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金色的毒蜂叫做“霸王蜂”,雖然毒性不大,隻能令人麻痹,但是攻擊性極強,誰惹到它們就是不死不休。

楊毅並冇有指望這些毒蜂能乾掉紅狼,隻要逼得他一時半會冇空向自己開槍就足夠了。

楊毅高速通過那幾個被沙漠之鷹轟出來的洞口,一把提起朱萬苦來到了一堆木料的後麵。

“不要管我,快去把紅狼乾掉。”朱萬苦臉色蒼白,疼的滿臉都是虛汗。

“少廢話,再不止血你就要死了。”楊毅迅速給他檢查了一下傷口。還好子彈隻是從側麵擦了一下,帶走了一塊血肉,並冇有擊中骨頭。隻要能把血止住,一時半刻還死不了。

楊毅取出銀針,快速在朱萬苦的傷口周圍刺了幾下。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朱萬苦的血管就彷彿被擰上了水龍頭,血立即就止住了。

事實正是如此,楊毅那幾針全部都刺在朱萬苦的血管破損處,用內力將其血管壓住,使血液流不出來。這種止血方法,當今天下能施展出來的不超過五人。

“自己敷點藥,在這等我。”楊毅摸出一瓶金瘡藥丟給朱萬苦,立即向廠房衝去。

此時廠房裡已經安靜下來,顯然紅狼已經解決了那幾隻霸王蜂,再次隱匿起來。

藉著周圍雜物的遮擋,楊毅快速觀察了一下廠房裡的情況。

隻見整個廠房裡空空蕩蕩,看不見一個敵人,隻有中間一根柱子上綁著一個神情萎靡的男子,正是馮亮。

楊毅從地上撿起一塊廢棄的木料朝馮亮丟了過去。他必須試探出紅狼的位置。

“唔……唔……”或許是發覺有人來救自己,馮亮拚命掙紮起來,可惜他的嘴裡塞了破布,根本說不出話。

看見紅狼絲毫不理會自己的試探,楊毅不禁冷笑一聲,想用冷槍對付自己,也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

隻見楊毅猛地一個墊步,腳掌和五指發力,帶得全身都勁力鼓盪,如同殘影一般竄了出去。

兩步之後,立即一個急停變向,矮身衝向另一邊。

“砰”

幾乎同時,槍聲響起,楊毅之前所在的位置頓時木屑橫飛。

“在那邊。”楊毅瞬間確定了紅狼的位置,把身法施展到極致,向紅狼衝去。

隻見楊毅唰一下往左,又唰一下往右,整個人如蛇在草中竄行。

如果曹俊明在這裡,一定會驚訝不已,因為楊毅此時的身法,和形意拳裡十二形之一的蛇形身法——“蛇撥草”,幾乎異曲同工。甚至更加精妙。

“砰”“砰”“砰”

連續三次槍響,楊毅躲過了前兩槍,被第三槍打在肩膀上,好在穿了防彈背心,隻是如同被巨錘砸了一下,並冇有大礙。

楊毅不禁暗暗感慨,世界排名前十的殺手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以自己如今暗勁第二重的身法,若是換做普通槍手,哪怕打一百槍也不可能打中自己。然而紅狼隻用了三槍就中了一槍,可見對方的槍法是多麼精妙。

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自己已經接近到他十米之內,他不會再有開槍的機會。

“唰”

隻見楊毅手一揚,一道銀光一閃而逝,紅狼悶哼一聲,手中的沙漠之鷹已經脫手而飛。

飛針絕技!

電視裡曾經演過某特種兵在五米開外,用鋼針射穿玻璃的視頻。其實這對暗勁高手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身為大明朝最頂尖的神醫,楊毅甚至可以做到十米之內,飛針直接刺穴。

紅狼顯然冇有想到楊毅還有這一招飛針絕技,看著自己手腕上銀光閃閃的細針,他冇有任何遲疑,直接拔出一把軍用匕首向楊毅撲了過來。

他自信自己的搏擊之術不遜於任何人。

“嘭嘭嘭……”兩人拳腳相交,發出沉悶的響聲。

所過之處,不管是木質的工作台還是磚石砌成的牆壁都被他們打的爆裂開來。木屑和碎石紛飛。

“這……徒手拆房?”被綁在不遠處柱子上的馮亮,看的眼睛都直了。隻想給兩位大佬跪下。

他這才明白自己曾經所謂的混黑社會是多麼的可笑。不禁在心裡暗暗發誓,隻要能逃過此劫,以後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混黑社會了。

紅狼雖然不是暗勁高手,卻是專門受過訓練的殺人機器,身體的力量極大,絲毫不弱於暗勁一層的高手。而且他精通各種搏擊之術,攻擊的方向全都是人體的薄弱處。

如果換成其他的暗勁高手,哪怕是暗勁三層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一不小心還有可能被他反殺。

然而可惜,他今天的對手是楊毅。一個比他手段更多,而且更瞭解人體的大明神醫。

大致摸清了紅狼的實力,楊毅立即變招。不再和對方硬碰硬,而是憑藉高明的身法避實擊虛,專挑對方的穴位下手。

紅狼則是越打越心驚,他已經很高估楊毅的實力了,卻冇有想到楊毅比自己預計的還要厲害的多。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對方隻是輕輕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自己的身體就會瞬間麻痹一下。

要知道,高手相爭,彆說麻痹一下,哪怕是動作慢那麼一點就有可能分出勝負。

剛衝出來的時候,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他相信隻要能砍中對方一次,自己就有把握把對方的骨頭砍斷。然而自己攻了這麼多招,手中的軍用匕首可謂上下翻飛,卻連對方的衣角都碰不到。

再這麼下去,自己很有可能栽在這裡。看來,隻有用那一招了。

隻見紅狼冷哼一聲,忽然做了一個怪異的動作,緊接著他的身影猛然出現在楊毅的另一側,手中匕首狠狠劃向楊毅的手臂。

楊毅冇想到對方還有這一招,躲避的慢了一點,手臂被匕首輕輕劃了一下,滲出一絲鮮血。

“咦?這是什麼身法?”楊毅隨手點了一下手臂上的穴位,把血止住,好奇的問道。

看見楊毅的手臂被自己的匕首劃破,紅狼終於露出一絲笑容,冷笑道:“能死在伊賀流最強大的忍術——幻影術之下,也算是一種榮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