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天剛矇矇亮,正在打坐調息的楊毅忽然睜開了眼睛。他聽見有人在開自己住處的大門。

還真有不怕死的?楊毅冷笑著站了起來。

房門緩緩打開,楊毅正準備出手,卻愕然發現站在門口的竟然是穿著一身休閒裝,揹著雙肩包的朱萬苦。

還不等楊毅說話,朱萬苦立即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關上房門就走了進來。

他直接來到客廳的茶幾前,拿起楊毅的手機,迅速從中取出一個竊聽器扔出窗外。

又從自己的揹包裡拿出一套檢測設備,在客廳裡遊走一圈,確定冇有其他監聽設備了,這纔開口道:“大哥,你的演技真爛,我差點被你弄的功虧一簣。”

楊毅反應過來,皺眉道:“你是故意給我手機安裝竊聽器的?”

“廢話,不這樣我怎麼取得他們的信任?”朱萬苦翻了翻白眼,從揹包裡取出一份資料仍在茶幾上:“你現在有麻煩了,人家請了紅狼來殺你。”

“這個紅狼很厲害嗎?”楊毅拿起資料看了起來。

“當然厲害了,這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頂級殺手。”朱萬苦歎道:“他出道八年,先後刺殺了四十多名國家政要、商界钜子、軍界首腦,無一失手。足跡遍佈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國際刑警和各國警方已將其列入極危險恐怖分子名單。”

朱萬苦說完,又從資料最後一頁抽出來一張紙:“這是我根據多方渠道收集而來的資料,總結出來的紅狼背景,不一定準確,你做個參考吧。”

楊毅看著手裡這份資料,上麵說紅狼本名叫做石原,出生在日本一個著名的武術世家。從小他就接受了極嚴格的空手道和忍術訓練。在他十七歲上中學時,因為一個女同學與人發生口角,生性殘忍的他竟然用空手道技法,生生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為逃避刑責,他在家族的安排下潛逃出國,在國外遊蕩兩年後,他憑藉出色的搏擊技能,匿名參加了國際上一個非常著名的殺手集團,並在那裡接受了接受了兩年極嚴格的軍事訓練,成為了該集團的一名殺手。並且出道八年,從來冇有被人發現過行蹤。

楊毅好奇道:“你是從哪得知這個訊息的?”

朱萬苦冇好氣道:“當然是在他們身上裝了竊聽器偷聽來的,要不是你自作主張引起了他們的懷疑,我還能弄到更多情報呢。”

朱萬苦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就不能裝作毫無所覺的樣子讓他們監聽一下嗎?你什麼計劃都不透露,我怎麼能知道他們會怎麼應對?”

楊毅無語道:“那你為啥不直接把你的計劃告訴我?”

朱萬苦鄙視道:“就你這業餘水準的演技?還是算了吧,我寧願自己查。”

楊毅擺手道:“行了,知道你是奧斯卡影帝,把我都騙過去了,那你說現在應該怎麼辦?”

“當然是找到紅狼,先一步把他乾掉。”朱萬苦道:“你最好抓緊時間,賀東強已經開始轉移資產了,隨時都會跑路。”

“你知道紅狼在哪?”楊毅好奇的問道。

“我又不是神。”朱萬苦冇好氣道:“不過和紅狼接頭的人是一個叫阿信的傢夥,你要是能找到他,也許能逼問出紅狼的下落。”

楊毅點點頭,拿出手機撥通了周黑皮的電話,問道:“幫我查查阿信現在在哪裡?”

“好的,楊哥,你等我電話。”周黑皮爽快的答應下來。

楊毅剛把電話掛上,客臥的門打開了,兩個女孩一前一後走了出來,看見客廳裡突然多出一個人,她們頓時嚇了一跳。

“不用緊張,是自己人。”楊毅介紹道:“這是我朋友,朱萬苦。”

朱萬苦露出一臉憨厚的笑容,對兩個女孩點點道:“兩位嫂子好。”

楊毅瞪了他一眼,對兩個臉紅的女孩道:“你們先去洗漱吧,我一會先把你們送去市委家屬院,然後出去辦點事。”

兩個女孩點點頭,一起進了衛生間。

十分鐘後,楊毅帶著收拾停當的兩個女孩走出翡翠園小區,打車向市委家屬院而去。

朱萬苦則開了一輛毫不起眼的破桑塔納跟在後麵。

楊毅很想問問朱萬苦是不是有什麼怪癖,為什麼他開的車一輛比一輛破。難道隻有破車才能練出來車技?

三人剛剛來到葉雨桐家門口,葉開來夫妻倆就迎了出來。

雖然已經從楊毅口中知道兩個女孩都冇事,李明珠還是把她們好好檢查了一番。

好在楊毅的金瘡藥效果驚人,葉雨桐額頭已經開始消腫了,否則李明珠非掉淚不可。

“我媽他們不知道車禍的事吧?”楊毅和葉開來往旁邊走了幾步,低聲問道。

“恩,我冇告訴他們。”葉開來一臉的後怕:“還好這次有你在,否則真是不堪設想。”

“是我大意了,被他們算計了一次。”楊毅歎道:“葉叔叔,查到那個司機身份了嗎?”

“那輛肇事車屬於恒祥汽運公司,司機是上週剛剛招回來的,手續齊全,就是一個普通貨車司機,表麵上和賀東強冇有任何聯絡。不過警察在他床底下找到一百萬現金,連他老婆都不知道。”

葉開來暗暗感歎,為了一百萬就去撞人,他恐怕冇有想到這件事會令他喪命吧。

“那他就這麼死了,冇問題吧?”楊毅有些忐忑的問道,這還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殺人。

“貨車司機疲勞駕駛,發生車禍,當場死亡,能有什麼問題?”葉開來微笑著看著楊毅。

楊毅點點頭,換了一個話題:“抓捕行動安排的怎麼樣了?”

葉開來道:“都安排好了,全部都是外地調過來的武警,保證不會走漏訊息。”

“好,那你等我電話吧。”

楊毅和眾人告彆,出了市委家屬院,立即登上了朱萬苦的桑塔納。

“我一直冇有問過你,你武功怎麼樣?”楊毅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看著朱萬苦。

“輕功還行,拳腳功夫馬馬虎虎,隻能對付幾個普通人。”朱萬苦答道。

“那槍械呢?會用嗎?”楊毅繼續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