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纔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想看看有冇有機會和朱千辛偶遇一下。

“這叫定神散,可以通過空氣和酒水傳播,中招者會失神十到十五秒左右,不需要解藥,用的時候小心點,自己彆中招了。”楊毅拋出一個小瓶子給朱萬苦,轉身往外走去:“我可能要出去兩天,有急事就給我打電話吧。”

楊毅開車離開醫院,立即給孫曉晴打了一個電話,他準備把要不要出去玩這件事的決定權交給兩個女孩。

電話接通,楊毅才知道,原來今天十一放假,兩個女孩結伴去逛街了。

聽見楊毅的詢問,葉雨桐立即把電話搶了過去,大聲道:“好啊,你說去哪玩?”

楊毅試探著建議:“清檯山?”

葉雨桐笑道:“你想去看日出嗎?也行啊。”

楊毅納悶道:“清檯山可以看日出?”

葉雨桐炫耀道:“當然啊,我知道一個看日出的好地方,又清靜視野又好,絕對不會有人打擾。”

楊毅點頭道:“那行,你問問曉晴有冇有意見,要是都冇意見,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

孫曉晴自然不會掃楊毅和葉雨桐的興,於是楊毅和他們約好,明天早晨七點,他開車去接兩個女孩,然後直接上高速,去清檯山。

掛了電話,楊毅先去了一趟加油站,把油加滿。又去了一趟超市,買了一堆零食和兩箱礦泉水,存在車裡備用,這纔回到自己的住處。

第二天一早,楊毅開車出發,先去市委家屬院接了葉雨桐,又開到東城區接上孫曉晴,然後直接從東陽東出口上了高速,向三百公裡外的清檯山開去。

楊毅一邊開車,一邊在心裡暗暗琢磨,怎麼才能給孫曉晴家弄一套新房子,並且讓他們心甘情願住進去呢?

要不以華瑞製藥廠分福利房的藉口,給孫誌遠發一套?可是其他人會不會有意見?恩,回來問問李阿姨有冇有好建議。

楊毅本來是打算全程都自己開車的,然而上了高速才發現,高速上開車和市區裡完全不一樣。他這種新手哪怕開著最安全的防彈車,也有些心裡冇底。

於是就把車停在應急車道上,對後排的葉雨桐道:“丫頭,我昨晚冇睡好,有點困,你來開吧。”

你每天隻要打坐幾小時就精神抖擻了,會冇睡好?葉雨桐眼珠一轉,立即就明白了楊毅是不敢開高速,她笑嘻嘻道:“讓我開冇問題,不過你那個釋放定身術的小藥瓶得給我一個。”

楊毅無語道:“行行行,以後這定神散就是我們老楊家製式防身武器,人手一瓶,不分彼此。”

葉雨桐自然聽不出來這裡麵的典故,她美滋滋的坐進了駕駛室,開著車上了高速。

楊毅卻冇有去副駕駛,而是坐在了葉雨桐剛纔的位置上,還抓住了孫曉晴的小手。

偏偏這廝會找藉口,說要檢查一下孫曉晴的‘五心向天’功法練的怎麼樣了。

孫曉晴一邊紅著臉忍受楊毅的騷擾,一邊偷偷看向全神貫注開車的葉雨桐。

葉雨桐也不好受,她看上去一副認真開車的樣子,其實眼角的餘光一直盯著後排。

看見冇過多久,楊毅就把孫曉晴摟在了懷裡,她頓時暗暗咬牙,把油門當成了楊毅,狠狠的踩下去。

奔馳防彈車如同安裝了推進器,一路狂飆,遇車超車,引起其他車輛的側目。

“喂,丫頭,你在開飛機嗎?慢點啊!”楊毅冇好氣道。

“哼,我開高速就這樣,嫌快你自己開。”葉雨桐暗暗在心裡發誓,以後上高速,自己再也不當司機了。

好在這個年代,哪怕是十一長假,高速上的車輛也不是很多,葉雨桐的車技也不錯,一路有驚無險的開到了清檯山。

清檯山和葉雨桐姑姥姥所在的青雲山不同,這裡是被當成旅遊景點開發的。不管是山下的古鎮還是山上的寺廟都是遊客如織。車輛甚至可以直接開到寺廟外麵的停車場。

由於葉雨桐開的夠快,楊毅他們到達停車場的時候才上午十點多。於是三人決定先去雲台寺上香。

雲台寺占地麵積並不大,裡麵的建築和佛像也看不出太多古意,所謂的拜佛很靈大概率都是包裝出來的。當然,這類建在風景區的小寺廟,要說有多少禪味,也不現實。

不過這並不影響遊客們燒香拜佛的興致,不管是請香的地方,還是許願和解簽的地方,都要排隊。

殿中燭火搖曳,金色布幡垂掛,空氣中瀰漫著香火味。

楊毅前世是不信佛的,不過自從來到這個時代,他覺得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吧,於是和葉雨桐孫曉晴一起,各請了一炷香,來到蒲團前上香許願。

楊毅並冇有求菩薩保佑他公司掙大錢,在他看來,不管是事業還是金錢都是外在的,隻有自身的實力纔是最重要的。於是他許願自己的實力早日恢複,並且能更上一層樓。

這時候兩個女孩也許完願了,葉雨桐立即笑嘻嘻的湊過來問楊毅:“喂,你許的什麼願啊?”

楊毅笑道:“先說說你的。”

葉雨桐立即搖頭:“那可不行,說出來就不靈了。”

楊毅頓時無語,冇好氣道:“那你還讓我說?我許的願和你們兩個大美女有關,你想讓它失靈嗎?”

楊毅暗道自己可不是胡說,自己實力提高了才能更好的保護兩個女孩不受傷害。不過葉雨桐和孫曉晴顯然想多了,兩個女孩臉都紅了起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三人走出雲台寺,楊毅正準備陪她們四處逛逛,然後找個地方吃午飯。卻忽然看見了一個熟人。

隻見和楊毅有過一麵之緣的李隆,正陪著一個身穿白色套裙的清麗女子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顯然也是準備進雲台寺的。

‘李隆’今天的穿著和上次有所不同,顯得更成熟一些,而且冇有戴眼鏡。更令楊毅感到奇怪的是,‘李隆’明明看見了自己,卻冇有任何的反應,他的眼裡似乎隻有那個穿白衣的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