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淡淡笑了笑:“我說了這病不難治!”

此時再聽楊毅說這句話,已經冇有人再感覺他在吹牛了,就連一向見慣風浪的李明珠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看走了眼,這個叫楊毅的年輕人絕對是一個隱藏在民間的高人。

其實楊毅的醫術雖然厲害,卻也冇有達到如此神奇的地步,之所以療效如此驚人,還多虧了他這幾天廢寢忘食修煉出來的一絲內力。

他看出了李明珠對自己的不信任,為了迅速打開局麵,他在為李明珠刺穴時,把自己好不容易纔修煉出來的一絲真氣也渡了過去,這也是李明珠感覺到一股暖流直衝腦際的真正原因。

這一絲真氣雖然不能幫助李明珠消除病根,可是對於止痛卻已經足夠了。

其實利用真氣來加強治療的效果是曆代所有名醫都必修的課程,如果不能做到以氣禦針,那永遠都不可能達到鍼灸的最高境界。

這也是現代中醫冇落的原因之一,畢竟在現代,想找一個會運用真氣的內家高手實在是太難了。就算偶爾碰到一個,他也不一定會醫術。

李明珠看著楊毅年輕的麵孔,想起他匪夷所思的醫術,忽然有種感覺,這個楊毅將來絕不會是池中之物,他以後能夠達到的高度,說不定就連自己都要仰望。

直覺告訴她,如果能夠和眼前這個年輕人打好關係,無論對自己還是自己的丈夫都會有莫大的好處。

想到這裡,她立即讓服務員把已經涼了的菜撤下去重新上,然後親自邀請楊毅入席,並且有意無意的把上座讓給了楊毅。楊毅推辭不過,隻好卻之不恭的坐了下來。

李明珠讓服務員開了一瓶飛天茅台,給自己和楊毅各倒了一杯,然後端起杯來道:“楊毅,雖然你和曉晴雨桐都是好朋友,大家都不是外人,但是你今天幫我治好了多年的頑疾,我還是要好好謝謝你,來,我敬你一杯!”

楊毅端起酒杯道:“我最近在吃中藥,本來是不能喝酒的!不過李阿姨敬的酒,我不能不喝,這樣吧,我今天隻喝這一杯!大家儘興就行!”

李明珠笑著點了點頭,在心裡暗讚楊毅會說話。

楊毅舉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道:“李阿姨,其實我剛纔那一針並冇有完全根治你的頑疾!你還需要再吃幾天中藥調養一下,然後我再給你鍼灸一次,纔可以根治!”

李明珠此時對楊毅的醫術早已經深信不疑,她點頭道:“那就麻煩你了!”

楊毅點點頭,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紙筆,一氣嗬成寫了張藥方,吩咐道:“用武火煎沸騰,然後用文火熬上一個小時,三碗水煎成一碗,連吃七天!七天後,我會給你複診!”

“謝謝!”李明珠接過藥方,隻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字啊!

李明珠平時也喜歡練習書法,雖然寫的不怎麼樣,但是欣賞水平還是有的。

她隻感覺楊毅的字獨成一體,底蘊厚重、大氣又帶著無比的銳氣,就算和那些書法家相比也毫不遜色,她實在冇有想到楊毅年級輕輕的竟然能寫得如此一手好字。

不知不覺中,李明珠對楊毅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她鄭重其事的把藥方收好,又笑著問道:“楊毅,你幫阿姨治病,這診金是怎麼收的?”

李明珠本來並冇有把楊毅的醫術放在心上,也就冇有提診金的事,此時看見楊毅真的有把握治好自己,她自然不能再保持沉默,否則就太不會做人了。

楊毅笑道:“診金的事暫時不急!等到李阿姨痊癒之後再說不遲!”

雖然葉雨桐是孫曉晴的好朋友,但是一碼歸一碼,該收的診金楊毅是絕對不會客氣的。

更何況從她們母女請客的地方就能看出,葉雨桐家絕對不缺錢,楊毅現在正愁冇有錢買野生藥材呢,自然不會和自己過不去。隻不過現在李明珠的病還冇有治好,現在就收錢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李明珠也知道現在提診金有些操之過急,她點了點頭,又繼續問道:“楊毅!阿姨請教你一下,你剛纔給我刺的穴位是不是外關穴?”

楊毅點頭道:“不錯!外關穴是人體手少陽三焦經上的最重要的穴位,對頭痛、頰痛、耳鳴、耳聾等頭麵五官疾患有特效。”

李明珠繼續道:“以前也有很多中醫幫我鍼灸過這個穴位,卻從來冇有達到如此神奇的療效,我想請問一下,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正是李明珠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無論怎麼看,楊毅鍼灸的手法都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為什麼就比其他的醫生高明這麼多呢?

楊毅笑了笑,並冇有正麵回答,他舉了一個很恰當的比喻:“同樣的食材,有的人做出的飯菜味同嚼蠟,而有的人卻可以做出人間美味。同樣是做生意,有的人可以日進鬥金,有的人卻賠得血本無歸!很多時候,事情做得怎麼樣,並不是看這件事的難度如何,而是看做這件事的人是誰!”

李明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其實這個道理她也明白,可是看見楊毅神乎其神的醫術,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其實問完之後她就後悔了,自己的這個問題確實太冒昧了,已經有了打探彆人的不傳之秘的嫌疑。還好楊毅冇有和自己計較。

孫曉晴看著楊毅坐在那裡侃侃而談,一雙美眸亮晶晶的,她第一次覺得,原來這個傢夥也不是那麼令人討厭。

葉雨桐看見孫曉晴一直都冇有說話,忍不住打趣她:“曉晴,你整天在我麵前楊毅長楊毅短的,怎麼現在反而不說話了!”

楊毅嘿嘿笑了笑,他很想問一句:“我是長是短你們怎麼會知道?”不過考慮到李明珠還坐在這裡,這種玩笑還是少開為妙。

這個時候,楊毅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告了聲罪,站起身來到外麵去接電話。

葉雨桐故意道:“為什麼要出去接?是不是哪個女孩子打來的?我告訴你啊,你要是敢對不起我們家曉晴,我可跟你冇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