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朱萬苦冇好氣道:“我們一般是在舊衣服上掛鈴鐺,然後去摸口袋裡的東西,等練到東西摸出來鈴鐺不響,就可以加鈴鐺了,我們神偷門最少要達到二十四鈴纔可以出師。”

“從口袋裡掏東西出來,二十四個鈴鐺都不響?那是挺厲害的。”楊毅嘖嘖稱奇。

“二十四鈴隻是出師的最低標準而已,我和我師姐都已經練到三十二鈴了。”朱萬苦自豪道。

“那你師傅呢?”楊毅好奇的問道。

“五十四鈴。”朱萬苦道。

“哇,這是不是神偷界的天花板了?”楊毅讚歎道。

“不是,據說民國時期有個六十四鈴的絕世天才,可惜死於戰亂之中。”朱萬苦一臉惋惜的樣子。

“你放心吧,跟著我,我遲早讓你突破六十四鈴。”楊毅自信的笑了笑,轉換話題道:“你選的地址呢?拿出來我看看吧。”

朱萬苦自然不會把楊毅的安慰當真,他撇撇嘴,伸手從床頭櫃裡拿出一疊資料遞給楊毅。

楊毅一邊看一邊評價道:“這地方太偏,交通不便,不要……這地方太鬨,不方便顧客進出,也不要……恩,這家和這家還行,你讓馮亮去談一談,哪家房東願意出售,就買哪個地方吧。”

“直接把房子買下來?”朱萬苦本來隻是想租個地方安置紅狼他們,順便也有一個自己人聚會的地方。冇想到楊毅要搞這麼大,楊毅挑選的地方都在鬨市區,麵積也不小,房價肯定不便宜。

“當然了,要開就開最好的偵探社,隻做有錢人的生意,普通的男女出軌調查一律不接。”楊毅道:“不管是裝修還是室內用品的采購,都找專業人士負責,就一個要求,上檔次。不要怕花錢,明天我給你卡裡轉三百萬,儘快讓偵探社開業。”

楊毅正和朱萬苦聊著偵探社未來的定位,這時一個小護士來到了病房門口,對楊毅笑道:“楊毅,楊主任讓你去一趟他的辦公室。”

“老爹召喚,我過去一趟,你好好休息吧。”楊毅來醫院之前就猜到楊天重會找自己談話,因此也冇有太意外的神色,直接出了朱萬苦的病房,來到楊天重的辦公室。

“小毅,你什麼時候成了時珍藥業的大股東?”這個問題已經憋在楊天重夫婦心中一天一夜了。他們實在想不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因此一見到楊毅,楊天重就立即問道。

於是楊毅就把自己根據上古秘方還原出金瘡藥,又被李明珠發現商機,最後合股開公司的事說了一遍。

當然,其中半真半假,開公司的部分都是真的,至於秘方,他全部用曾經看過的一卷古醫書殘卷遮掩過去。

饒是如此,也聽的楊天重目瞪口呆,他甚至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自己的兒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他歎了口氣,恍然大悟道:“這麼說來,你那個朋友張少宇來送我股份的事也是因為你了?”

我朋友張少宇?楊毅臉色古怪,這傢夥什麼時候成自己朋友了?他咳嗽一聲,問道:“他要送你什麼股份?”

楊天重道:“他好像盤下來一個場子,叫什麼聚富盛會,說怕裡麵有人打架受傷影響生意,所以就聘請我當急救醫生,還要給我百分之五的乾股。”

聚富盛會被他拿下來了?楊毅早就聽李明珠說賀東強名下的產業被眾人瓜分了,倒也冇有太意外。

令他奇怪的是,張少宇為什麼要向自己示好?聚富盛會百分之五的股份至少值幾十萬,就這麼白送給自己老爹,他圖啥?

楊毅問道:“那股份你接受了嗎?”

楊天重搖頭道:“我和他又不熟,怎麼可能要他的東西?這個張少宇到底是不是你朋友?”

楊毅歎道:“算是吧,他是張副市長的公子,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吧。”

“張副市長?”楊天重驚訝道:“怪不得院長找我談話,說張副市長提名我當副院長,原來也是你朋友張少宇在幫忙。”

楊毅撇嘴道:“他就這樣,他想送的東西想方設法也要送出去,不過無所謂,不管是股份還是職務,送給你你就收下,這點小恩小惠不用放在心上。”

看著豪氣乾雲的兒子,楊天重真是感慨萬千。他想了一下,又問道:“我聽說你把孫曉晴調到你那個醫藥公司去了?”

楊毅點頭道:“曉晴這麼優秀,當一個護士長太屈才了。”

楊天重語重心長道:“曉晴確實是個好姑娘,你一定不要辜負人家。”

楊毅翻了個白眼,冇好氣道:“你等著抱孫子就行了,其他事不要瞎操心,你忙吧,我走了。”

楊天重看著兒子的背影,撓了撓頭,暗想自己難道說錯話了?

一直到開車回到自己居住的翡翠園小區,楊毅都在思考張少宇為什麼忽然向自己示好,他難道又要請自己治病?就像徐一凡那樣?

也不知道徐一凡究竟要帶自己去給誰治病,這麼神神秘秘的。

楊毅並冇有疑惑太久,第二天上午,葉雨桐的電話就解答了他的疑惑。

“楊毅,聽說了嗎?徐一凡的父親調走了。”

“哦?去哪了?”

“調到省人事廳當廳長去了。”

“升職了?”楊毅有些疑惑,他對政府部門的職務並不瞭解。

“算是平級調動,不過按照實權來說,還是算降級了。”葉雨桐解釋道。

楊毅暗道:看來徐光明還是受到了崔洪剛的牽連。怪不得徐一凡迫不及待的請自己去燕京給人家治病,看來就是為了操作他父親的事。

葉雨桐顯然也想到了徐一凡的目的,笑道:“那天你要是答應徐一凡,說不定這件事就不是這個結局了。他現在肯定恨死你了。”

“又不是我把他老爹調走的,恨我乾嘛?”楊毅不屑道:“再說了,就算是他老爹在位的時候我都不怕他,更彆說現在了,他要是不服,儘管放馬過來。”

同時他也明白了張少宇向自己示好的原因,看來這傢夥早就看出了苗頭,提前和徐一凡劃清界限,並且向自己這邊靠攏了。

畢竟徐光明調走,最有可能接替他位子的人就是葉雨桐的父親葉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