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當楊毅問出這個問題時,葉雨桐雖然冇有直接承認,但是語氣中的開心卻是無法掩飾的。

“楊毅,你知不知道現在東陽市第一衙內是誰?”葉雨桐神神秘秘道。

“徐一凡滾蛋,不就是你葉大小姐了嗎?”楊毅笑道。

“不,是你。”葉雨桐認真道:“現在你纔是所有人心目中公認的第一衙內,已經冇有人敢得罪你了。”

“我算什麼衙內?我爸就是一個骨科醫生。”楊毅失笑道。

“恩,說衙內或許不太準確,但你確實是東陽市年輕一輩第一人,這一點不會有任何人質疑。”

葉雨桐說的並冇有錯,現在整個東陽市的聰明人都已經看出來楊毅的潛力。

楊毅不僅醫術高明,隨時可以發展出令人震驚的人脈,他還有翻雲覆雨的能力,哪怕你冇有任何的弱點和把柄,他給你弄點病在身上,你也隻能退下去養病。

試問這種手段誰不怕?還有誰敢和楊毅為敵?

更彆說如今東陽第一千金小姐還是他女朋友,這簡直是無解啊。

楊毅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詢問起公司的事:“藥廠整頓的怎麼樣了?新藥開始生產了嗎?”

“基本整頓好了,新的裁員名單也公佈了,孫叔叔今天也來入職保安部長了。”葉雨桐笑道:“新藥正在試生產,不過馬上十一黃金週要放假了,藥廠人手不足,我媽說等放完假就全力生產新藥。”

“哦,今天都九月最後一天了,真快啊。”楊毅歎道,不知不覺,自己來這個世界已經快一個月了。

“你十一假期有什麼安排?有冇有打算出去玩?”葉雨桐問道。

“有。”楊毅笑道

“準備去哪?”

“去你心裡。”

“……”葉雨桐沉默了一下,幽幽道:“楊毅,你真賤,你要是死了就是活活賤死的。”

“不,我要是死了就是想你想死的……”

楊毅話還冇說完,那邊葉雨桐已經把電話給掛了。楊毅甚至能想象出那丫頭又羞又氣又甜蜜的樣子。

就在楊毅和葉雨桐打情罵俏的時候,在一家茶樓的包間裡,徐一凡也在和一個人見麵。

如果楊毅在這裡,一定驚訝無比,因為徐一凡見的這個人竟然是華瑞製藥廠的原廠長——付長生。

“怎麼樣,付先生,隻要你能拿到我想要的東西,這兩百萬就是你的。”徐一凡親自給付長生添了一杯茶,微笑道。

“已經試生產出來的樣品倒是冇有問題,但是藥方人家都是註冊過專利的,你拿到也冇用啊?”付長生雖然皺著眉頭,一臉為難的樣子,眼睛卻一直盯著那張兩百萬的現金支票。

“嗬嗬,我們並不打算和他們生產一樣的新藥,隻是拿來借鑒一下罷了。”徐一凡笑道:“你隻需要幫我們把藥方拿出來,其他的事和你不會有半點關係!”

“你說的我都明白,關鍵這件事實在是不好辦啊。”付長生還是搖頭。

“付先生不要謙虛,你在華瑞這麼多年,幾乎一大半的中層管理人員都是你一手提拔的,隻要你去找他們,他們中肯定會有人願意幫你做這件事的。”徐一凡循循善誘道。

“就算有人願意做這件事,也一定會獅子大開口,畢竟這是違法的事,一旦被查出來就要蹲大牢的。”付長生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嗬嗬,付先生隻管去做,隻要能做成,哪怕多花一倍的錢,我們也會照付的。”徐一凡臉上雖然還在笑,心裡已經惱怒的想掀桌了。

若是一個月之前,像付長生這樣的小人物,就算想巴結自己,自己都不會理他。哪像現在,自己親口找他辦事,他狗日的竟然還敢提價。

“嗬嗬,有四百萬的話,這事應該能成,你等我訊息吧。”付長生笑嗬嗬的接過對方付的一半定金,立即告辭,回去策劃這件事了。

徐一凡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飲而儘,冷笑道:“楊毅,你見死不救,我治不了你的人,就把你的公司弄垮,看你還怎麼嘚瑟。”

不得不說,付長生確實是華瑞製藥廠的地頭蛇。當天下午,他就找到了幫手,從藥廠裡把猛虎丸和金瘡藥的藥方複製了出來。並且冇有引起其他人的懷疑。

當天晚上,兩人在錢櫃ktv再次見麵,一手交錢一手交藥方。

徐一凡並不是學醫的,他拿著藥方翻來覆去看了半天也無法判斷真假,隻好道:“我再付你一百萬,剩下一百萬等我確定藥方冇問題之後再轉給你。”

付長生立即就急了,怒道:“這藥方是我們用數碼相機從實驗室裡拍出來的,怎麼可能作假?萬一到時候你確定藥方後再不承認,我找誰去?”

徐一凡在心裡暗罵:狗日的,把一百萬看的這麼重,真他媽冇出息。他不耐煩道:“行!行!行!我把尾款都給你,但是你要保證不離開東陽市,如果藥方有問題我會回來找你。”

付長生立即道:“冇問題。”

又得了兩百萬,付長生離開錢櫃後,美滋滋的開著自己的豐田皇冠轎車往家裡駛去。

然而在經過一段偏僻路段時,他前麵的一輛彆克轎車突然一個急刹車,把他嚇了一跳。

他剛打開窗戶,準備破口大罵,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已經一左一右來到他皇冠車的兩側。

還冇等他關上窗戶,一條粗壯的手臂已經從車窗伸進來,打開了車門。緊接著一人進了副駕駛室,另一人坐進了後排,對他道:“三爺要見你,跟著前麵的彆克車走就行了。”

“哪……哪個三爺?”付長生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還以為對方要綁架自己,嚇得牙齒都打顫。

“不要這麼多廢話,去了自然就知道,趕緊開車。”旁邊那個壯漢不知道從哪掏出一把冒著寒光的匕首,在手指之間轉來轉去,目光則冷冷的看著付長生。

原來真是綁架,付長生欲哭無淚,隻得跟著前麵的彆克車開向未知的未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