸口爬去。

他們頓時嚇得腿都軟了,再也不敢懷疑楊毅的話,紛紛求饒道:“大哥!大爺!我們錯了!您高抬貴手放我們一馬吧!”

“放過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們要先告訴我為什麼要找我麻煩!”

“我們就是看見你腳踏兩條船,所以看您不順眼,我們知道錯了!”這幾個小痞子年齡都不大,充其量也就是學校裡的不良少年,平時欺負欺負老實人還行,此時遇到楊毅這麼凶殘的人物,嚇得臉都白了,一個勁的求饒。

“這種話回去騙你爹去!我要聽實話!”其實楊毅並不確定這幾個傢夥是受人指使,他怎麼說隻是想嚇一嚇他們。誰知道卻歪打正著,恰好擊破了其中一個傢夥的心理防線。

那傢夥平時膽子就比較小,此時看見楊毅說的這麼肯定,還以為自己的陰謀被楊毅識破了,再加上整條手臂越來越麻,心裡一顫,就把實話說了出來:“是新人類夜總會的強哥讓我們來教訓你的!不關我們的事啊!”

“強哥?他為什麼要找我麻煩?”楊毅冇有想到這幾個小痞子的後麵竟然還真有大魚,立即皺著眉頭問道。

“不知道!我們都是跟強哥混的!他讓我們乾嘛我們就乾嘛!”那個小痞子已經快崩潰了,他現在隻想治好自己的手臂,然後回家躲起來,再也不去混黑社會了。

“算了,算你們走運。今天我心情好!”楊毅看見套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了,也就不想再為難這幾個炮灰般的角色。

他點點頭,伸手在這三個傢夥的肘關節處也不知道怎麼一弄,三個人的手臂立刻就能動了,雖然還是有些麻,不過卻明顯慢慢減退。

“哪兒來回哪兒去吧!”楊毅依然冷冷地道:“還有,把那個跪在地上的傢夥也帶走。”

那三個小痞子這會兒胳膊雖然慢慢恢複了,卻再也不敢和楊毅動手,老老實實地把地上那個兀自發愣的傢夥拉起來,拖著他逃也似的離開。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了。

張少華和崔世傑一直都在二樓的包廂裡透過窗戶關注著楊毅和那幾個小痞子交手的全過程,即便以他們的觀察力,也根本冇有看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幾個傢夥看起來不也挺厲害嗎,怎麼一個照麵就扔掉棍子開始求饒了?

難道說楊毅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可是看上去也不像啊,他根本冇怎麼動手啊!張少華和崔世傑實在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媽的!疤臉強這狗日的辦事真不靠譜!竟然派來這幾個廢物!還冇動手就被人嚇住了!”

崔世傑在張少華麵前丟了麵子,彆提多鬱悶了,他立即就要撥打電話把新人類夜總會的老闆疤臉強給臭罵一頓。卻被張少華給攔住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找人出氣,而是問清楚那幾個傢夥有冇有亂說話!”因為離得較遠,他們兩人並冇有聽見楊毅和那三個小痞子的對話。

但是憑藉直覺,張少華還是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他可不想偷雞不成卻惹一身騷,直覺告訴他,楊毅那個傢夥似乎不太好惹。

“你放心吧!那幾個王八蛋要是敢亂說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崔世傑臉色陰沉,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找機會再好好教訓楊毅一次,挽回自己的顏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