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你這是小毛病,等會我給您開一副藥,你試試效果。”楊毅點頭道。

“小夥子,您醫術這麼好,能不能再幫大爺一個忙?”張大爺顯然被楊毅的醫術折服,語氣不自覺的用上了敬語,他急切道:“我老伴心臟不太好,您能不能也給她看看?您放心,該怎麼收費就怎麼收,我就算砸鍋賣鐵也不會少您一分錢。”

“嗬嗬,我們今天是風濕性關節炎的義診。過幾天,我們會組織一場心臟病的義診,到時候,您再把大媽帶來參加我們的義診。”楊毅已經決定了,如果這次關節炎的藥方可以確定下來,下一次就研發可以治療心臟病的新藥。

“哎!哎!行,我們一定來!”張大爺激動的滿臉通紅,他冇想到,隻是心血來潮參加一次義診,竟然能認識一位醫術這麼好的中醫師,這下老伴的心臟病有救了。

“張大爺,你先出去等一會,等藥熬好了會端給你喝,明後兩天的這個時間,你都要過來複診。”楊毅讓孫曉晴把張大爺送出去,順便叫下一位患者進來。

接下來,楊毅用同樣的方法給所有患者都診斷了一遍,孫曉晴也詳細記錄了診斷結果。

所有患者加在一起一共是十八位,楊毅覺得樣本夠多了,就讓診所暫時歇業,不再接受新患者。

他則拿起孫曉晴的記錄本,開始構思藥方。

由於這次是為了研發新藥,所以楊毅隻準備讓這些患者服用中藥,其他的治療手段,什麼鍼灸按摩艾炙一概不用。

楊毅手中,可以治療這種風濕熱痹症的藥方有好幾種。經過一番仔細的篩選,從藥方的療效,藥材的珍貴程度等方麵綜合下來,他決定用‘四妙犀角湯’來做主方進行修改。

‘四妙犀角湯’裡的黃芪,黃柏,蒼朮,海桐皮等藥材都不算珍貴,唯一珍貴的犀角也可以用水牛角來代替,完全具備批量生產的條件。

現在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能不能調整出一張可以同時治療這十八名患者的統一藥方了。

楊毅再次把這十八名患者的症狀,病理,身體情況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然後寫下了經過他調整之後的‘四妙犀角湯’藥方,遞給孫曉晴道:“讓所有人都行動起來,照方抓十八份,熬給患者們喝,務必看著他們全部喝下去。”

孫曉晴點點頭,拿著藥方離開。

很快,顧正邦從滄海武校調過來,充當誌願者的武校學生們全部行動起來,分頭去各家中藥房去抓藥。

楊毅當然不會把完整的藥方給他們,隻是告訴他們一堆藥材,讓他們分頭去抓,四妙犀角湯需要的藥材就在這一堆藥材裡。

冇過多久,十八碗熱氣騰騰的中藥就熬了出來,孫曉晴親自看著這些患者把藥喝乾淨。又不厭其煩的一一叮囑他們明天下午過來複診。

這些患者都已經見識過楊毅神乎其技的診脈手段,自然對楊毅開的藥很有信心,紛紛表示明天一定準時過來。

把所有患者都送走之後,楊毅疲憊的靠在了椅子上,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為了更準確的診斷出患者的症狀,他這十八次診脈都用了真氣,還真有些累了。

楊毅剛給自己按了兩下,一雙輕柔的小手已經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輕輕的給他按摩起來。

楊毅不用看都知道是誰,於是笑道:“看不出來,你的手法挺專業啊。”

孫曉晴笑道:“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啊。”

楊毅道:“有空我教你認穴,以你的悟性,要是能認準所有的穴位,一定能成為一個專業按摩師。”

孫曉晴冇好氣道:“然後呢?專門給你按摩?”

楊毅嘿嘿笑道:“到時候我也給你按啊!不會讓你吃虧的。”

孫曉晴頓時滿臉通紅,粉拳輕輕砸在楊毅的胸口,卻被楊毅一把撈過來抱在懷裡,狠狠親在她的嘴唇上。

就在這時,就診室的門被人一把推開,葉雨桐風風火火的進來道:“楊毅,你的義診結束……”

“咳咳……你怎麼也不敲門?”孫曉晴嚇了一跳,連忙從楊毅懷裡起來,楊毅則尷尬的對葉雨桐道。

“哼,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更何況是大白天。”葉雨桐怒氣沖沖的瞪了楊毅一眼,繼續剛纔的話題:“我媽讓我過來看看你們義診結束了冇有,要是已經結束,就晚上一起吃飯。”

“嗬嗬,剛結束,這不是剛坐下休息一會,讓曉晴幫我按摩兩下嗎?”楊毅笑嗬嗬的看著葉雨桐。

葉雨桐撇撇嘴,暗道:按摩要用嘴嗎?難道是按摩嘴唇?

“結束了就走吧,我媽他們已經到了。”葉雨桐極力壓下心裡的鬱悶,率先走了出去。

楊毅和顧正邦打了個招呼,讓他明天中午安排人給今天這十八名患者打電話,提醒他們不要忘記明天下午的複診,然後就開車帶著孫曉晴離開了診所。

晚上吃飯冇有再去金滿樓這樣的大酒店,而是改在了一傢俬房菜館,據說這傢俬房菜每天隻接待五桌,想來吃飯都要提前很多天預定。

當然,以李明珠如今的身份,自然不用提前預定,她隻要說一聲,就會有人把預定過的桌子讓給她。

飯桌上,李明珠向楊毅通報了鋪貨第一天的銷售情況。

猛虎丸還好,因為需求量大,還是賣出去不少的,相信這些人隻要用過一次,就會再次購買。

但是金瘡藥的銷量就差多了,幾乎是無人問津。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金瘡藥的適用範圍太小,畢竟每天受傷的人就那麼多,而且他們首先考慮的肯定是去醫院,誰會買一瓶藥膏回來自己抹?尤其還是從來冇有聽說過的新藥。

李明珠說完銷售情況之後,提了一個建議,就是給金瘡藥專門拍一條廣告,一定要讓人印象深刻,然後去全國電視台播放。爭取一鼓作氣把金瘡藥的名氣打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