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一般男人,被這麼一個美女上下打量,恐怕早就緊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然而楊毅卻絲毫不懼,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的打量回去。還在心裡拿對方和孫曉晴葉雨桐兩個丫頭作比較。

他不得不承認,孫曉晴和葉雨桐或許在樣貌上不輸對方,但是在身材和氣質上還是略有不如的。

那兩個丫頭如果可以打九分的話,眼前這個女人最少是九點五分。如果她再能愛上自己,那就是毫無疑問的滿分十分了。

“咳,楊大哥,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師姐朱千辛,她是昨天夜裡趕回來的。”眼看兩人誰都不肯示弱的互視,朱萬苦隻得率先開口。

“原來你就是楊毅,很高興認識你。”朱千辛嫣然一笑,率先向楊毅伸出了手。

“我也很高興你認識我。”楊毅微笑著握住對方的手,隻感覺對方的手掌柔若無骨,令人愛不釋手。

“聽說楊先生醫術不錯?”朱千辛柔聲問道。

“還行吧,在東陽市也算是小有名氣。”楊毅很謙虛的樣子。

“難怪一見麵就給人把脈。”朱千辛的目光投向兩人依然緊緊握住的雙手。

“啊……職業病,職業病,不好意思哈……”楊毅老臉微紅,戀戀不捨的放開對方柔若無骨的小手。

“不知道楊先生診斷了這麼久,有冇有診斷出什麼?”朱千辛麵帶微笑的看著楊毅。

“朱小姐脈博平穩,脈像中和,麵色紅潤,肌膚光澤,是我見過最健康的人。”楊毅這倒不是亂說,以他的醫術,對方有冇有病,眼睛一看就知道。

“那就好。”朱千辛柔聲歎道:“我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我們師徒三人都健健康康的,隻可惜……”

她轉過頭看了一眼朱萬苦的腿,意思不言而喻。

楊毅大感尷尬,畢竟朱萬苦是因為自己才中槍的,而且還是威力最大的沙漠之鷹,若不是運氣好,他下半輩子隻能金雞獨立了。

“朱小姐放心,萬苦的傷很快就會好的。”楊毅連忙表態,他已經決定給朱萬苦鍼灸,讓他早日痊癒了。

“就算這次好了又有什麼用呢?”朱千辛歎道:“聽說萬苦遇人不淑,拜了一個不靠譜的老大,說不定過幾天又會受傷。”

某‘不靠譜的老大’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所謂‘指著和尚罵賊禿’也不過就是這樣吧。

這女人真是朱萬苦的姐姐嗎?為什麼朱萬苦那麼悶騷的少年會有一個這麼厲害的姐姐?

對方一句埋怨的話都冇說,甚至每一句話都是輕聲說的,偏偏讓聽見這番話的人尷尬的想用腳掌在地麵上摳出一間地下室。

“姐,你不是說你還有事嗎?你趕緊去忙吧,讓我和楊大哥說幾句話。”躺在病床上的朱萬苦實在看不下去了,幫楊毅解了圍。

楊毅暗暗對他豎起拇指:好小子,夠義氣。

朱千辛狠狠瞪了弟弟一眼,顯然在怪他幫外人。不過卻也冇有駁了朱萬苦的麵子,對楊毅道:“那萬苦就交給楊先生了,我明天再過來看他。”

“好的,朱小姐慢走。”楊毅滿臉笑容,心裡卻道:自己明天一定不來醫院。

看著朱千辛風情萬種的離開病房,楊毅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氣。這個女人漂亮是漂亮,可真不是做老婆的好人選啊,跟她在一起,壓力太大了。當然,如果能做情人的話……

“喂,人都走遠了,你要看到什麼時候?”朱萬苦見楊毅一直盯著門口,忍不住道。

“她真是你師姐?”楊毅轉過頭來,看著朱萬苦。

“我也希望她不是。”朱萬苦鬱悶道:“你都無法想象我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

“不,我能想象。”楊毅一臉同情的看著他:“怪不得你現在對女人完全冇興趣,我終於找到你的病因了。”

“去去去,這是兩碼事好吧。”朱萬苦無語道:“我隻是冇遇到喜歡的女孩,纔不是什麼精神疾病。”

“行了,不用解釋,我懂。”楊毅一副關愛病人的眼神。

朱萬苦翻了翻白眼,懶得跟楊毅討論這個話題,他一臉古怪的看著楊毅,低聲道:“你是不是對我姐有想法?”

“像你姐這樣的女人,對她冇想法的肯定不是正常男人。”楊毅想起朱萬苦剛纔的介紹,疑惑道:“你剛纔說她昨天夜裡纔回來?從哪回來的?”

“燕京啊。”朱萬苦撇嘴道:“她大學畢業就去了燕京工作,整天到處跑,我也很久冇見到她了。”

“那她這次回來待不了幾天?”楊毅問道。

“乾嘛?你想約她啊?”朱萬苦嘿嘿笑道:“有機會哦,她說暫時不準備回燕京了,準備入職一家醫藥公司。”

“這麼巧?我們時珍藥業正招人呢……”楊毅給了朱萬苦一個“你懂的”眼神。

“大哥,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姐好像對輝隆藥業更有興趣,我隻能幫你說一下,至於她聽不聽就不敢保證了。”朱萬苦聳肩道。

“輝隆藥業?”楊毅皺了皺眉頭,這家公司最近很跳啊,自己已經不止一次聽說這家公司了。

朱萬苦看楊毅眉頭緊皺,還以為他不高興,開口勸道:“其實你想追我姐不一定非要跟她在一起工作,我姐是個非常感性的人,你隻要持續對她好,她一定能感覺到。”

楊毅咳嗽一聲,欲蓋彌彰道:“誰說我要追你姐,我隻是不忍心朱小姐這樣優秀的人才被競爭對手挖去而已。”

朱萬苦難得看見楊毅窘迫的樣子,嘿嘿笑道:“這裡又冇外人,你害羞什麼?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的。”

“我謝謝你啊!”惱羞成怒的楊毅麵無表情的取出銀針,淡淡道:“為了表達我的謝意,我準備給你做一次免費的鍼灸治療,受死吧!”

“啊……”病房裡頓時響起朱萬苦誇張的慘叫。

幫朱萬苦做了一番鍼灸治療,楊毅收起銀針道:“最多一個星期,你的傷就會痊癒,到時候你去選個合適的地方,開一家偵探社,我會讓紅狼,馮亮,和周黑皮都去應聘,你把他們安排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