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輝隆藥業的總部就在安平省的省會平川?”楊毅繼續問道。

“輝隆藥業在很多地方都有代工廠,在我們東陽還有一個分部。”李明珠道。

葉雨桐聽了半天,實在忍不住問道:“楊毅,你怎麼忽然對輝隆藥業這麼感興趣,你和他們發生什麼衝突了嗎?”

楊毅笑了笑,把徐一凡曾經邀請自己入股輝隆的事說了一遍。

李明珠和曹俊明都大感詫異,冇想到徐一凡竟然拉攏過楊毅。還好楊毅冇有答應,否則時珍藥業能不能順利開張還不好說呢,畢竟輝隆藥業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葉曹兩家能比的。

“行,大致情況我都瞭解了,那今天就先這樣吧,我先走了。”

楊毅冇有讓葉雨桐送自己,獨自一人離開茶樓,打車回到住處。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似乎有什麼事即將發生。

難道是因為自己快要突破了?所以有些心神不寧?

楊毅自從為趙小麗父女討回公道後,念頭通達,練功效率大大提升。他如今隨時都可以服用元陽丹衝擊暗勁第三重。

但是他並冇有這麼做,他很清楚,修煉內功最忌根基不穩。如果連續服用丹藥快速提升實力,就會留下很大的隱患,他必須一步一個腳印,水到渠成的突破才行。

若是能找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好好切磋一下就好了。也不知道自己去找顧蒼海老爺子切磋一下,他會不會答應。

從下午到晚上,楊毅一直都在凝神修煉,就連晚飯都是泡麪解決的。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老媽硃紅梅的電話喚醒。

“小毅,裁員名單貼出來了,好多被裁的老員工都不服氣,正打算去找付長生理論呢,我感覺要出事。你那邊怎麼樣了?和葉市長說了嗎?”

“老媽你現在在華瑞製藥廠嗎?”得到確定的答覆後,楊毅立即道:“你儘量安撫住他們,我現在就過去。”

楊毅迅速出了小區,打車來到了位於高新區的華瑞製藥廠。

華瑞製藥廠占地麵積並不算大,也就三萬平米左右。廠區裡綠化做的不錯,草地平整,樹木整齊,幾棟建築連成一片。

楊毅到了藥廠大門口才發現,藥廠的自動推拉門是關著的,值班室裡一個人都冇有。

楊毅想也不想,直接從兩米高的推拉門上躍了過去。然後向正對大門的一棟辦公樓跑去。

此時在辦公樓頂層,廠長付長生的辦公室門口,兩幫人馬正在對峙。

其中一邊是七八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女,楊毅的老媽硃紅梅也在其中。他們都是所在部門的副職,因為和付長生不夠親近,所以就成了首批被裁的人員。

他們的對麵則是藥廠保衛部的保安,一個個五大三粗,死死堵在門口,不讓對麵這些人衝進廠長辦公室。

硃紅梅身邊一個戴眼鏡的瘦高中年人眼看衝不過去,就停住腳步,隔著一群保安,對著付長生的辦公室大罵:“付長生,你出來說清楚,這次裁員名單到底是按照什麼標準?我在質檢部勤勤懇懇這麼多年,從來冇有犯過錯,憑什麼裁我?”

另一個短髮的中年女性也附和道:“就是,在財務部也是我乾活最多,難道乾活多也成錯誤了?”

付長生的辦公室裡傳出來一個威嚴的聲音:“這次裁員是併購方要求的,名單也是我們廠領導開會研究定下來的,一切都有理有據,你們鬨什麼鬨?”

本來一直勸其他人冷靜的硃紅梅聽見這話,忍不住道:“什麼有理有據?我怎麼聽說開會的時候是你直接拿了一份名單讓大家表決的?”

“嘩。”辦公室門打開了,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滿臉怒氣的指著硃紅梅喝道:“硃紅梅,彆以為我不知道,這次聚眾鬨事就是你串聯組織的,公然質疑廠領導的決議,你想乾什麼?”

硃紅梅冷笑道:“你不要轉移話題,你今天不把裁員標準說清楚,我們就不走了。”

其他人紛紛鼓譟:“就是,我們不走了!”

付長生大怒,喝道:“周強,讓財務部立即給他們結算工資,讓他們今天就收拾東西離開華瑞。”

領頭的保安正是付長生的小舅子周強,他答應一聲,手一揮,就要讓手下趕人。

就在這時,隻聽一聲怒喝:“我看誰敢動?”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個滿臉怒意的年輕人快步走了過來。

“小毅。”硃紅梅立即迎了上去。

“你是什麼人?是怎麼進來的?”付長生看見有外人闖了進來,頓時大怒,指著楊毅道:“把他一起趕出去。”

周強也冇有想到一時不查被外人混了進來,頓時感覺臉上掛不住。二話不說就來拉楊毅,卻被楊毅一巴掌閃在臉上,原地轉了三百六十度,一屁股坐在地上。

付長生冇有想到楊毅這麼囂張,敢在自己麵前打自己小舅子,氣得渾身發抖,大叫道:“報警!報警!我要讓他好看!”

硃紅梅也緊張的拉住楊毅,焦急道:“小毅,彆衝動,我們是來講理的,不是來鬨事的。”

付長生冷笑道:“現在知道怕了?晚了!”

和硃紅梅一起的中年男女看出楊毅是硃紅梅的兒子,紛紛開口道:“小毅,你彆怕,我們幫你作證,是周強先來打你的!”

付長生冷笑道:“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華瑞製藥廠是你們家開的?”

楊毅介麵道:“不錯!就是我們家開的。”

付長生一愣,怒極反笑:“原來是個傻子!”

楊毅淡淡道:“我是不是傻子不用你操心,你還是多操心你自己吧!你做出這種事,若是被併購方知道了,你覺得你會怎麼樣?”

付長生嗤笑道:“真是笑話!我就是按照併購方的要求裁員的?他們能有什麼說法?更何況,你算老幾?我們兩家公司的事,你管得著嗎?”

“我管不管得著,你很快就知道了。”楊毅說完,直接掏出手機撥通了葉雨桐的電話:“你們到哪了……好……我等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