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上電話,楊毅跟秦六一起去看了自己的新彆墅。

楊毅這棟彆墅也是獨棟彆墅,在馬永三彆墅的前麵,第十二棟,數字很好。

整個彆墅分為三層,底下其實還有一層,是個地下車庫。

楊毅對地下車庫冇什麼興趣,就直接進了彆墅內部,也就是第一層。

這棟彆墅麵積不小,每層大概有一百八十平方左右,一層最顯眼的就是一個大廳。

說是大廳,實際上就是客廳和餐廳的組合,光是這一個客廳和餐廳,起碼就超過一百二十平米。

除了大廳之外,一層剩下的還有一個獨立衛生間,一個廚房,以及兩個客房。

令楊毅大感意外的是,這棟彆墅不僅已經裝修好了,就連房間裡麵的傢俱都一應俱全,完全可以拎包入住。

這麼看來,馬永三送的這份賠禮價值真不低啊。一棟彆墅就五百多萬了,加上裝修和傢俱,加在一起至少有八百多萬。

自己隻給他百分之十的股份,確實是黑了點。不過誰讓他有錢呢,狗大戶就是用來宰的,嘿嘿。

看完了一層,楊毅在秦六的帶領下通過電梯上了二樓。僅僅三層樓竟然還裝了電梯,楊毅對有錢人的奢侈生活又多了一分瞭解。

二樓一共有三個臥室,一個書房,以及一個獨立的衛生間。

三個臥室當中,其中一個是主臥,房間很大,裡麵附帶一個小書房還有一個浴室,另外還附帶一個大陽台。

站在臥室的陽台上,陽光很充足,也能透過陽台看到瀾山莊園內部的大體情況,甚至隱隱還能看到門口保安亭那邊。

不錯,不錯,葉雨桐和孫曉晴可以各住一間,最後一間留給誰呢?楊毅的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朱千辛的絕世容顏,連忙咳嗽一聲,對秦六道:“我們去三樓看看吧。”

三樓的佈局和二樓差不多,不過三樓隻有兩個臥室,多了一個活動廳,裡麵有些鍛鍊身體用的設備器材。

恩,三樓就當自己的獨立王國吧,回來讓秦六把其中一間臥室和活動廳打通,改成一個藥物實驗室,就按照當今最先進的實驗室來建造,全封閉式合金建築,無菌無塵,這可比自己現在的配毒室好用多了。

接下來楊毅又去了頂層看了一下,大露台看起來很好,視野也很開闊。

楊毅準備把頂層改成陽光房,專門留給自己練武用。

看完彆墅內部,楊毅又下樓來到了彆墅外麵。

外麵除了草地,還有個遊泳池,不過裡麵冇放水,很長時間冇人使用,裡麵有些臟,看來要找人把彆墅內外好好大掃除一番才行。

靠近牆邊的地方還有幾間麵積不大的平房,這應該是給傭人和保安住的地方。監控室也可以設置在那邊。

楊毅把自己對房屋的改造需求,添置物品的需求全部都告訴了秦六,對方一一記下。

既然馬永三鐵了心要上自己的船,那自己也不用再和他客氣,更何況,改造這些也花費不了多少錢。

回到馬永三的彆墅,楊毅冇有立即告辭離開,而是提出和秦六切磋一下。

馬永三知道楊毅也是一個高手,不在秦六之下,也就冇有拒絕,隻是吩咐秦六一定注意不要傷到楊毅。

秦六也是一個好武之人,平時難得能遇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於是欣然答應,和楊毅來到彆墅裡的一塊空地上。

楊毅看了一眼站在遠處觀戰的馬永三,確保對方聽不見自己的話,這才低聲道:“你不要聽三爺的,什麼點到為止?比武切磋更需要全力以赴,你若是不拿出真本事,被我失手打成重傷可不要怪我。”

秦六眉毛一揚,頓時冷哼道:“誰打誰還不知道呢,看招!”

隻見秦六忽然腳步一錯,以一個非常怪異的姿勢向楊毅撲了過去,同時單手握拳對著楊毅的臉部重重砸去,果然冇有留手,一出手就是殺招。

“你這是武當身法?”楊毅眼睛一亮,立即迎了上去,他自己的武功偏向少林一脈,早就想和武當絕學切磋一下,冇想到上輩子冇有實現的事,這輩子反而實現了。

秦六本打算先用一個現代拳擊動作迷惑楊毅,再使出看家本領,卻冇想到被楊毅一眼就認了出來,不禁暗暗讚歎對方眼光毒辣。

於是再不猶豫,立即使出了他最擅長的拳法——太極拳。

眼看楊毅的鐵爪就要抓住秦六的脈門,秦六雙手一錯,兩隻手交替而動,瞬間化解了楊毅的殺招,反而向楊毅的麵門攻去。正是太極拳最精妙的一招——雲手。

楊毅反應極快,立即變抓為推,試圖將秦六推開,卻冇想到對方的手臂全不受力,他自己反而重心不穩,退了一步。

站在遠處觀戰的馬永三頓時皺起了眉頭,他冇想到一向對自己言聽計從的秦六竟然違反自己的命令,好在楊毅的武功也不弱,隻是踉蹌了一下,並冇有受傷,他強忍住終止這場切磋的念頭,繼續看下去。

“好,避實擊虛,借力打力,果然是太極拳,哈哈哈,痛快!”

試探出對方不會被自己輕易擊傷,楊毅立即放開手腳,使出全力和對方戰在一起。

虎爪手,擒龍手,般若掌,一指禪。

自重生以來,楊毅終於可以毫無顧忌的施展出全部的攻擊手段。原本因為嗑藥突破所造成的一些後遺症,經過這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全部得到了修複,楊毅甚至感覺自己隨時都可以突破到暗勁第三重。

楊毅感覺酣暢淋漓,秦六這邊的感覺卻截然不同。他的拳法固然是當世一流的拳法,他的境界也絲毫不比楊毅低,然而他的實戰經驗卻遠遠不如楊毅。

比如兩人都用同樣的招式,第一次他可以壓製住楊毅,第二次兩人就已經勢均力敵了,第三次他就會被楊毅壓製。

一開始他還可以憑藉太極拳借力打力的特性和楊毅打的不分上下。然而幾十招之後,他駭然發現楊毅已經快摸清太極拳的精髓了,自己不僅無法從楊毅那裡借到力,甚至自己的力反讓楊毅借走了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