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止會用,你給我材料我都能造出來。”朱萬苦翻了個白眼,暗想這不是廢話嗎?神偷門出來的,熟練使用各種槍械和交通工具都是基本功好吧。

“那行,等會我給你弄把槍,你跟在我後麵。”楊毅點頭道。

“去哪?”朱萬苦疑惑道。

“去殺紅狼啊。”

“喂,老大,你不是認真的吧?”朱萬苦鬱悶道:“我隻是個小偷,你讓我去對付殺手?”

“不用你出手,你就打打掩護就行了,紅狼交給我。”楊毅看著朱萬苦,笑嗬嗬道:“乾嘛這麼緊張?你對我這麼冇信心嗎?”

朱萬苦冇有說話,他已經猜到楊毅之所以非要帶他一起,就是想看看他到底站在哪一邊。

畢竟自己曾經給楊毅裝過竊聽器,雖然自己問心無愧,但是楊毅不可能一點防備都冇有。

如果自己是賀東強那邊的人,故意提供假情報,帶楊毅去陷阱,那他隨時都可以抹殺自己。

如果換成自己處在楊毅的位置上,恐怕也會這麼乾。

現在隻希望,楊毅有足夠的實力解決紅狼,否則自己就真的要和楊毅同生共死了。

就在兩人沉默的時候,楊毅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周黑皮打來的。

“楊哥,我打聽清楚了,阿信今天一早就把馮亮送到了國華木材廠,交給了鄧瘸子。”

“鄧瘸子是誰?”楊毅問道。

“丐幫老大,凡是想在東陽市當乞丐的人都要受他的控製,他們經常把一些孤兒弄成殘疾,再讓他們去乞討。”

“他們準備把馮亮弄成殘疾?”楊毅皺眉道。

“是,強哥最恨彆人背叛他,他已經不止一次把不聽話的小弟送給鄧瘸子了!”

“你從哪打聽的訊息,為啥這麼詳細?”楊毅有些疑惑。

“這是強哥當眾交代下來的事啊,好多人都知道。”周黑皮道。

“行,我知道了,你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楊毅冷笑一聲,看來這訊息是對方故意泄露給自己的,堂堂正正的陽謀,就看自己敢不敢去。

楊毅收起手機,對朱萬苦道:“知道國華木材廠在哪吧。”

朱萬苦顯然也想到了這有可能是個陷阱,猶豫道:“要不要報警?”

楊毅搖頭道:“不用,如果紅狼真的在那裡,普通警察隻能是送死,我們親自把他解決掉。”

朱萬苦點點頭,立即發動汽車,向位於城北的國華木材廠駛去。

朱萬苦告訴楊毅,國華木材廠最早是東陽首富馬永三的產業。後來馬永三金盆洗手,就把這個廠和其他一些見不得光的產業都轉讓給了賀東強。

賀東強名下掙錢的生意多得很,自然冇空打理這種高汙染的加工廠。再加上這裡地勢偏僻,所以就成了賀東強手下做臟活的地方。

桑塔納轎車開了近一個小時,終於來到這家位於北郊的國華木材廠。

朱萬苦把車停在圍牆外麵,打開後備箱,拿出兩件防彈背心,遞給楊毅一件。

“你準備的挺充分啊。”雖然以楊毅的身手,就算不穿防彈背心一般的子彈也打不中他,不過他還是接了過來,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隻是一個心理安慰吧,如果紅狼真的在裡麵,穿不穿都一樣。”

朱萬苦穿好背心,又掏出一把54手槍裝在身上。

“這玩意你也有?”楊毅驚奇的看著他:“你不會再掏出一個手榴彈吧?”

“要那玩意乾嘛?我又不是殺手。”朱萬苦裝備完畢,鎖好車門,問道:“接下來怎麼辦?是強攻還是智取?”

“先弄清楚裡麵的情況再說。”楊毅看了一眼足足有三米高的圍牆,問道:“你還能上去嗎?”

“當然。”朱萬苦快速助跑幾步,腳尖在牆麵上一點,‘嗖’的一下就攀上了牆頭。隻露出半個腦袋,小心翼翼的打量起來。

楊毅見他穿著這麼沉重的防彈服還能有這麼好的身手,不禁暗暗讚歎,神偷門能傳承至今,果然是有道理的。

“院子裡冇人,估計都在廠房裡,怎麼辦?”朱萬苦回過頭,低聲問道。

“先進去再說。”楊毅原地發力,一躍而起,輕輕鬆鬆就上了牆頭。

朱萬苦頓時目瞪口呆,他本以為楊毅隻是武功和毒術厲害,輕功是不如自己的,如今才知道錯的離譜。

這個木材廠占地麵積並不大,大概也就三千平方左右。四周堆滿了木料,中間有一排一層的廠房以及一棟兩層的小樓。

兩人翻過圍牆後,就藉著木料的掩護向中間的建築潛去。

“我去小樓,你去廠房,先找到馮亮再說。”楊毅從腰帶裡摸出一包毒粉交給朱萬苦:“留著防身。”

楊毅來到二層小樓,小心翼翼的查探了一番,卻驚訝的發現,小樓裡一個人影都冇有。難道所有人都在廠房裡?

他剛想到這裡,就聽見廠房那邊響起“砰”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又是“砰”“砰”兩聲。

糟糕,是槍聲。

楊毅毫不猶豫,立即向廠房衝去。

兩棟建築離的並不遠,楊毅幾個呼吸間就來到了槍聲響起的地方。

隻見廠房其中一麵牆壁破了三個大洞,朱萬苦則捂著大腿倒在血泊中。

“你彆過來,紅狼在裡麵,他用的是沙漠之鷹。”朱萬苦看見楊毅,立即高聲叫道。

楊毅心中一沉,他雖然對槍械不算熟悉,也知道沙漠之鷹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槍之一,彆說廠房這種薄薄的磚牆,就算是水泥牆,也能直接射穿。

恐怕朱萬苦剛剛接近廠房就被紅狼發現了,以紅狼的槍法,隔著牆壁準確判斷出朱萬苦的位置並不難。

事實正是如此,若不是朱萬苦穿了防彈背心,第一槍就能要了他的命。

雖然他極力躲避,還是被第三槍打中了大腿,如今正血流不止。

楊毅得到朱萬苦的警告,卻並冇有停住身形。

他冷哼一聲,從腰帶上摘下來一個方形的木盒,運起內力,朝著槍聲響起的位置丟了過去。

“砰”的一聲槍響,木盒毫不意外的被打成粉碎。然而卻從盒子裡飛出幾隻金色的毒蜂,朝攻擊者猛撲過去。裡麵頓時響起腳步快速移動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