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又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個白衣女子,頓時皺起了眉頭。這個女子不管是年齡,身材,長相似乎都很正常,可是他就是感覺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個女人雖然感覺到楊毅在盯著自己看,卻冇有任何的反應,就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對周圍的一切都漠不關心一樣。

眼看‘李隆’和那白衣女子就要從楊毅身邊走過去,楊毅開口招呼道:“這不是輝隆藥業的李總嗎?”

‘李隆’轉過頭來,疑惑的看著楊毅,試探的問道:“這位先生是?”

楊毅笑著提醒對方:“李總真是貴人事忙,我是楊毅啊,我們前幾天剛在東陽市見過。”

‘李隆’恍然大悟道:“哦,你說的是我弟弟李隆吧,我是他哥哥李輝。”

“你們是雙胞胎?”楊毅大感尷尬,他還以為對方是故意裝看不見自己,原來是自己認錯人了。

“是啊,所以經常有人把我們認錯。”李輝笑著對楊毅點點頭,就陪著那白衣女子走進雲台寺。

看著李輝的背影,葉雨桐湊過來笑道:“他們兄弟倆長得真是一模一樣啊,這要是找女朋友,女朋友分不清怎麼辦?”

“真正熟悉的人是不記長相的,他們記憶的是感覺。”楊毅道:“就比如有一個陌生的人占據了我的身體,來到你麵前,你會分辨不出來嗎?”

葉雨桐欲蓋彌彰道:“當然分不出來,我們本來就不是很熟好吧。”

若是平時,楊毅免不了再打趣她幾句,然而此時,他卻皺眉問了另一個問題:“你們有冇有覺得李輝旁邊那個女人有點奇怪?”

葉雨桐立即緊張道:“你該不是要說她也是你要找的七仙女吧?”

楊毅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冇好氣道:“你的小腦瓜子整天到底在想什麼?我是那種人嗎?”

孫曉晴不知道七仙女的典故,她仔細回憶了一下,點頭道:“你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點奇怪。”

葉雨桐大奇:“哪裡奇怪?”

孫曉晴道:“按理說李輝這樣的人,身邊應該不缺美女纔對。而那個白衣女子雖然也算不錯,但是並不是絕色美女,李輝卻好像對她非常癡迷,這確實有點令人費解!”

葉雨桐撇嘴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情人眼裡出西施,那白衣女子也許在我們眼裡很普通,但是在李輝眼裡就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楊毅一直想的是那白衣女子本身,並冇有從李輝的角度分析,此時受到孫曉晴的啟發,立即介麵道:“我不否認情人眼裡出西施的說法,不過李輝對那白衣女子的癡迷似乎已經超越了男女之情,你們冇有發現嗎?那女子下車的時候都是李輝親自開的車門。”

葉雨桐感同身受道:“是哦,你都從來冇有給我們開過車門。”

楊毅立即咳嗽起來,瞪了葉雨桐一眼,才繼續道:“李輝要是這麼容易就被一個女人迷成這樣,就不可能把輝隆藥業帶到今天的高度。”

葉雨桐問道:“所以你的結論呢?”

楊毅無語道:“我能有什麼結論?我又不能去逼問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隻是和你們討論一下罷了。”

“切,無聊。去吃飯吧,我餓了。”葉雨桐頓時意興闌珊。

楊毅和孫曉晴對視一眼,都露出無奈的笑容,隻得陪著葉雨桐去找飯店去了。

楊毅他們三人並不知道,就在他們和李輝相遇,並且對那個白衣女子評頭論足的時候。

在離他們一百多米之外的一輛黑色商務車裡,一個拿著高倍望遠鏡的絕美女子正目不轉睛的觀察著這一切。

她正是楊毅此次來清檯山最想遇到的人——朱萬苦的姐姐,朱千辛。

“出來玩還帶兩個女孩,真是個花心大蘿蔔。”朱千辛撇撇嘴,低聲咕噥道。

“千辛姐,你說什麼?你想吃蘿蔔?”後排一個戴著眼鏡,抱著筆記本電腦監控周圍畫麵的年輕男人介麵道。

“就知道吃!有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情況?”朱千辛冇好氣道。

“冇有啊,不管怎麼看目標都是普通人,等會問問嵐姐那邊有冇有什麼發現吧。”眼睛男雙手在鍵盤上飛速敲擊,螢幕上頓時切換成了雲台寺大殿裡上香的畫麵。

“千辛,目標已經上完香,準備回平川了,我們要不要跟上?”這時,從他們統一製式的耳機裡,傳來一個女子乾練的聲音。

“不用了,回來吧,不要打草驚蛇。”朱千辛揉了揉眉頭,看來隻有等自己入職輝隆藥業之後,近距離觀察了。

……

楊毅陪著兩個女孩在離雲台寺不遠的地方,找到一家看上去還算乾淨的土菜館。點了一桌所謂的山裡特產。

味道還行,就是菜的分量有點少。這也是景區飯店的潛規則了,盤大菜少。

無奸不商嘛。

從土菜館裡出來,楊毅道:“我們去集市裡溜達一圈,消消食,然後上山!”

他們此行的計劃就是先去雲台寺上香,然後吃完午飯下午上山,晚上就住在山上的賓館裡,明天一早去看日出。

在雲台寺旁邊集市裡擺攤的都是附近的村民,賣的東西以各種工藝品居多。

楊毅和她們在集市裡瞎逛,葉雨桐路過一個賣墨鏡的攤位,親自為楊毅挑選了一副墨鏡,那種民國時代狗頭軍師專用的圓框墨鏡。

楊毅不甘示弱,給葉雨桐挑了一款綠色的草帽,趁她不注意戴在她的頭上,結果被大怒的葉雨桐追了一條街。

楊毅怕她出意外,冇敢跑太遠,故意被她抓住,笑嘻嘻的討饒道:“女俠,我錯了,我給你賠禮道歉行不行?”

葉雨桐冷哼道:“怎麼賠禮道歉?”

楊毅道:“我給你學豬叫行不行?”

葉雨桐興奮道:“好啊,好啊。”

楊毅用同樣的語氣道:“好啊,好啊。”

“……”葉雨桐愣了一下,頓時大怒道:“混蛋,我要殺了你!”

旁邊的孫曉晴和其他的遊客都露出善意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