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鬨夠了,開始上山。

清檯山上並不是隻有一座雲台寺,山上麵還有兩個寺廟。不過因為小車開不上去,隻能順著台階步行上去,所以香火不如雲台寺。

楊毅他們三人已經上過香了,就不打算去這兩個寺廟了,他們準備一直沿著山道上到山頂,直接去賓館住下。

和他們想法一樣的人顯然有不少,山間的山道上人來人往,很多人都拿著數碼相機在拍照。

這裡風景確實不錯,葉雨桐也從自己的雙肩包裡取出數碼相機,和孫曉晴玩起了互拍。

楊毅故意湊過去道:“一個人拍照有什麼意思?我和你們一起拍,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天人合一。”

葉雨桐顯然還餘怒未消,冷哼道:“怎麼看某些人也屬於破壞環境的一類,還天人合一呢。”

楊毅盯著她的胸口,歎道:“說這種言不由衷的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感受到楊毅的目光,葉雨桐頓時羞怒交加,舉起手中的數碼相機去打楊毅,卻被楊毅順手接過來,笑道:“來,我先給你們拍個合影。”

等到來到山頂的清檯山賓館時,三人已經拍了很多照片,各種合影都有。甚至還找其他的遊客給他們三人拍了幾張合照。

賓館的旁邊有一個公共廁所,葉雨桐收起數碼相機,問孫曉晴要不要上個廁所,孫曉晴點點頭,兩個女孩就把揹包交給楊毅,向廁所走去。

楊毅本來是提著雙肩包在廁所外麵等她們出來的,忽然看見旁邊不遠處的賓館,想到一會要去開房間,頓時腦海中靈光一閃。

他看了一眼還在女廁所門口排隊的兩個女孩,心中大致估算了一下時間,立即快步向清檯山賓館走去。

他來到賓館前台,對著前台一個男工作人員道:“帥哥,來,跟你商量個事。”

“先生,您是需要開房間嗎?”那年輕小夥子熱情問道。

“我一會帶著兩個女孩來開房間,你知道怎麼說嗎?”楊毅拍了兩張百元大鈔在前台上。

那小夥子一臉疑惑的看著楊毅遞過來的兩張百元大鈔,忽然福至心靈,試探道:“我說……隻有一間房了?”

“小夥子,有前途,我看好你。”楊毅嘿嘿一笑,補充道:“記住,要大床房!”

等楊毅回到公共廁所外麵時,兩個女孩也剛剛出來。

楊毅問道:“我們是先吃飯再去賓館,還是直接去賓館然後就在賓館裡吃?”

“直接去賓館吧,我不想走了。”葉雨桐今天又是和楊毅打鬨又是爬山,已經筋疲力儘了。

楊毅點點頭,帶著她們來到賓館前台,對剛纔那個小夥子道:“還有房間嗎?”

那小夥子看了一眼跟在楊毅身後的兩個漂亮女孩,咳嗽一聲,道:“隻有最後一間了,其他都訂出去了。”

“還剩最後一間啊?”楊毅一臉糾結的樣子,對兩個女孩道:“要不我們擠擠?”

兩個女孩都紅著臉不說話,楊毅立即轉過身對那前台小夥子道:“這間先給我們開了,如果等會有人退房,你再給我們留一間。”

那前台小夥子點點頭,立即低下頭去給他們開房間,他怕自己忍不住笑。

楊毅拿著房卡,帶著兩個女孩來到506房間,果然是一個大床房。唯一令他不爽的是,這房間裡竟然有個沙發,大床房放什麼沙發?這不是和自己過不去嗎?

楊毅把手裡的東西放下,對兩個女孩道:“先洗個澡,休息一下吧!”

葉雨桐道:“你先去洗吧!”

楊毅點點頭,找出自己的換洗衣服進了浴室。

等楊毅洗過澡出來,兩個女孩顯然已經商量好了,葉雨桐對楊毅道:“晚上你睡沙發,冇問題吧?”

楊毅連忙搖頭道:“又冇有多餘的被,沙發怎麼睡?夜裡會感冒的。”

葉雨桐冇好氣道:“你武功這麼高,還怕冷?你在沙發上打坐就是。”

“今天太累了,不想打坐。”楊毅理所當然道:“明天還要早起去看日出呢,不休息好怎麼行?再說了,這床這麼大,我就睡邊上一點點就行了。”

看見楊毅已經遛著床邊躺在了床上,葉雨桐頓時無語,她跺腳道:“隨便你吧,我去洗澡了。”

等葉雨桐進了浴室,孫曉晴紅著臉來到楊毅身邊,低聲問道:“你晚上不會想乾什麼吧?”

楊毅坐起身來,坦誠道:“我想抱著你睡覺。

孫曉晴紅著臉道:“雨桐還在這裡呢。”

楊毅正容道:“你放心,我就算抱著你,也會隔著被子的。”

孫曉晴眨眨眼,顯然冇明白楊毅的意思,楊毅嘿嘿笑道:“因為這樣就能抱你一輩子了啊。”

孫曉晴瞪了楊毅一眼,紅著臉低聲問道:“上次說的合歡散,你手裡真的有嗎?”

楊毅搖頭道:“我確實能配出來,但是我冇配過,我覺得那種藥冇意思。”

迎著孫曉晴疑惑的目光,楊毅笑道:“追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追的過程,用藥的話不是牛嚼牡丹嗎?”

孫曉晴抿嘴笑道:“說不定有的牛就喜歡嚼牡丹呢?”

楊毅笑嘻嘻的看著她:“這是一朵牡丹給牛的暗示嗎?”

“不正經!”孫曉晴瞪了楊毅一眼,最終點頭道:“晚上我睡中間,你睡我旁邊,隻能好好睡覺,不準做彆的事。”

楊毅嘿嘿笑道:“放心,保證不做彆的事。”

孫曉晴不想再和楊毅繼續這個話題,看見葉雨桐快出來了,就拿著自己的衣服進了浴室。

兩個女孩在浴室裡嘀咕了一會,看來是孫曉晴終於說服了葉雨桐。

當葉雨桐穿著自己的卡通睡衣出來時,楊毅正躺在床上看電視。

“晚上想吃什麼?我讓賓館送上來。”楊毅笑嗬嗬的看著葉雨桐。

“不餓,把遙控器給我,我要換台!”葉雨桐氣鼓鼓的甩飛拖鞋,從另一邊爬上床,對楊毅道。

其實葉雨桐並不是非要和楊毅保持距離,若是冇有孫曉晴在,楊毅對她做更過分的事,她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