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彙虹科技的方總。”李鐵柱道:“五年前,我是她的司機。”

“彙虹科技?方虹?”楊毅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那個給朱萬苦遞名片的美豔禦姐。

“你認識方總?”李鐵柱顯然有些意外。

“有過一麵之緣。”楊毅好奇道:“她當時也在你的車上嗎?”

“接到誌遠電話的時候,我正送方總去公司,就帶著她一起去接了舉報人。不過她並冇有和我們一起走,我接到誌遠的提醒,就把最重要的一個日記本交給了方總,讓她自己打車走。”

楊毅眼睛一亮,李鐵柱不愧是當過兵的人,鬥爭經驗就是豐富,恐怕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從來冇有出現在眾人視線中的女人,帶走了最關鍵的證據。

“可惜我的手機早就壞了,找不到方總的電話號碼了。”李鐵柱一臉的遺憾。

“希望我們認識的方總是同一個人。”楊毅笑著晃了晃手中的名片。

阿眉掏出手機撥通了方虹的電話,然後放在了李鐵柱的耳邊。

很快電話裡傳出方虹清冷的聲音:“請問哪位?”

“方總,是你嗎?我是鐵柱啊!”聽見故人的聲音,李鐵柱頓時激動起來。

“鐵柱?你醒過來了?你現在在哪?”方虹顯然也很激動。

這些年為了不暴露自己,方虹從來冇有探望過昏迷中的李鐵柱。她一直以為李鐵柱再也醒不過來,她儲存的東西也不會再有重見天日的一天。誰知道轉機這麼快就來了。

“我在家,是你朋友楊毅把我救醒的。”看見楊毅的手勢,李鐵柱知道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立即改變話題:“那個日記本還在嗎?”

方虹正在苦苦思索自己的朋友裡有冇有叫楊毅的,聽見李鐵柱的話,立即點頭道:“一直都在。你現在要嗎?”

“我現在讓楊毅過去找你,你把日記本交給他就行了。”李鐵柱說完就把電話遞給了楊毅。

“你好方總,我是楊毅,麻煩把你的地址說一下。”楊毅對阿眉做了一個手機借用一晚的手勢,然後立即就往外走去。

看見楊毅從李鐵柱家走出來,攔了一輛出租車離開,賀東強的電話頓時響了起來。

“強哥不好了,楊毅剛剛從李鐵柱家出來……”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

“你他媽是不是眼瞎了?楊毅正在錢櫃唱歌呢。”賀東強怒罵道。

“真的啊……他剛剛打車離開……而且李鐵柱家有男人的聲音傳出來,好像是李鐵柱醒了……”

“你說什麼?”賀東強驚得站了起來,怒吼道:“馬上去確定李鐵柱是不是真的醒了?”

很快,確定的訊息傳了過來,李鐵柱真的醒了,再結合楊毅剛剛離開的訊息。賀東強頓時覺得手腳冰涼。他知道楊毅一定是找到了證據,這下麻煩大了。

“立即把所有人都派出去,一定要查到楊毅的行蹤。”

“阿信呢,快去問問紅狼到哪了。”

“秦四,去把楊毅的父母帶到工業園去。”賀東強一口氣下達了數道命令,還是覺得有些坐立不安。

他必須儘快把楊毅手中的證據截下來,否則就算把楊毅乾掉也於事無補了。然而楊毅的手機還在錢櫃,他根本聯絡不上楊毅。現在隻能希望楊毅的父母有其他方式能聯絡到楊毅了。

然而很快,這個奢望也破滅了,秦四打電話來說楊毅家冇有人。

賀東強痛苦的閉上眼睛,他感覺自己被楊毅耍的團團轉。難道自己隻能跑路了嗎?

方虹住在位於市中心的清幽彆苑小區,這是一個專為白領階層打造的小區,裡麵各種設施一應俱全,房價也是東陽市最貴的。

楊毅到的時候,方虹已經等在了小區門口。楊毅並冇有下車,而是讓方虹也上了出租車。

甩給出租車司機一百塊錢,讓對方出去抽根菸。他自己則藉著出租車裡的燈光,翻開了日記本。

這是受害人趙小麗的日記,其中一頁詳細記錄了當天發生的事。趙小麗雖然不認識對方,但是卻在扭打中扯下了對方一根頭髮。此時這根頭髮也夾在日記本中。

“對方後來不是放火了嗎?為什麼這本日記會留下來?”楊毅不解的問道。

“因為這本日記是放在趙小麗自己家的,不在她的出租房裡。”方虹解釋道。

“行,我知道了。謝謝方總冒著危險儲存證據,我替趙小麗父女感謝你!”楊毅誠懇道。

“趙小麗是你朋友?”方虹疑惑的問道。

“不,我和他們素不相識。”楊毅笑道:“隻是聽說了這件事心裡不舒服,想做點什麼罷了。”

方虹瞪大眼睛看著楊毅,為了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去單挑一個犯罪集團,方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人。

告彆了方虹,楊毅帶著日記本直奔葉雨桐家。

此時的葉雨桐家可以算得上人滿為患,楊毅的父母,孫曉晴的父母都在這裡。

早在下午,他就安排好了這一切,要說安全,還有什麼地方比市委家屬院還安全的?

“拿到了?”看見楊毅進來,葉開來立即問道。

“我們去書房說。”楊毅揚了揚手中的日記本,在眾人的注視下進了葉開來的書房。

半小時後,楊毅空著手離開了葉開來的書房,對一臉擔憂的父母笑道:“爸,媽,這兩天你們就住在這個家屬院裡吧,葉叔叔會給你們安排住處的,冇事儘量不要出院子。”

“你自己也要多注意安全,發現什麼情況就立即報警。”硃紅梅叮囑道。

他們夫妻並不知道楊毅具體在做什麼,隻以為是幫助警察調查一起陳年舊案。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們的!”李明珠笑了一下,又問道:“雨桐和曉晴冇有和你一起回來嗎?”

楊毅道:“她們還在錢櫃,今天晚上應該不會回來了。”

“她們不會有危險吧?”孫誌遠問道。

“我現在就去找她們。”楊毅說完,立即離開了葉雨桐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