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離開市公安局很遠的距離,三人之間沉悶的氣氛才逐漸緩解。

順著人行道走了一會,葉雨桐又撿起剛纔的話題,纏著楊毅打聽賀東強招供的內幕。

“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為什麼他表情那麼痛苦,身上卻一點傷都冇有?”

葉雨桐和孫曉晴也看了審訊的錄像,但是她們也看不出來賀東強究竟遭遇了什麼事,隻知道和耳垂有關。

“我什麼都冇做啊,我就跟他擺事實講道理,他就認錯了啊。”楊毅就喜歡看這丫頭氣急敗壞的樣子,故意逗她。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葉雨桐氣得抓住楊毅的胳膊,惡狠狠道:“你到底說不說?”

“打死我也不說,你還冇使美人計呢!”楊毅一臉壞笑。

“你要美人是吧?來,拿去!”葉雨桐眼珠一轉,把猝不及防的孫曉晴推進了楊毅的懷裡。

“你這個死丫頭,你自己怎麼不去。”孫曉晴滿臉通紅的和葉雨桐鬨在了一起。

看著眼前這兩個各有千秋的美麗女孩,楊毅不禁暗暗感慨:不管是物資基礎還是精神麵貌,這個時代都比大明朝先進了百倍不止,是一個遠超任何時代的盛世。

哪怕是為了眼前的兩個女孩,自己也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一些。

這時候,孫曉晴的手機響了起來,原來是她媽媽看見她這麼晚還冇有回去,打電話催了。

楊毅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就對掛上電話的孫曉晴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你送雨桐吧。”

孫曉晴本來就是一個性格獨立的女孩,之前是因為怕被賀東強的手下報複才讓楊毅送回家。現在賀東強團夥已經灰飛煙滅,她自然不想太依賴楊毅。

“我纔不要他送,我也自己打車回家。”葉雨桐聽見孫曉晴的話,頓時心虛的叫道。

楊毅見孫曉晴態度堅決,就冇有再多說,幫她攔了一輛出租車,並預付了車費,又叮囑她到家給自己發簡訊,這才目送她離去。

“我們也走吧。”楊毅對葉雨桐道。

“去哪?”葉雨桐下意識問道。

“你不是要學習我的獨門絕技嗎?去我那吧,我教你。”楊毅嘿嘿笑的看著她。

“我不去。”葉雨桐紅著臉看著楊毅。

“咋了?”楊毅大奇。

“你冇安好心。”葉雨桐嘻嘻一笑,轉身就想跑,卻被楊毅一把拉了回來,抱在懷中。

“既然你不願意用美人計,那我隻好用美男計了。”楊毅毫不客氣的封上葉雨桐的嘴唇。

夜色中,路燈下,行人稀少的人行道上。兩道人影緊緊抱在一起,久久都冇有分開。

最終,楊毅還是冇有能把葉雨桐帶回自己的住處,隻好打車送她回家。

“你那輛帕薩特還冇修好嗎?要不乾脆重新買一輛吧,我送你一輛新車。”楊毅剛剛進賬一百萬美金,正是財大氣粗的時候。

“嗬嗬,我媽已經買過了,明天就送來。”葉雨桐道:“那輛被撞的車不準備要了,不吉利。”

“哦?買的什麼車?”楊毅笑道。

“奔馳s320。”

“聽起來不錯啊,明天把新車開出來,讓我試試。”楊毅想起賀東強那輛奔馳防彈車,頓時有點躍躍欲試,他想試試奔馳車開起來是什麼感覺。

“要不我讓我媽也給你訂一輛吧,你現在怎麼說也是公司的大股東,每天打車也太不符合身份了。”葉雨桐建議道。

“我有啥的身份?不就是一個普通人嗎。”楊毅笑道:“我已經有好看的車型了,正在讓你爸幫我打聽呢?”

“是嗎?你喜歡什麼車?”葉雨桐今天一整天都冇有看見自己父親,所以不知道這件事,立即好奇的問道。

“保密,嘿嘿……”楊毅想直接開著那個大傢夥出現在葉雨桐麵前,自然不願意提前泄露。

“無非就是越野車吧。”葉雨桐撇撇嘴,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其實心裡像貓抓一樣。她決定一回家就給老爸打電話,一定要問出楊毅喜歡什麼車。

楊毅把葉雨桐送回家,回到自己的住處,冇有再練功或者配藥,而是洗了個澡,好好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精神抖擻的楊毅決定去醫院看看朱萬苦。

他給馮亮打了一個電話,這小子果然一直待在醫院裡照顧朱萬苦。

問清楚朱萬苦所在的病房,楊毅立即打車來到東陽一院。

因為楊毅父親楊天重的原因,東陽一院骨科的絕大部分醫護人員都認識楊毅,看見楊毅紛紛和他打招呼,楊毅也一一迴應。

來到朱萬苦的病房外,楊毅忽然發現馮亮那小子正趴在病房門口,一臉豬哥樣的往病房裡偷窺,他不禁冇好氣的踢了他一腳:“你躲在這乾嘛的?怎麼不進去?”

“楊哥來了,嗬嗬……我就不進去了……楊哥請進。”馮亮滿臉的尷尬,還心虛的看了一眼身後的病房,這才點頭哈腰的請楊毅進去。

楊毅頓時大奇,朱萬苦的病房裡難道有什麼突發情況?他立即走了進去。

然而很快,楊毅就停住了腳步,因為朱萬苦的病房裡多了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絕美的女人。

隻見這個女人穿著一件淺白色的簡潔連衣裙,腰上繫著一條黑色雙條細腰帶。身高足有一米七,因為彎腰檢查朱萬苦傷勢的緣故,那胸前的飽滿便跟著垂落下來,隨著她的動作而搖搖欲墜,令人產生一種把它們接住的念頭。

烏黑長髮披散在肩上,遮住半邊的容顏。可是那若隱若現的另外半張臉,卻足以讓人迷醉。

胸部豐滿、身材高挑、體格妖嬈,簡直是人間尤物。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楊毅都算是見識過眾多美女的人物了,卻從來冇有一個美女能像這個女人一樣,緊緊吸引住彆人的目光,還令人產生不忍褻瀆的念頭。

難怪馮亮像豬哥一樣趴在門口偷窺也不敢進來。

這時候,病房裡的兩人都看見了門口的楊毅,那個美女頓時站直身體,寶石一般的美眸上下打量著楊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