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永三道:“華瑞製藥廠的小股東付長生和周強,已經自願把華瑞的股份全部轉讓給我了。”

“哦?有這種事?”楊毅自然清楚付長生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把股份轉讓,一定是馬永三對他們做了什麼。但這畢竟是人家的事,他也不好多問。

“嗬嗬,其實這件事還是借了楊老弟的力,還希望楊老弟不要怪我從你碗中搶食吃。”馬永三笑嗬嗬的看著楊毅。

“到底怎麼回事?”楊毅疑惑道。

“楊老弟先看看這份材料。”馬永三招了招手,秦六走進來把一疊檔案拿給楊毅看。

“付長生從華瑞製藥廠偷出了新藥的藥方,賣給了徐一凡?”楊毅看著眼前這份付長生的招供材料,頓時皺起了眉頭。

要知道,一旦有了準確的藥方,中藥仿製起來是很容易的,雖然自己已經註冊了專利,但隻要對方不明目張膽的生產和自己一樣的新藥,自己就拿他們毫無辦法。

更何況徐一凡背後是輝隆藥業,就算是打官司,也能拖的自己的新公司筋疲力儘。

自己的時珍藥業正準備大乾一場,用這兩款新藥打開市場,對方就給自己來了這麼一招釜底抽薪,這個徐一凡還真是一個睚眥必報的陰險小人。

他已經決定,若是輝隆藥業真的參與這件事,那自己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好看。

“這個付長生現在在哪?”楊毅滿臉的殺氣。

“在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馬永三嗬嗬笑道:“他的命運隻是楊老弟一句話的事,是讓他立即就死還是生不如死,楊老弟隻管說。”

楊毅清楚,隻要自己說把付長生乾掉,那自己和馬永三就有了一個共同的秘密,以後自然會更加親密的合作在一起。

然而他現在還不想和馬永三這樣的人牽涉太深,於是他考慮一下,還是歎道:“算了,他也隻是一個見錢眼開的小人物,送到牢裡關十年吧。”

馬永三似乎毫不意外楊毅的選擇,點頭笑道:“放心吧,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楊毅仔細思索了一下,總算明白對方說借自己的力是什麼意思了。

因為偷走藥方的是徐一凡和他身後的輝隆藥業,所以他們遲早會有動作,楊毅也一定能夠發現付長生做的這些事。

本來,付長生手裡的股份一定會被楊毅收去,而現在馬永三卻插了一腳,利用資訊的不對稱和遠超其他人的實力,把本來屬於楊毅的股份給截胡了。

雖然他也讓楊毅提前知道了藥方被偷,可以提前做好準備。可這畢竟是讓人心生不快的事情。

怪不得他一來就送自己一套彆墅,原來是提前給自己賠罪的。

楊毅不禁暗罵對方的老奸巨猾,本來他還感覺收下對方一套彆墅有些受之有愧,現在則恨不得再敲對方一頓竹杠了。

“馬先生還真是手段了得,我想馬先生既然收了華瑞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應該不願意華瑞隻是成為一家代工廠吧?”楊毅笑嗬嗬的看著馬永三。

你馬永三先人一步截了我的胡,那是你的本事,我無話可說,但是你要是想把華瑞的股份變成時珍藥業的股份,那不出點血是不可能的。

“那是自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時珍藥業潛力巨大,我之所以收華瑞的股份也是為了置換成時珍藥業的股份。”

馬永三顯然早就有了完整的合作計劃,直接道:“我願意帶著一家規模不小於華瑞的藥廠入股時珍藥業,再加上華瑞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知道能在時珍藥業占多少的股份?”

“哦?你願意向時珍藥業注入一家新的藥廠?完全控股的?”楊毅詫異道。

“對,百分百控股的一家新藥廠。”馬永三笑嗬嗬的看著楊毅,他很清楚,自己的藥廠雖然也掙錢,但是絕對冇有在楊毅手裡那麼暴利。隻要楊毅願意接受,彆說一家藥廠,就算是十家,自己也毫不猶豫的注入時珍藥業。

“看來馬先生真的很有誠意。”楊毅點點頭,笑道:“既然這樣,那就給馬先生百分之十的時珍藥業股份吧。”

“百分之十?”馬永三嘴角抽搐。在心裡暗罵:你他媽還能更黑一點嗎?

要知道,當時李明珠曹俊明顧滄海三家出資兩千五百萬,就是為了收購華瑞製藥廠。雖然葉曹兩家還付出了其他的一些資源,但是滿打滿算,一家完全控股的製藥廠也能在時珍藥業目前的架構中占百分之二十纔對。

馬永三自己定的目標是百分之十五,誰知道楊毅卻隻給他百分之十,哪怕是因為他入股太遲的原因,這也是太黑了。

“怎麼了?馬先生對這個比例不滿意嗎?”楊毅明知故問道。在他看來,他願意給馬永三一個上車的機會已經很大方了,若是換做其他人來入股,給再多錢,自己也不會收的。

“如果我再注入一大筆現金,不知道還能不能多拿一些股份?”馬永三試探著問道。

對於他來說,首要目標是先進入時珍藥業,能拿到更多股份更好,哪怕拿不到,百分之十他也是絕對不會錯過的。他很清楚,用不了幾年,這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可以給他帶來十倍以上的收益。

“這是後期我們要商議的事情!”楊毅微笑道:“當我拿出更多可以批量生產的藥方時,所有股東都要等比例注資,否則就要被稀釋股份。”

馬永三歎了口氣,看來楊毅隻願意給自己百分之十的股份了。算了,百分之十就百分之十吧,誰讓自己認識他太遲了呢,要是在公司剛成立的時候就入股,肯定比現在拿的多。

吃完午飯,楊毅打電話把藥方被盜和馬永三入股的事告訴了李明珠。他今天隻是和馬永三談了一下大致的合作方案,具體怎麼操作還是要李明珠跟進。

至於華瑞製藥廠裡的叛徒,也需要李明珠來調查,有東陽第一夫人李明珠和新的保安部長孫誌遠在,揪出這些敗類隻是時間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