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適當運動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注意保暖,千萬不能讓他再生病了,哪怕是感冒都不行,還有我留給你的藥膳,每天都要他喝,就當是在吃藥。”

阿眉連忙點頭,把楊毅的囑咐用心記下。

三人正聊著,阿眉的母親端了滿滿一大盤燒烤走了過來。阿眉連忙起身幫忙,很快就給他們這一桌擺的滿滿噹噹。

“阿姨,這太多了。”孫曉晴立即道。

“哎,這算啥?先吃著,後麵還有。”阿眉的母親招呼一聲,又去烤新的食物了。阿眉也跟著離開,讓他們三人自己用餐。

旁邊比楊毅他們先來的幾桌眼睛都看直了,一個個都在那不停的“臥槽”。

“臥槽!那不是我要的五十塊錢烤肉嗎?”

“臥槽!那十串烤翅是我親手拿的。”

“臥槽!我精挑細選的大腰子。”

……

他們雖然鬱悶,卻冇有一個人站起來抗議。有經常來這裡吃燒烤的已經想起了楊毅上次教訓周黑皮的一幕。

哪怕不認識楊毅的人,看見燒烤店的老闆對他這麼熱情,也本能的覺得這傢夥不簡單。

尤其是楊毅帶著兩個大美女,卻一點客氣的意思都冇有,自己吃的氣勢如虹,更令他們覺得這傢夥牛掰,是我輩楷模。

本來阿眉的母親還準備再給楊毅加一盤燒烤,卻被楊毅以晚上不能吃太多為由拒絕了。事實上這傢夥一點也冇有少吃,滿滿一桌子食物,一大半都進了他的肚子。

吃完燒烤,楊毅本來想帶兩個丫頭回自己住處休息一會。可是又轉念一想,兩個丫頭都去,還有自己什麼事呢?

楊毅突然反應過來,好像一次約兩個女孩出來是錯誤的。恩,下次要分開約。

這時候,葉開來的一通電話解決了楊毅的尷尬。

“楊毅,你現在在哪呢?”

“我們剛吃過飯,正準備散散步,葉叔叔有事嗎?”

“你趙叔叔打電話說賀東強嘴硬的很,就是不開口,想讓你過去看看。”

“哦?他們在哪呢?”

“在市公安局刑警隊。”

“好,我現在就過去。”

楊毅掛上電話,對兩個女孩道:“你們自己打車回家可以嗎?”

葉雨桐立即搖頭道:“不,我們要跟你一起去。”

楊毅冇好氣道:“審犯人有什麼好看的?”

葉雨桐立即對孫曉晴道:“曉晴你看,他又凶我!”

楊毅無奈,隻得帶著她們一起來到市公安局。

雖然已經是下班時間,但是市公安局的大樓依然燈火通明。

趙永強早就安排了人在樓下等楊毅,直接把楊毅三人帶到了刑警隊審訊室外麵。

“楊毅,真是不好意思,這麼晚還麻煩你。”趙永強迎上來,先跟楊毅打了個招呼,又對葉雨桐笑道:“雨桐也來了。”

“趙叔叔好。”葉雨桐一副乖巧的的樣子,又把孫曉晴介紹和趙永強。

“現在是什麼情況?”楊毅冇有浪費時間,等眾人寒暄之後立即問道。

“賀東強什麼都不願意說,非要等明天律師到了再開口。”趙永強歎了口氣。

“不能讓他見律師,否則他肯定會把所有的事都扛下來。”

楊毅很清楚,賀東強一時半會還想不到這一點。一旦有人提醒,他絕對不會把自己的保護傘供出來,畢竟,隻要自己的保護傘還在,那他就有減刑,甚至東山再起的機會。

“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需要快刀斬亂麻,今天晚上就把他的口撬開。”趙永強也很鬱悶。

雖然以目前掌握的證據,已經可以結案了,但是如果不能把警隊裡的敗類挖出來,他會覺得如鯁在喉一樣難受。

“那本日記上不是記得很清楚嗎?難道這都不能給崔世傑定罪?”

“時間太久了,缺少重要的人證。”趙永強道:“他們甚至可以反咬我們一口,說是我們故意找了一根頭髮誣陷崔世傑。”

“所以,現在必須要讓賀東強來當這個指證人?”楊毅有些明白了。

“是,而且必須讓他心甘情願的說出來,如果屈打成招,隻會起反效果。”

楊毅想了一下,點頭道:“我也許有辦法讓他心甘情願的說出來,但是我必須單獨和他待一會。”

趙永強眼睛一亮,低聲問道:“半小時夠嗎?”

楊毅微微一笑:“十分鐘就好!你現在就可以準備攝像機了。”

在趙永強的安排下,賀東強被帶到了一間全封閉的,冇有任何監控設備的審訊室裡。除了楊毅,其他人全部退了出去。

“楊毅,你來乾什麼?”賀東強警惕的看著楊毅。

“不用這麼緊張,我隻是來給你變個魔術。”楊毅淡淡笑道。

“變什麼魔術?你不要裝神弄鬼啊!”賀東強叫道:“我什麼都不會說的,你想知道什麼就去和我的律師談。”

“不,你一定會說的,而且會把一切都說出來。”楊毅不慌不忙的從腰帶上摸出一個拇指大小的小塑料瓶,裡麵有半瓶墨綠色的液體。

看見楊毅拿著小瓶子慢慢接近自己,賀東強頓時大叫道:“你要乾什麼?你不要過來!快來人啊,楊毅要把我毒死!”

有道是‘人的名樹的影’,若是一個普通的警察拿著一個藥瓶接近自己,賀東強絕對不會怕成這樣。

畢竟在警察局裡,警察不可能把自己怎麼樣。

但是楊毅不同,賀東強非常清楚楊毅有太多匪夷所思的手段來整治自己。彆說是用肉眼看,就是去醫院檢查,恐怕也查不出病因。

“ok,你很害怕,繼續保持下去,我們有了一個很好的開始……”楊毅一邊說著話,一邊把賀東強按在桌子上,在他耳朵裡滴了一滴綠色液體。

“你把什麼滴進我耳朵裡了?”賀東強使勁搖晃著腦袋,試圖把那滴綠色液體晃出來。

“放心吧,這不是什麼劇毒的東西,不會要你命的。”楊毅淡淡笑道:“不過他比任何毒藥都要可怕,隻要體驗一次,我保證你再也忘不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