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拍的什麼玩意?”楊毅看得眉頭大皺,忍不住問道。

“冇加特效之前就是這樣啊!”葉雨桐笑道:“電影都是這樣拍的啊,你不會以為真有人能飛上天吧?”

楊毅皺著眉頭繼續看下去,這時候拍的是采藥少女臉蛋被斷竹劃破之後的事,至於劃的過程,不用說也是由後期特效加上了。

隻見陳冠東取出一團金瘡藥抹在少女的臉色,少女的表情很快就由傷心變成了驚喜,然後陳冠東就舉起金瘡藥開始說廣告語。

令楊毅無語的是,隻看他嘴唇動,卻聽不見任何的聲音發出來,他立即轉頭看葉雨桐。

葉雨桐想了一下,恍然道:“估計台詞也是後期加上。”

楊毅怒道:“他拿了一百萬,拍成這個鬼樣就算了,連台詞都不願意說?”

楊毅這句話聲音大了點,拍攝現場的人都聽見了,導演頓時皺眉問道:“那邊是什麼人?怎麼在拍攝現場大聲喧嘩?”

旁邊客串場務的江珊立即回答道:“是我們時珍藥業的人事部副部長和她的朋友。”

導演一聽隻是時珍藥業的中層員工,立即冇了興趣,擺手道:“讓他們安靜一些,不要影響我們工作。”

陳冠東則冷哼一聲,不屑的看了孫曉晴一眼,顯然還對孫曉晴的拒絕耿耿於懷。

這一聲冷哼雖然輕,卻被楊毅聽的清清楚楚,這彷彿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楊毅立即就怒了。

他大步來到導演和陳冠東的麵前,冷笑道:“你們收了這麼多錢,卻拍的這麼敷衍了事,交代的過去嗎?”

那導演一臉的不悅,皺眉道:“這怎麼能叫敷衍?所有廣告都是這麼拍的,你不懂就不要亂說。”

楊毅冷笑道:“所有動作都用特效也就算了,代言人連廣告詞都不願意說?你能保證後期新增的就一定能對上口型嗎?”

陳冠東振振有詞道:“我今天嗓子不舒服,不能說太多話,後期加上廣告詞有什麼不可以?你是誰啊,你管得著嗎?”

楊毅怒極反笑:“嗓子不舒服?你找女孩子要電話號碼時不是挺能說嗎?”

陳冠東臉色大變,陰沉沉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有本事就讓李總和我解約,我馬上就走,否則就不要在這裡唧唧歪歪。”

那導演顯然很清楚陳冠東的一些愛好,看見楊毅當場讓陳冠東下不來台,連忙上來幫腔:“就是,你們時珍藥業的宣傳工作不是一直由市場部負責嗎?什麼時候輪到人事部來管了?”

他顯然把楊毅當成了人事部的副經理,一邊是一家新成立藥業公司的人事經理,一邊是正當紅的準一線大明星,他當然知道該幫誰。

楊毅指著陳冠東對那導演笑道:“他準備走人了,你呢?是準備和他一起走,還是端正態度把這個廣告重新拍一遍?”

那導演也不傻,看見楊毅這麼有底氣就感覺自己好像看走了眼,立即轉變口風道:“如果資金方真的覺得這樣拍不行,我們肯定會重新拍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是能讓資金方出來說話,那我們就聽你的,否則就彆廢話了。

楊毅點點頭,對葉雨桐道:“打電話吧。”

一直冷眼旁觀的葉雨桐立即撥通了李明珠的電話,把這裡的事告訴了她。

李明珠二話不說,馬上就安排時珍藥業的法務部打電話和陳冠東解約,並警告那導演一切都要聽楊總的安排。

那導演這才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纔是時珍藥業的一把手,妥妥的資金方。

立即態度大變,擠出一個略顯僵硬的笑容道:“原來您是時珍藥業的楊總啊,這個誤會可真不小,要不這樣?我們重新拍一次,一定讓您滿意,可以嗎?”

他還想著把這件事揭過去,楊毅卻搖頭道:“你可以重新找人來拍,他是一定要走的。”

陳冠東氣得臉色鐵青,大聲道:“有什麼了不起的?請我留下我都不會留下的,你們等著付違約金吧。”

說完就帶著自己的助手去道具室換衣服,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拍攝現場。

明眼人都知道,陳冠東這番話隻是強行找回麵子的場麵話而已。以李明珠的精明,會在合同裡留下對自己不利的漏洞嗎?

違約賠償條款確實有,但那是針對藝人的,如果是資金方主動解約,賠的錢估計都不夠陳冠東請律師打官司的訴訟費。

那導演看楊毅和陳冠東鬨的這麼不愉快,有些尷尬道:“少一個人,今天是冇法拍了,要不等我聯絡好其他人再拍?”

楊毅搖頭道:“不用這麼麻煩,給我找一套衣服,我來拍。”

現場眾人無不驚愕的看著他,就連葉雨桐和孫曉晴都冇想到楊毅竟然要親自去拍廣告。

那導演更是臉脹的通紅,如果楊毅不是資金方,他都恨不得破口大罵。

你以為誰都能拍電影拍廣告嗎?你知道怎麼演戲嗎?你知道怎麼和道具配合嗎?你以為鬨著玩呢?讓這麼多人陪你浪費時間?

連續深呼吸好幾次,那導演終於壓下心中翻滾的吐槽,擠出一絲笑容:“行,那就試試吧。”

很快,楊毅就換上了另一件白色的俠客服,讓造型師給自己弄了一個古代的髮型,拿著寶劍站在了拍攝現場。

不得不說,換上古代衣服的楊毅還真有幾分高冷大俠的氣質,把一旁的孫曉晴葉雨桐看得眼冒金光。

就連那導演也收起了敷衍的心態,準備好好指導楊毅拍一次看看。

打板“啪”的一響,拍攝重新開始。

楊毅和另外一名武打演員同時拔劍,戰在了一起。

那個武打演員本來還覺得楊毅肯定不會舞劍,還想著讓他一些,誰知道隻是一個照麵,他就差點被楊毅那眼花繚亂的劍法刺中,嚇出一身冷汗的他都不等導演的信號,直接躍起,讓威亞把自己吊起來。

楊毅立即緊隨其後跳了起來,其實他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輕功躍到竹林上空,不過那樣就有點太驚世駭俗了,所以他也選擇了讓威亞吊上去。

-